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海昏侯墓发掘的儒学价值 >儒学价值 >首次还原孔子形象

海昏侯墓出土屏风 完整记录孔子肖像及生前活动

2017-02-23 09:14:00  作者:  来源:中国网

  据《信息日报》报道,海昏侯墓出土的孔子屏风上有孔子图像及生平介绍文字。日前,北京联合大学历史专家王楚宁撰文《海昏侯墓孔子屏风浅释》,认为屏风上的文字介绍了孔子的基本个人情况,之前各种传世书籍都没有完整记载孔子的姓与氏,孔子屏风则明确写着孔子“字中(仲)尼,姓孔,子氏”,将孔子的姓、氏、字完整记录。

  文章认为,孔子屏风的第二列文字“鲁昭公六年,孔子盖卅矣”,告诉了我们孔子三十岁时的准确纪年,由这一时间节点可以推算出孔子的生年为鲁襄公七年(公元前566年)。孔子屏风记载的孔子生年比《春秋公羊传》和《春秋榖梁传》记载的生年早十四年、比《史记·孔子世家》记载的孔子生年早十五年。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这些屏风组件出自海昏侯墓主椁室西室,按照相互关联拼接后整体宽50至60厘米,高70至80厘米。考古专家在屏风上发现人物像和题字,题字部分“孔子”“颜回”“叔梁纥”清晰可辨。专家初步确定,屏风上的人物像包括孔子像,这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最早孔子像。

  昏侯墓考古专家组副组长、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仲立介绍,其中一块内容丰富,既有题字,为墨写隶书,能辨识出“孔子”字样,又有上下两个人物像,上方的人物像只能看出一个类似剪影的轮廓,下方的人物像头部模糊不清,但衣领部分细节清晰。还有一块上面绘有一个身穿长袍的人像,有无题字还需进一步确认。

  截至目前,经初步统计,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出土金器378件,重量已超过98公斤,其身家之丰厚已超出汉墓考古的记载和专家的预料。

  28日下午,在江西全省经济工作会议分组讨论现场,与会的江西省文化厅党组书记、厅长郜海镭也专门提到了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他说,要迅速形成规划,加强研究,总目标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将海昏侯墓建设成世界科学考古的圣殿。

  郜海镭表示,要加强对西汉海昏侯墓的宣传,纪录片要赶紧搞,还可以搞电视连续剧。“现在热播的《芈月传》出来后,陕西就找到了芈月墓。”他建议,从西山、梦山(明代宁王墓地)到汉墓,一直到吴城,要统一打造成一个旅游线路,而且要加强从机场到海昏侯墓的道路建设。

  据说,屏风上记载的孔子身高是“七尺九”,以西汉尺推算约为1.82米。这是一个普通成年男性的身高,也基本能与《荀子》说的“仲尼长”相符合,却和《史记》给出的“九尺有六寸”(约合2.2米)相去太多。司马迁所言,大约是当时传说的一种,一般认为出于孔子被圣化的一种需要。其实与孟子同时、身长“九尺四寸”的曹交,说过“文王十尺、汤九尺”的话,曹交自然没有见过文王和汤,所言当虚;值得注意的,倒是战国时候的山东一带,真有身高两米出头的巨人。可见九尺六寸的数字虽然略嫌夸张,但和屏风的七尺九相比,究竟哪个更接近孔子的真实身高,还是不能确切知晓的。《吕氏春秋》不是说孔子能举起国门之关(门闩)么!恐怕在这种问题上,并不能以惯常的思维模式去推断一切。

  孔子像暂未看到,却在微信的推送中看到了一张屏风文字题记的照片。和考古部门在正式报告发布之前刊发资料的惯例一样,这张图也是羞羞答答、半遮半盖(也有污痕未清的缘故),难以通读全部内容,但从我穷极目力辨出的这些很可能与实际有出入的文字里,还是可以知道屏风题记价值的极不一般:“叔梁纥”(孔子父名)、“……自齐多来学焉。孔子弟子颜回、子……”、“凡□六十三(此句似言从学弟子数),当此亡□周室□王”,“……夷吾……”,不但讲到了孔子的身世、名族,也讲到了他的经历,尤其是授徒讲学的故事,恐怕也有他的若干言论记载,甚或题记作者出于自身立场的叙述和评论,想来对于孔子的研究,这屏风的意义举足轻重——虽然它晚于《史记·孔子世家》,篇幅也不可能相提并论,却仍然是西汉人对孔子身世贯通性记载的一篇重要文章。题记墨书、墨栏,显然是模仿简册样式。根据一般的常识,这篇题记,很可能就是从简册上迻录的,也许未尝不可以看作缩略版的《孔子世家》。

   据知情先生透露,海昏侯墓是出了《论语》的,可见墓主人刘贺对儒家典籍尤其是与孔子相关的著作特别重视,除了独尊儒术的大风气之外,个人的喜好恐怕也是重要一面。《汉书》记载郎中令龚遂曾借覆瓦下的苍蝇屎为题,对刘贺大加劝谏,要他远离谗佞、故旧,并引用刘贺曾经读过的《诗经·青蝇》作譬,亦可见刘贺对儒籍的熟稔。不知刘贺读过的这部《诗经》,今在墓中否?

  屏风上现在能够注意到的,最令人吃惊的一句话是:“鲁昭公六年,孔子盖卅(三十)矣”。这句话位于刊发照片的中部,文字最为清晰,前一句由“也”字结句,所以断读当没有问题。据天文学史和年历学权威张培瑜教授《孔子生卒的中历和公历日期》总结,文献中关于孔子生年只有两种讲法,即鲁襄公二十一年(《公羊传》《穀梁传》)和鲁襄公二十二年(《史记·孔子世家》),除此之外别无他说。张培瑜的讨论结果是以《史记》记载为可信(这也是过去的主流意见),一年之差可能是历法的原因造成,孔子的诞辰公历是公元前551年9月28日。看来,孔子的诞生年,自来并没有太严重的出入,钱穆先生《先秦诸子系年》甚至明确表态孔子生辰无关大局。

  但屏风上的记载,实在是出入得大了一点。鲁昭公六年是公元前536年,距离三种文献记载的孔子生年,才有十五六年。一开始我看到的那张照片比较小,图上的“卅”似乎像“廿”,所以觉得还可以用“约举成数”来解释(而且有个“盖”字可以搪塞);及至看到一张更清晰的照片,才确信一定是“卅”。难道是旧说错了,孔子生年要提前十五年左右?还是屏风题记本身错了,无需当真?这些断想,大概只有当我们看到题记全文,才能有个了断,这也是研究出土文献的乐趣所在。不过要知道,《公羊传》《穀梁传》以及《史记》的写定或著成都在西汉,在这一点上,屏风的著作时代层次基本相埒,似乎还不容小觑呢。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