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海昏侯墓发掘的儒学价值 >新闻背景

海昏侯墓墓主确认为汉废帝 关键证据是贴身玉印

2017-02-22 14:44:00  作者:王岐丰  来源:北京晨报

  海昏侯墓墓主确认为汉废帝 关键证据是贴身玉印 

  展厅中心位置摆放的“大刘记印”玉印,充分显示了墓主尊贵的身份。

  海昏侯墓墓主确认为汉废帝 关键证据是贴身玉印 

  内棺中遗骸腰部发现有“刘贺”字样的玉印。

  海昏侯墓墓主确认为汉废帝 关键证据是贴身玉印 

  写有“海昏侯臣贺”等字样的奏牍。

  海昏侯墓墓主确认为汉废帝 关键证据是贴身玉印 

  写有“海昏侯臣贺”的墨书金饼。

  去年3月,海昏侯墓主的身份在首都博物馆公布。“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开幕式上,国家文物局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组长信立祥表示,经考古证实,海昏侯墓墓主,就是汉武帝之孙,第一代海昏侯、汉废帝刘贺。哪些证据证实了墓主身份?刘贺因何被废?埋藏了大量黄金珍宝的墓葬怎样逃过盗墓贼之手?这些疑问在首博的展览中一一被揭开。

  身份考证 三证物直指墓主刘贺 

  在考古发掘中,就有多种迹象表明墓主很可能是刘贺。据专家介绍,海昏侯墓中出土了“昌邑款”的漆器,上有“昌邑九年”、“昌邑十一年”字样。专家表示,这些是漆器的制作时间,正好是刘贺当昌邑王的时期。此外,还发现了书写墓主给朝廷奏折副本的木牍。

  而最关键的证据在开棺后被发现了。据国家文物局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组长信立祥介绍,内棺遗骸腰部位置发现“刘贺”名字的玉印一枚。除了这个贴身“名片”之外,能证明墓主人身份的直接“证物”还有两个。其一是多组金饼拼合写有“南海海昏侯臣贺元康三年酎金一斤”字样,另外出土木牍上记有刘贺及其夫人上书奏折的内容以及“刘贺”落款。

  另据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介绍,除了三个直接证物证明墓主人是刘贺之外,还有三个间接证据直指墓主身份。据介绍,其一是出土文物上的字体与同期出土墓葬风格相仿,第二是出土铜钱没有晚于汉宣帝时期,这就把墓主的生卒年月固定,其三是出土的瓷器风格也与同期相仿。

  墓葬揭秘 海昏侯遗骨尚存 

  据考古专家介绍,刘贺墓园由园墙、门阙、两座主墓和多座祔葬墓、墓园的相关建筑构成,内有道路系统和排水设施。结构之完整、布局之清晰、保存之完好,为迄今所罕见,对于研究西汉列侯园寝制度具有重大意义。

  刘贺墓由墓葬本体及车马坑构成。墓葬封土完整,墓穴内建有保存完好、面积达400平方米的木构椁室。椁室由甬道、东西车库、回廊形藏椁、通道及主椁室构成。

  主椁室位于椁室中央,呈居室形设计,通高约3米,高出其周围回廊形藏椁约0.6米,面积约50平方米。有木隔墙将其分为东、西室两部分,有门道相通,东、西室均有门、窗。

  棺柩位于主椁室的东室东北部,下有安四个木轮的棺床,其侧出有帷帐帐钩。棺柩分为内、外两重,棺内随葬大量金器、精美玉器和漆器。

  内棺尚存墓主人遗骸痕迹,遗骸下有包金的丝缕琉璃席,席上有整齐排列的多组金饼,而刘贺的遗骸只剩下大腿腿骨。居室化的椁室,设计严密、结构复杂、功能清晰明确,对于研究西汉列侯等级葬制具有重大价值。

  考古追踪 盗墓贼挖错地墓主幸免 

  长期以来,汉墓“十墓九空”成为秦汉考古一大缺憾,而海昏侯墓保存之完整,历史罕见。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坦言,能与海昏侯墓结缘是考古人“一生大幸”。

  海昏侯墓葬位于一座被称为“墎墩山”的山包上,2011年以前,人们只知道这里是古墓,但它却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都不是,直到2011年盗墓贼盗墓时被村民举报。杨军回忆,他们2011年4月23日正式进场前,并不知道这里有如此高规格的古代墓葬,但知道这里常出现一些古墓被盗的事件。赶到现场时,杨军就顺着14.8米深的盗洞前去“一探究竟”。他发现盗墓贼的手段非常老辣,盗洞从封土顶上打到了墓葬的正中央,按一般礼制习俗来说,中间一定有东西。但巧在海昏侯墓是汉代居室化的结构,正中心是隔墙,与堆满珍宝的墓室只有一步之遥。盗墓贼因此一无所获。

  不过,主墓东边的夫人墓已被盗一空:表面看夫人墓是比主墓葬更高的一个封土堆。考古队推测,盗墓贼被东边封土更高这一“表面现象”迷惑,也不懂汉代“以右为大”的礼制,误将夫人墓当做主墓先行挖掘,回头准备对主墓下手时,已被群众发现举报。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