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谷牧去世 >改革先锋

谷牧生平:曾率改革开放后首个政府考察团赴西欧

2009-11-07 13:11:00  作者:  来源:

  

    中国经济建设战线的杰出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十二届中央书记处书记,原国务委员,国务院原副总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谷牧,因病医治无效,于2009年11月6日14时5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

  谷牧原名刘家语,出生于1914年9月,山东荣成人。曾为北平左联负责人之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历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第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率领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对外考察团赴西欧,在经济特区和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兴办、沿海城市开放、外资利用等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 扛过枪杆子,拿过笔杆子,谷牧经历了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各个历史阶段的众多历史事件。或是实践者,或是指挥者,谷牧的革命生涯可谓峥嵘多彩。

  谷牧1914年9月出生在荣成宁津东墩村一个农民家庭。由于“门衰祚薄”,家境萧条,常受大户人家欺负。祖父对谷牧说:“日子再艰难,也要供你读书,支撑起咱这个家。”

  从7岁开始,谷牧就受到了严格的私塾教育,《三字经》《百家姓》《论语》《大学》《中庸》,白话文和算术,均有广泛涉猎。15岁时,考取荣成县立第一高等小学。这些经历,为谷牧日后大量阅读进步书籍,探索救国道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高小期间,由于成绩名列前茅并积极参加社会活动,他被吸收为共青团员并开展一些反对国民党的地下宣传工作。1932年7月,他加入中国共产党。

  谷牧早年曾在山东省立第七(文登)乡村师范学校读书,后曾任文登乡师中共支部书记。期间,他带领学生宣传爱国主义,传播马列主义,办进步刊物,组建外围群众组织等,从各种进步活动中培育和发展党员。到1933年秋,文登乡师已有党员30多人,许多人后来成为当地坚持革命斗争的骨干。

  1934年谷牧到达北平,参加左翼作家联盟工作,是北平左联负责人之一。主办进步文艺刊物《泡沫》,并在进步文艺团体和文艺青年中开展党的工作。1936年被派到张学良的东北军,从事兵运工作,并亲历西安事变。1940年9月,谷牧被调到山东分局机关工作,此时,他的工作由“地下”转为“地上”,主要是掌管机要、起草文电和联络。

  1946年,谷牧任滨海直属地委书记兼滨海军分区政委,中共中央华东局秘书长。1948年任中共新海连特委书记兼新海连警备区政委,鲁中南区党委副书记兼鲁中南军区第一副政委。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共济南市委书记、济南市市长,济南警备区政治委员等职。随后,他先后辅佐周恩来和邓小平分管经济工作,在重重困难中维护和推动经济运行。

  继1975年全国人大四届一次会议上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后,谷牧在1980年2月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上又被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从1978年底到1988年初近10年中,分管对外开放工作。在此期间,他立足国内实际,研究国外情况,积极而审慎地迈出探索步伐。他精心处理各种复杂的权、责、利关系,把中央的重要决策认真地细化为可行的实施步骤和具体的操作措施。

  十年间,谷牧一人扮演着多个角色:他既是开放政策探索者,又是政策的推行者;在中央,他是前线的指挥官;对地方,他是中央的决策者。他在经济特区和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兴办、沿海城市及其相关地区的开放、外资的吸收利用以及外贸体制的改革等方面,做了大量的规划、组织、检查、督促、协调工作。

  1978年5月,中央派出的考察西欧的第一支队伍抵达法国,分管经济工作的副总理谷牧正是该团的负责人。

  这是谷牧第一次出国。在回忆录里,他仅用“紧迫感”简单地表达了当时的心情,但考察团已被中西方间的落差所震动。

  另一方面,谷牧也看出中国市场对西欧各国的诱惑。谷牧受到各国总统和总理们的会见和宴请,这出乎他的意料———若按照国际交往对等原则,此行的会谈对象可能也是副总理一级的官员。在西德,巴伐利亚州州长卡里在宴会上表示,愿意提供50亿美元的支持,无需谈判,握握手即可。当谷牧离开丹麦时,丹麦代首相在机场送行时说:你要到大国访问了,不要忘记我们小国。

  考察结束回国后,谷牧与考察团成员合力撰写提交给中央的考察报告。

  “我们应当把欧洲当作争取第二世界的一个重点地区,进一步加强工作。”在考察报告中,谷牧提出:为了更大规模地引进国外技术设备,要有灵活的支付方式;在外贸体制上,应给地方、各部以一定的权力;必须进行科技为主导的工业革命;加强技术交流,尽可能多派留学生到国外学习。

  考察报告首先得到了叶剑英、聂荣臻等老帅们的支持。汇报会后,邓小平找谷牧谈话,说:引进这件事反正要做,重要的是争取时间。

  1979年5月,谷牧亲赴广东、福建两省。二十多日的调研结束后,他勾勒出了特区政策的轮廓:经济计划以省为主;赋予这两省较多的机动权;财政上划分收支,新增收益较多地留给地方;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各划出一定区域办出口特区,优惠税率,吸引外资,发展出口商品的生产。

  1979年9月,谷牧赴日本,敲定了改革开放后的第一笔外国政府贷款,成为日后大规模利用国外贷款的先行者。

  随后,谷牧出任国家进出口管理委员会主任,着手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这是中国第一部利用外资的法律,吸收外商资金从此有了法律保障。

  1988年,谷牧年事已高,即将离开国务院领导岗位。当年3月,在沿海地区对外开放工作会议上,谷牧说,外向型经济在沿海地区将会变成活生生的现实,“我有这个信心”。

  《谷牧回忆录》摘录: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的一次特殊出访

  把对外开放确立为一项基本国策来组织实施,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经历了一段酝酿讨论的过程。1978年初,党中央和国务院决定,让我带团去西欧考察访问。我们这次出访,是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央向西方国家派出的第一个政府经济代表团。

  这是我第一次出国,对当代的资本主义世界到底是怎样,有了实感。这些国家的经济运作,政府对经济的调控和对社会矛盾的处理手段,都有些新变化,已不是我们从苏联列昂节夫《政治经济学》上获得的那些老概念了。我本来以为,按照国际交往对等原则,我遇到的会谈对象可能是副总理一级的人物。可是所到国家,同我会谈的都是总统或总理级的人物。法国总统德斯坦、联邦德国总统谢尔、瑞士联邦主席里恰德,都会见我们,比利时国王、丹麦女王也见了。这不是我谷某人如何,而是他们重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关系。我同法国巴尔总理会谈时,按事先做的准备先谈政治。他说,这些问题您同总统会见时再讨论,我们今天主要谈经济,1977年法中贸易额为什么下降,这同贵我两国的友好关系不相称。我同德斯坦总统会见时,他开始就说我对经济有兴趣,法国的东西哪些是中国需要的,法中两国可以在哪些方面进一步发展合作?结果根本没谈到政治。在联邦德国访问巴伐利亚州时,州长卡里在宴会上说,听说你们资金困难,我们愿意提供支持,50亿美元怎么样,用不着谈判,现在握握手就算定了!我是从丹麦去联邦德国的,代首相(首相访美去了)在机场送行时说,你要到大国访问了,希望不要忘记我们小国,在发展经济合作上照顾一下小国。这些国家资金过剩,技术要找市场,产品要找销路,都很想同我们拉关系,做生意。只要我们做好工作,许多事可以办。

  利用外资的肇始

  1978年6月,在我考察西欧回来向中央政治局汇报那个会上,议到加强技术引进工作时,提出了付款问题。我国在引进技术装备中已采用过国际上通行的延期付款方式。会上认为这种办法利息较高,不大划算,要研究采取新的方式。当时谈得比较多的是利用中国银行在国外吸收的外汇存款。我在会上提出可按国际通行办法,采取多种方式。那次会后不久,小平同志说,引进这件事反正要做,重要的是争取时间。可以借点钱,出点利息,这不要紧,早投产一年半载,就都赚回来了,下个大决心,不要怕欠账。接着,在7月国务院务虚会上,对利用西方国家的贷款和吸收外商投资基本上形成了共识。

  你们上了特区这条船,不怕船翻了?

  1982年初,国务院实行机构改革,国家进出口委和其他几个委撤了,我负责的办特区这件事总得有几个帮手。经报请国务院主要领导同意,从已撤销的进出口委机关的干部中,选了何椿霖等8个人,组织一个小班子,在我领导下办理有关事务。组织好这个班子,我很花了些功夫。原来想命名为特区办公室,后确定叫特区工作组,隶属国务院办公厅编制序列。叫“组”也罢,叫“办”也好,反正办这桩事就是了!这个小班子建立后,我第一次召集他们八个人开会时,除了布置工作以外,还特意讲了一番交心的话。我说,对办特区的认识并不是那么统一,议论很多,很敏感,我是准备让人家“火烧赵家楼”的。但是,我认为大概不会出现这样的前景。你们谁要有顾虑,不愿做这个工作,及时提出,可以另行分配。我不勉强你们哪一个。不过,我也告诉你们,不论出什么问题,板子不会打到你们身上,只算我一个人的账。我这话不是无的放矢,他们当中确有人受到这样的“忠告”:“你们上了特区这条船,就不怕船翻了?”这八位同志思想还是坚定的,大家愉快地接受分配,并且努力做了颇有成效的工作。

  “过来人”的十点体会

  (一)“摸着石头过河”。摸着石头过河的关键是目标在务实地过河,而不在乎本本上规定死的什么纲、什么线。

  (二)梯度推进。我们先从毗邻香港、澳门、台湾,从众多华侨、华人祖居地的广东、福建做起;然后在工农业生产水平较高,科教事业较为发达,对外交通通讯较为方便的沿海地区展开;再推进到沿陆地边境、沿长江的港口城市和内地的省会、自治区首府等大中城市。

  (三)充分调动地方和企业的积极性。

  (四)培育市场体系,注重市场调节。

  (五)发挥海外侨胞和华人的作用。

  (六)善于洋为中用。

  (七)坚持从当地实际出发。

  (八)力戒骄躁。

  (九)抓协调,促落实。

  (十)时刻不忘“两手抓”。

 

 

责任编辑:王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