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诗书

大名鼎鼎的《陋室铭》 作者到底是谁?

2019-03-13 09:48:00  作者:  来源:中华书局1912

  周有光先生从1955年到1985年,30年的时间都住在两间清代建筑、年久失修的旧房子里,于是70多岁时仿《陋室铭》之意,写了一篇《新陋室铭》:

  山不在高,只要有葱郁的树林;水不在深,只要有洄游的鱼群。

  这是陋室,只要我唯物主义地快乐自寻。

  房间阴暗,更显得窗子明亮;书桌不平,要怪我伏案太勤。

  门槛破烂,偏多不速之客;地板跳舞,欢迎老友来临。

  卧室就是厨室,饮食方便;书橱兼作菜橱,菜有书香。

  喜听邻居的收音机送来音乐,爱看素不相识的朋友寄来文章。

  使尽吃奶气力,挤上电车,借此锻炼筋骨;为打公用电话,出门半里,顺便散步观光。

  仰望云天,宇宙是我的屋顶;遨游郊外,田野是我的花房。

  笑谈高干的特殊化,赞成工人的福利化,同情农民的自由化,安于老九的贫困化。

  鲁迅说:万岁!阿Q精神!

  乐天达观闲适,尽在字里行间,与启功先生“计平生,谥曰陋”,有异曲同工之妙。后来每当有人问询长寿秘诀时,周先生就拿出这篇文章来,口诀心法,倾囊相授。

   

  启功先生《自撰墓志铭》

  仿《陋室铭》、改编《陋室铭》,也成为古今文化中一道出尘遗俗或幽默诙谐的景观。元代散曲家张可久已有曲子写道:“写十卷《续仙传》,和一篇《陋室铭》,补注《茶经》。”

  那么原作《陋室铭》,是刘禹锡多少岁时,在什么环境和什么心境下写的呢?

  一般认为是刘禹锡贬谪安徽和州时所作,刘时年五十四五岁,是初贬朗州司马的第20个年头,也是写了“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之后,又被贬的第10个年头。和州两年后,终于被召还,57岁时再游玄都观,写下了“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清代野史掌故八卦秘辛全书《清稗类钞》中记载,光绪末年,有个人名叫“德馨”,恰巧当了和州知州,据说就是唐代刘禹锡任和州刺史写《陋室铭》而留下的谶语。

   

  [宋]文天祥行书《陋室铭》

  刘禹锡勤于著述,又很注意编录和保存自己的作品,至今留存诗歌800多首,文章200多篇,大部分可以考证出写作年代。因此陶敏先生花了30多年工夫,整理注释的《刘禹锡全集编年校注》,就是按作品写作时间先后重新编排的,好让读者知人论世,跟随刘禹锡沉浮仕隐的脚步,更深地理解其人其作。

  《全集》诗和文分别编年。“铭”属于文章的一种体裁,但在《全集》50多岁时的编年文,以及部分无考而未编年文中,都没有《陋室铭》。

   

  [明]祝枝山草书《陋室铭》

  《陋室铭》去哪儿了?

  在《全集》附录部分的“备考诗文”中。“备考诗文”主要收录后来托名刘禹锡假造的诗文,或者怀疑不是刘禹锡写的,但目前尚无确凿证据的作品。

  好比500年后,有人收集鲁迅的全部作品和语录,把“湖人总冠军!”也收集起来了。再过1200年,严谨的鲁迅研究专家重编《鲁迅全集》,介于这句“湖人总冠军!”曾在历史上产生了重大影响,也不便直接拿掉,而是作为附录先收起来,后面再加上学术性的判断,以供将来的学者参考。这样才是较为严谨科学、尊重历史的做法。

  就《陋室铭》来说,原来唐代和宋代所编的《刘禹锡集》里面,都没有《陋室铭》这篇文章。《新唐书》和《颜真卿集》中明确记载写作《陋室铭》的,是崔沔,但内容是什么并不清楚。

  北宋以后,民间就广为流传《陋室铭》是刘禹锡所作的说法。北宋前期有一位要振兴儒学的僧人,觉得铭文内容仙啊龙啊,狂悖矜夸,容易误导青少年,为了给刘禹锡“巨儒”的形象正名雪耻,曾予以驳斥:“俗传《陋室铭》,谓刘禹锡所作,谬矣。”并且所指就是有“惟吾德馨”这句话的《陋室铭》。

  现在看到最早把《陋室铭》归在刘禹锡名下的文献,是南宋的古文选本《古文集成》和地理书《舆地纪胜》。南宋郑元佐注释朱淑真词,也引证了“唐刘禹锡《陋室铭》:苔痕上阶绿”。元明两代,《陋室铭》的归属也并不统一。

   

  [明]文徵明行书《陋室铭》

  到了清代康熙年间,吴楚材选编《古文观止》时只收了刘禹锡的一篇文章,就是《陋室铭》。由于《古文观止》风行天下,《陋室铭》作者是刘禹锡的说法也就成了定论,嘉庆年间钦定的《全唐文》也把《陋室铭》收在了刘禹锡名下。今天中学教材所选,就是沿用这一通行的说法。

  清代大学者钱大昕在《十驾斋养新录》中,也持肯定之论,说崔沔和刘禹锡都写过《陋室铭》,就像李德裕和欧阳修都写有《秋声赋》,桓谭和华谭都写有《新论》,扬雄和杨泉都写有《太玄经》。

  但由于年代久远,证据不足,《陋室铭》的作者究竟是不是刘禹锡,现在学术界尚没有定论。所以对于治学极其严谨的陶敏先生来说,采取了最为谨慎的做法,姑且不把《陋室铭》编在《全集》正编里,而是阙疑待考,放进附录。

   

  马一浮篆书《陋室铭》

  当然不管作者是谁,都丝毫不会影响这短短81字铭文永恒的文学魅力,以及君子尚德的高雅志趣。英雄不问来路,来路交给学术。

  学术之道,便是在自己的一壶天地里,唯物主义、实事求是地快乐自寻。孔子云:“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

  兹谨录陶敏先生在《陋室铭》篇末所加按语如下:

  此文刘禹锡本集不载,始见于宋人总集、地志。旧题庐陵王庭震亨福编《古文集成》前集卷四八收入,后多入选古文读本。《舆地纪胜》卷四八“和州景物”:“陋室,唐刘禹锡所辟,又有《陋室铭》,禹锡所撰,今见存。”又和州碑记:“唐刘禹锡《陋室铭》,柳公权书,在厅事西偏之陋室。”又定州亦有陋室。《直隶定州志》卷一古迹陋室:“州南三里庄南,唐刘禹锡筑,有铭。”今人多以此文为伪作。又唐崔沔曾作《陋室铭》,见《新唐书》本传及颜真卿《通议大夫守太子宾客东都副留守云骑尉赠尚书左仆射博陵崔孝公宅陋室铭记》,故今人又或以此文为崔沔作。参见《文学遗产》一九八七年第六期吴汝煜《谈刘禹锡〈陋室铭〉》,又一九九六年第六期吴小如《〈陋室铭〉作者质疑》,《文史知识》一九九六年第六期段塔丽《〈陋室铭〉作者辨析》,又一九九七年第一期卞孝萱《〈陋室铭〉非刘禹锡作》等文。

责任编辑:宋睿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