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诗书

一念放下,万般从容:弘一法师李叔同的传奇故事

2019-03-25 09:33:00  作者:  来源:大道知行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一曲《送别》唱到今天,激起人们多少往日情怀!这首名歌的曲作者,是美国音乐家福斯特;而词作者,很多人却并不清楚,事实上……

  他是中国油画之鼻祖,

  丰子恺、潘天寿都是他的高徒;

  他是最早将话剧引入中国的新文化运动先驱;

  他主编了我国第一本音乐期刊,

  代表作《送别》感动数代人;

  他英年出家潜心修佛,

  以“弘一法师”名冠天下。

  他是李叔同

   弘一法师,在俗世的名字叫李叔同,青年时是一个进出名利场、潇洒无羁的风流才子,后半生成为芒鞋布衲、苦修律宗的空门高僧。他被林语堂誉为那个时代最有才华的天才之一,也因为其剧变的人生轨迹,而被世人视为传奇。

  

  李叔同是我们时代里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也是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而独立的一个人。——林语堂

  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的外面,我是如此地谦卑。——张爱玲

   在中国近百年文化发展史中,弘一大师李叔同是学术界公认的通才和奇才,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他最早将西方油画、钢琴、话剧等引入国内,且以擅书法、工诗词、通丹青、达音律、精金石、善演艺而驰名于世。

  

  送 别 

   1918年的春天,一个日本女人和她的朋友,寻遍了杭州的庙宇,最终在一座叫虎跑的寺庙里找到了自己出家的丈夫。38岁的他原来是西湖对岸,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教员,不久前辞去教职离开学校,在这里落发为僧。十年前他在日本留学时与妻子结识,此后经历了多次的聚散离合,但这一次已经是最后的送别,丈夫决定离开这繁华世界,皈依佛门。

   几个人一同在庙前临湖素食店,吃了一顿相对无言的素饭,丈夫把手表交给妻子作为离别纪念,安慰她说,你有技术,回日本去不会失业。岸边的人望着渐渐远去的小船失声痛哭,船上的人连头也没有再回过一次。

   这是1957年3月7日,登载在《文汇报》上的文章——《我也来谈谈李叔同先生》,文章出自李叔同老友、近代教育家黄炎培先生之手,写的是他亲眼所见,朋友与妻子诀别的一幕。

   五年前,李叔同创作了歌曲《送别》,歌词意境之高,让人叹服。但没想到,这些文字竟在五年后一曲成谶,成为如今已是弘一法师的李叔同,与妻友别离一幕最合适的注脚。

   这位现代中国文化的艺术大师,悄然在杭州虎跑寺以盛年出家,他遁入空门的决定,在当年震动了整个中国知识界。

  

  从风流才子到一代高僧

   俞平伯曾这样评价李叔同:“少年时做公子,是个翩翩公子;中年时做名士,是个风流名士;做话剧,是个演员;学油画,是个美术家;学钢琴,是个音乐家;办报刊,是个编者;当教员,是个老师;做和尚,是个高僧。”

   1880年10月23日,李叔同出生于天津市三岔河口附近一户富有的盐商之家。李叔同系父亲第五个姨太太王氏所生,幼名成蹊,学名文涛。

   成家后,李叔同携母亲妻儿定居上海,凭借着诗书的才华,弱冠之年的李叔同,很快成为上海滩上的名流。他风流不羁,与艺伎坤伶过从甚密,时称“天涯五友”。

   在多年以后,回顾那段风流的岁月,李叔同写下了这样两句词:“二十文章惊海内,毕竟空谈何有。”这两句词写于1905年,李叔同人生的第一个重大转折,就发生在这一年。相依为命的生母在上海逝世,这给了李叔同很大的打击。

   李叔同痛下决心,决定东渡日本留学。在位于东京上野的东京美术学校,作为第一批艺术专业留学生,李叔同度过了6年的留学生活。

   李叔同后来创造了中国近代艺术史上的许多个第一,他最早把西洋绘画引入国内,最早用五线谱进行音乐教学,创办了中国最早的话剧社。1907年2月为赈济国内徐淮水灾,李叔同和话剧社的同学们,打算举行一次义演,经过商议,决定上演法国作家小仲马的剧目《茶花女》。而李叔同则担当《茶花女》中的女主角,最后这场话剧在日本引起了轰动。

  

   因缘际会,李叔同应邀来到杭州的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做起了音乐和美术课老师,李叔同一改西装革履的留学生打扮,穿起长袍马褂布鞋,严肃而朴素,完全像一位教育家了。

   李叔同的性格是非常非常特殊的,夏丐尊因为学生宿舍遭到失窃事件,问他怎么办的时候,他劝他用自杀的方法来感化学生,应该讲是非常极端的,当然夏丐尊是没有这样去做。在上课的时候,他会非常郑重其事地向学生鞠躬,学生犯了过错的时候,他会让他们留下来,就是用非常低三下四的声音对学生说,今后痰不要吐在地上。然后讲完以后,他还要再向这个学生再鞠一躬,你现在可以走了。那么他的教育方法是这种方法,完全是感化的。他做教师有人格作背景,好比佛菩萨的有“后光”。

  在李叔同的主持下,学校的艺术教育气氛十分浓厚,他开创了中国人体模特进行美术教学的先河。

   教师李叔同以其人格魅力、深厚的中西文化底蕴,培养了一大批音乐和美术的优秀人才,从中华民国初年到民国二十年间,南中国音乐界人物,几乎都是李叔同的薪传,不是他的学生,便是他学生的学生。

   1918年农历7月13日这天,李叔同最后一次以世俗中人的身份,走在通往校门的林荫路上,从这里离开,结束了世俗生活,遁入佛门,法名演音,法号弘一。曾有学生问他:“老师出家何为?”李叔同淡淡地说:“无所为。”学生再问:“忍抛骨肉乎?”他说:“人事无常,如暴病而死,欲不抛又安可得?”

  

   弘一最终以苦行僧终其一生。他将失传700余年佛教中戒律最严的南山律宗拾起,清苦修行。

   20世纪的中国佛教界,有四位大师的名字同放光辉,他们是虚云、弘一、太虚、印光,弘一大师最终成为南山律宗第十一代宗师。李叔同每做一种人都十分像样,好比全能的优伶,起老生像个老生,起小生像个小生,起大面又很像个大面,所有这一切都源自于他性格上的一大特点,“认真”的缘故。 

   弘一大师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63个流年,在俗39年,在佛24年,为世人留下了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他是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文化相结合的优秀代表,是中国绚丽至极归于平淡的典型人物,被赵朴初先生评价为:

  深悲早现茶花女,胜愿终成苦行僧,

  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

  

  悲 欣 交 集

  1942年10月13日,弘一法师写下这副字成为绝笔,“悲欣交集”四个字,这样随意地写在一张用过的纸上,小巧拙朴,毫无雕饰。“悲欣交集”的旁边写了三个略小的字,“见观经”。

   这四个字里,蕴涵了无尽的未明之意,后人众说纷纭。有人说,悲是悲众生之苦,欣是欣自身解脱;有人说这是一种念佛见佛、一悲一喜的佛家心境。仁者见仁,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生命历程,也自然会有独特的人生注解。为人在世,总有些外人无法勘读的心迹,此谓甘苦自知。

   当我们经历了种种欢喜与伤痛,激奋与懊丧,希望与跌落,当我们看过了无数美景与阴霾,受过了无数的春风与雷电,经过了无数的喜爱与怨孽,当我们将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阴炽盛一一尝过,在不长不短的人生夜行即将结束时,所有的过去都会成为表象,我们漫长的一生都化作一声叹息,酒杯已空,余欢将尽。一代大师虽已飘然而去,但其一生悲欣,却留余世人无限的启迪。

   ◎本文综合自“人民文化”与“国馆”文章,图源网络,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宋睿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