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海昏侯墓发掘的儒学价值 >新闻背景

海昏侯墓出土文物 藏着废帝真相

2017-02-22 14:50:00  作者:姜琨  来源:环球人物

  

        2016年3月2日,“五色炫曜——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幕。 

  侯的规格,王的规模,帝的痕迹

  历经5年有余,海昏侯墓终于在近日确定了墓主身份:汉武帝之孙、第一代海昏侯刘贺。他也是西汉第九位皇帝,西汉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史称汉废帝。自3月2日起,“五色炫曜——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在首都博物馆举办,逾400件展品全部来自海昏侯墓。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刘贺都算不得一位好皇帝,汉代的霸业与他无关,儒学文化的繁荣也看不到这位“短命”皇帝的踪影。人们提到刘贺,更多的只是知道他在西汉王朝中上演了一出喧闹的滑稽戏。 

  但是,文物给世人展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刘贺。

  史书中的荒淫皇帝 

  刘贺一直是一个标签化的人物,史书给他留下了一个“荒淫”的烙印和“荒淫迷惑,失帝王礼谊,乱汉制度”的罪名。据《汉书·霍光金日磾传》记载,霍光称其“行昏乱,恐危社稷”,刘贺也曾说,自己“愚戆不任汉事”。

  刘贺的一生充满了戏剧化的变数。这位汉武帝刘彻之孙、昌邑王刘髆(音同博)之子于公元前92年出生。4岁时,父亲早逝,他继承昌邑王王位,成为西汉历史上第二位昌邑王。18岁时,汉昭帝刘弗陵驾崩,膝下无子,刘贺被拥立为帝。据《汉书·卷六十三·武五子传第三十三》记载,大将军霍光诏令昌邑王刘贺前往长安府邸主持汉昭帝葬礼。朝廷派往山东迎接的人风尘仆仆于半夜赶到昌邑,急见刘贺。但刘贺在第二天中午才出发,三个时辰“行百三十五里,侍从者马死相望于道。”

  按照汉朝礼仪,刘贺奔丧路上看到国都时就要哭。但刘贺说自己咽喉痛,哭不出来。即将到未央宫东门时,刘贺终于号哭不止。进宫后,刘贺接受了皇帝玺印和绶带,继承帝位。

  以皇太子的身份继承皇位的刘贺原本应该为昭帝服孝,但他刚到长安时就派人到处抢劫漂亮女子。还将乐府的乐器和舞女调到宫中享乐,“鼓吹歌舞”(《汉书》卷六八《霍光传》)。霍光与群臣商议,禀告太后上官氏,请求废掉刘贺。

  刘贺被废时,霍光以太后已下废帝诏为由,“持其手,解脱其玺组”,扶刘贺下殿“出金马门”。刘贺跌落皇位,迁居山东昌邑。其后,平民刘贺被幽禁在山东近10年。

  此后汉宣帝继位。待权倾朝野的霍光死后,宣帝将其家族势力铲除。公元前63年,宣帝下诏:“封前昌邑王刘贺为海昏侯,食邑四千户”。庶民刘贺南迁至豫章国。在豫章国期间,刘贺又被扬州刺史弹劾,宣帝下令“削去食邑三千户。”

  刘贺在海昏侯国活了不到5年,足见其身体之差、积郁之深。《汉书·武五子传》中形容刘贺“为人青黑色,小目,鼻末锐卑,少须眉,身体长大,疾痿,行步不便”。有人推测,刘贺患有风湿类疾病。

  在位27天,一生经历王、帝、平民、侯4种身份的皇帝,史上绝无仅有。公元前59年,刘贺去世,史称汉废帝。他的一生跌宕短促,在34岁的黄金年龄戛然而止。

  良药美酒,诗书相伴 

  

  海昏侯墓出土的刻有“大刘记印”字样的龟形玉印。 

  2000多年过去,岁月变迁沧海桑田。2011年3月,江西省文物部门在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的墎墩山上,发掘了一座距今2000多年的西汉海昏侯墓葬。直到近期,考古人员在棺内遗骸的腰部位置,发现了一枚“刘贺”名字的玉印;在出土的墨书金饼上,有“南海海昏侯臣贺……元康”字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庆柱告诉《环球人物》记者,“贺”字指第一代海昏侯刘贺,而元康是汉宣帝刘询的年号,正是刘贺生活的年代。

  经过反复论证,确定墓主就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无疑。

  据刘庆柱介绍,刘贺墓园由园墙、门阙、两座主墓和多座祔葬墓、墓园的相关建筑构成,内有道路系统和排水设施。“结构完整,布局清晰,相比其他汉墓保存完好,迄今罕见。”居室化的椁室更是设计严密,结构复杂,功能清晰明确。

  根据汉代“事死如事生”的葬俗和“东寝西堂”的椁室结构,主椁室西侧,模拟了刘贺生前会客的场所。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尊崇儒家是上流社会的风尚。刘贺墓主椁室西侧出土了一面绘有孔子圣贤像的屏风,题字出现了“孔子”“颜回”“野居而生”等字样。这是迄今我国考古发现的最早孔子像。由漆板和铜板构成屏风面板的制作工艺为汉代考古首次发现,屏风极有可能是刘贺特意命人打造。

  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主墓藏椁中逾万枚竹简、两百余片木牍,以及回廊文书档案库中的两方砚台。墓中还出土了整套乐器,包括两架铜编钟,一架铁编磬、琴、瑟、排箫、笙和众多的伎乐俑,形象地再现了西汉列侯的用乐制度。

  历代墓葬中,随葬物品一般为墓主经常使用的东西。这个墓中有孔子圣像屏风、书籍、乐器……墓主应该是个喜欢琴棋书画的风雅之人。其实,《汉书·昌邑王刘贺传》中也曾记载刘贺“簪笔持牍”。且不论当皇帝当得如何,这至少可以证明,他不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粗人。

  主椁室中,还发现了两张长2米多的床榻。来到江西后,刘贺的风湿病时有复发。这个床榻或能证明,刘贺在接待宾客和翻阅竹简时需要躺卧。主墓还出土了底座略宽,内有杵的长筒形青铜臼,这也证明刘贺常年体弱,靠吃药调理身体。

  此外,主椁室中发现的漆木盒装有虫草等名贵药材。尽管漆木盒被水浸泡,但盒内虫草被泥浆包裹,基本保存完好。2000多年前的刘贺,就在用虫草补身了。

  在汉代,酒是一种奢侈品。汉武帝时禁止民间自由酿酒,直至汉昭帝时期,才解除了对诸侯国的限制。在刘贺墓藏椁中发现了青铜蒸馏器,里面还有用来酿酒的熟芋头;墓中出土的西周时期的青铜提梁卣(音同有),也被证实是盛酒器。除了这些,椁室内发现的漆器也为储酒所用。

  刘贺墓中还出土了青铜火锅,锅里还有残留的板栗。而青铜蒸馏器除了与酿造果酒有关,也可以酿造果实饮料。能看出,刘贺是一个爱美食的“吃货”,平日里喜欢喝着果汁,涮着火锅。据《史记》《汉书》等记载,西汉张骞出使西域时,已引进了苜蓿、胡萝卜等,正是涮火锅的好食材。

  刘庆柱研究员认为:“刘贺墓葬中出现了大量西周青铜器,不仅是日常生活用品,也体现了他是个喜欢收藏青铜器的人。”

  富而不贵的侯爷 

  

  海昏侯墓中出土的马蹄金。 

  发掘出的文物,令考古界震动。考古人员在主椁室中已发现了48枚马蹄金、25枚麟趾金。刘庆柱认为,海昏侯墓发现的文物中,最具特色的便是这马蹄金和麟趾金。“马蹄金和麟趾金是汉武帝为纪念得到良驹特意打造的,它们一个代表宝马,一个代表神兽。” 刘庆柱向《环球人物》记者解释,汉武帝还曾写过《天马歌》:“天马徕,从西极,涉流沙,九夷服。”

  “这其实是当时的纪念币,非市面流通货币。马蹄金和麟趾金在之前的汉墓考古中曾出现过,但数量之多、保存之完好,这是第一次。毕竟刘贺当过皇帝,继承了刘髆得到的封赏,金器数量多不足为怪。”

  海昏侯墓葬自2011年开始发掘,迄今出土的1万余件(套)文物,包括青铜器、金银器、铁器、玉器、漆木器、陶瓷器、竹简、木牍等各类珍贵文物。青铜器、金银器和铁器等3000余件,玉器包括宝石、玛瑙、绿松石等500余件,漆木器3000余件,陶瓷器500余件,“这在一般的列侯墓里很难看到”。

  汉代对于丧葬的礼器、规模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帝王墓应有的封土规模、黄肠题凑、金缕玉衣,海昏侯墓都没有僭越,是一个典型的“列侯墓”。在这一前提下,海昏侯墓整体风格显得富而不贵。

  可问题来了。在墓穴中,被自己挑选的各种随葬品包围的刘贺,怎么看都迥异于传统史书中的那个荒淫无度的刘贺。到底哪个是刘贺的真面目?

  海昏侯墓被挖掘后,就不断有人试图为刘贺“翻案”,说他18岁初登大宝,难以与盘踞朝廷13年的权臣霍光抗衡。当初霍光提议刘贺为帝,是早在心里打好了如意算盘:设一个傀儡皇帝,以便自己继续主持朝政。刘贺从昌邑国带来的臣属共200余人,除少数人外,皆被处死。刘贺在近臣被诛时大呼“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汉书》),令霍光更加确定了废掉刘贺的决心。

  在这一派论者看来,成王败寇,刘贺被卷入了一场必输的战争。而“行昏乱”之说本就是霍光泼在刘贺身上的脏水。

  历史永远扑朔迷离,每一次考古发现只是让我们离真相更近了一步。也许随着对海昏侯墓的考古发现越来越详实、具体,刘贺的真实面目也能越来越清晰。

  侯的规格,王的规模,帝的痕迹。刘贺的几重身份交织在一起,这也是海昏侯墓的魅力所在。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