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海昏侯墓发掘的儒学价值 >儒学价值 >失传千年的《齐论》

《齐论语》与山东的血脉情怀

2017-02-23 11:00:00  作者:魏晔石  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近日,考古人员从西汉海昏侯墓中发现出土部分竹简,通过首轮红外扫描后,推断疑似失传约1800年的《齐论语》,山东作为儒家文化的发源地,《齐论语》的现世与咱们山东有着什么样的联系?记者日前采访了济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济南市传统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从事中国文学教学近三十年的赵宗来教授,他介绍,宋朝开国宰相赵普曾说过一句话:“半部《论语》治天下。”《论语》在中华文化发展历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书。 但你可能有所不知,《论语》其实有很多版本,而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便有一部“消失”千年的《齐论语》。《齐论语》有何特别之处?

  “《齐论语》是什么?可能对很多市民来说会比较陌生。”赵宗来教授说,这是关系到《论语》版本的问题。简单来说,当初由鲁国人编订出来的《论语》,后人称之为“鲁论语”,由齐国人编订出来的《论语》,后人就称之为“齐论语”。这就好比《诗经》那样,当初由鲁国的申培编订的就叫“鲁诗”,由齐国的辕固生编订的就叫“齐诗”。

  从《汉书·艺文志》上所说来看,《论语》的版本,本来有很多种。但是,最主要三个版本是《古论语》、《鲁论语》、《齐论语》。三者大同小异,否则,也就不能都被叫做“论语”了;如果完全相同,也就不必分成三种版本了。相对来说,《古论语》和《鲁论语》的差别比较小,它们与《齐论语》的差别比较大一点。

  赵宗来告诉记者,《古论语》、《齐论语》、《鲁论语》,这三种主要版本,都是当今流行本《论语》的前身。据《汉书·艺文志》所说,《古论语》有二十一篇,《齐论语》有二十二篇,《鲁论语》有二十篇。当今流行本也是二十篇。其实,据何晏《论语集解叙》的说法,《古论语》的“二十一篇”,只是把《鲁论语》的《尧曰》一篇作为两篇处理的,也就是把《尧曰》“子张问于孔子曰”以下文字单独作为一篇,标题为《子张》,使得《论语》之中有了两篇《子张》,《鲁论语》以及如今流行本《论语》却是合在一起的。由此可见,《古论语》、《鲁论语》与如今流行本《论语》在篇目和内容上基本上没有多少差别。桓谭在《新论》中说:《古论语》与《齐论语》、《鲁论语》之文,有640多字的不同。这种不同,最多的应该是《齐论语》与其它本子的不同。

  《齐论语》与《鲁论语》的差别比较大一点。不仅《齐论语》多出来《问王》(有人说是“问玉”)、《知道》两篇,而且其他二十篇的内容也有所不同。因为《齐论语》早已失传,刚出土的所谓《齐论语》内容尚未发布,所以,究竟有多少不同,我们还不能确知。

  在学术界,对这三种主要版本的渊源、先后关系,当然有多种观点,当然也能各自找到自己的证据,而且各自都能自圆其说。“我在网络上搜索到一篇署名“八千代注册成功”的朋友所发的文章,题目为《〈论语〉的三种版本:〈古论语〉、〈齐论语〉、〈鲁论语〉及其流传》,认为《古论语》早于《齐论语》和《鲁论语》,《古论语》和《齐论语》各有渊源,《鲁论语》则是《古论语》的改编本;后来,张禹综合三种本子而修订成为如今流行本《论语》,郑玄进一步整理而成为如今流行本的定本。我赞同这种说法。”赵宗来说。《齐论语》出土对学术研究有重大意义

  “首先要说明,在海昏侯汉墓出土的相关文字,究竟是不是失传了的‘齐论语’还没有定论;即使将来能确证那确实是‘齐论语’,也不必动摇当今流行本《论语》的地位。”赵宗来教授表示。

  本次出土发现的相关文字,残缺比较严重,难以恢复全璧。据说“齐论语”中,比流行本的《论语》多出《问王》和《知道》两篇,出土文字中却只见《知道》一篇,而且“知道”写作“智道”。有学者说,“知”与“智”可以通用,但是,“智”可以写作“知”,却少见把“知”写作“智”的。

  如果说所发现的文字确实是《齐论语》,那么,这个发现对学术研究来说,是有重大意义的,也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从意义上来说,有助于进一步考察研究《论语》的版本、源流、传播情况;从价值上来说,一方面,“失而复得”的东西,令人更加感觉珍贵;另一方面,可以由此而再产生出众多的论著。

  在我们学习《论语》的时候,不是根据哪一本《论语》更老或者更新加以选择,而是根据其中的道理正不正、真不真、善不善,所以,无论《齐论语》是产生在流行本《论语》之前或者之后,既然流行本《论语》的道理正、真、善,那么,即使确实有完整版的《齐论语》,也不能取代它。何况这本刚刚出土的、或许是《齐论语》的本子并非全璧而且难以完全修复呢?

  对于学术研究人员,《论语》只是“研究资料”,“研究资料”越多、越新、越全越好,但是,对于阅读学习《论语》的人来说,《论语》却是“做人、为政”的教导和指导,能学习、躬行就好,不是必须求多、求新、求全。所以,那本尚未确定的“齐论语”能给学术研究人员提供更多、更新、更全的“研究资料”,对于阅读学习的人员来说,版本众多、观点新奇、刻意求全,反而会成为一定程度上的干扰、混乱。理解《论语》需以修身为本

  在今天看来,《古论语》、《齐论语》、《鲁论语》已经成为历史,即使确实能发现《齐论语》,也只应该供学术研究人员研究,普通人应该读的还是如今流行本《论语》。因为这个《论语》已经是整理完善之后的本子,依据“五经”以及《大学》、《中庸》中的道理来看,可谓“正真善”具备;况且,普通人读《论语》,不是为了学术研究,而是为了学习“修身、为政”。这里所说的普通人,实际上可以包括所有人,因为即使是学术研究人员,在“研究《论语》”之外再读《论语》的时候,也应该是以“修身、为政”为目的。正如《大学》中所说的那样:“自天子以至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然而,两千多年来,流行本《论语》的注解版本也是汗牛充栋,无法统计。“那么,我们应当如何选择呢?这里所说的选择,是对‘注解本’的选择,而不是在以上所说的四种版本里面选择。”赵宗来教授对记者说:“我不能替人做选择,只能就我所知所见,推荐几个版本而已,而且我推荐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学术研究’,而是‘学习、躬行’才对”。

  之后赵宗来教授为我们简单进行了推荐,能够基本读懂文言文的人,推荐何晏注、邢昺疏的《论语注疏》,皇侃《论语义疏》,朱熹《论语集注》,刘宝楠《论语正义》;能够略微读懂文言文的人,推荐张岱《四书遇》,钱穆《论语新解》,李炳南《论语讲要》,江希张《论语白话解说》;实在无法读懂文言文的,推荐南怀瑾《论语别裁》。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