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海昏侯墓发掘的儒学价值 >新闻背景

墓主椁室摆孔子屏风 或颠覆其“昏君”形象

2017-02-22 14:58:00  作者:王岐丰  来源:北京晨报

金饼,汉代的诸侯国每年要向皇室缴纳祭祀用的金子,不同品级有不同要求,达不到要求有被废黜的危险。

 

  金饼,汉代的诸侯国每年要向皇室缴纳祭祀用的金子,不同品级有不同要求,达不到要求有被废黜的危险。 

青铜博山炉,燃烧香料时,烟气从镂空的雕刻中散出。 

青铜博山炉,燃烧香料时,烟气从镂空的雕刻中散出。 

青铜编钟,与一并出土的琴、瑟、笙等乐器,印证了西汉贵族的用乐制度。 

青铜编钟,与一并出土的琴、瑟、笙等乐器,印证了西汉贵族的用乐制度。 

雁鱼灯,西汉出品的高科技产品,可以旋转调节灯的方向和亮度。 

雁鱼灯,西汉出品的高科技产品,可以旋转调节灯的方向和亮度。 

青铜器提梁卣,卣为古代重要的盛酒器,通常也会被用来盛祭祀用的香酒。 

青铜器提梁卣,卣为古代重要的盛酒器,通常也会被用来盛祭祀用的香酒。 

  海昏侯墓441组件文物还原了墓主一代西汉贵族海昏侯的真实生活。看似“侯陵”,近似“帝陵”,碧玉车饰、灿灿金饼、论堆摆的五铢钱,2000年前的贵族生活竟奢侈至此。其实,虽然那些金子也包含了巨大的历史信息,但您别光顾看金子,西汉的“火锅”和疑似酿酒的“蒸馏器”、史上最早的孔子像(照片),都是看点。这次考古出土上万件文物,尤其那出土的3000枚木牍,足够这代考古工作者研究一辈子的。

  看点一 :厨房用具 

  保温锅和蒸馏器 与制酒有关? 

  走进海昏侯考古成果展展厅,迎面是一组静卧在展柜中的瓦当。海昏侯墓园有园墙和门阙,这些从那里出土的雕花瓦当已经告诉观众,你即将走入的是一个超级贵族的门厅。

  转过瓦当,眼前的展厅面积大了几倍,一个个盛放着各种青铜器的展柜林立其间。包括青铜温鼎、青铜壶、青铜蒸馏器、青铜釜等。这些都是食器,让观众仿佛走进了海昏侯的厨房。

  需要重点介绍的是青铜温鼎和青铜蒸馏器。青铜温鼎外形酷似今天的火锅。实际上考古专家也初步认定其为一个距今2000多年的青铜火锅。它是一只三足器,上端肚大口小,便于盖盖儿,下端连接着炭盘,上下之间不连通。据介绍,出土时锅内还有板栗等食材。不过也有专家认为,这个疑似火锅的物品应该是保温器,而非真正意义的火锅。因为按照炭盘所能承载的炭量推测,这个火锅很难将食物直接煮熟,有可能是将已经煮熟的食物端上去保温。

  另一个蒸馏器一度被认为是西汉的酿酒器。这个说法如果被证实,将成为我国汉代即可制作蒸馏酒的有力证明。但是,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则表示,这件出土的蒸馏器可能用于蒸馏花露水或与炼丹有关,但由于其出土于墓葬酒库中,所以怀疑它与酒的生产有关,但还不能确定是蒸馏酒的器具。

  看点二:黄金故事 

  马蹄金麟趾金金饼 全部千足金! 

  看过海昏侯的“厨房用具”,再往里走,只见展柜四周围满了观众。大家正在观看的就是在网络上流传已久的马蹄金。只见在灯光照射下,一块块马蹄形状的黄金光芒四射。

  在马蹄金旁边还有麟趾金和金饼。麟趾金形状比马蹄金纤细,状如麒麟的脚趾,而金饼的大小仿佛一块儿月饼大小。

  据介绍,海昏侯墓已经出土金饼285枚、马蹄金48枚和麟趾金25枚。另外棺椁里还发现了20块金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白云翔表示,这是迄今我国汉墓考古发现金器数量最多、种类最全的一次。

  这些金子的成色怎么样?专家表示,刘贺墓里的黄金绝对都是千足金。因为汉代有酎金制度,哪个诸侯进贡的黄金成色不足,可是有失去爵位的风险的。所以诸侯们储备的黄金绝对是最好的。

  值得一提的是,马蹄金上居然还刻有“上”、“中”、“下”字样。不过这些字究竟是什么意思,目前尚无定论。另外,考古人员还在马蹄金的里面分离出了玻璃样的物质,后来经分析发现是琉璃。专家说,这就让马蹄金身价倍增,要知道在2000年前的汉代,琉璃可是比黄金还昂贵的东西。

  据史料记载,汉代被喻为中国的“黄金时代”,估计黄金储备不下百万斤,刘贺墓中出土的大量金器无疑印证了这一点。

  在马蹄金旁边,还有一个展柜专门盛放着同期出土的子母量器,就像今天的砝码,估计是称金子用的。子母量器旁边的展柜里则堆满了五铢钱。据介绍,此次考古发掘共出土五铢钱200万枚,重达10吨。不过和那些金玉琉璃相比,这些只能算是刘贺的“零花钱”了。

  看点三:贵族风雅 

  床榻前摆孔子屏风 文艺青年范? 

  值得一提的是,刘贺墓主椁室内发现一组屏风,上面绘有孔子生平的文字以及孔子画像,这被认为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最早的孔子像。孔子像因为还需进一步进行脱水加固处理,此次只展出了文物图片。

  据考古领队杨军介绍,因为汉代讲究“事死如生”,因此陵墓的地下、地上建筑和随葬用品均仿照墓主人生前所用。绘有孔子画像的屏风当年很可能就放置在刘贺床榻之前。顺便说句,刘贺的大床也下葬了,相当宽大,据说刘贺有风湿病,不爱运动,就喜欢在大床上歇着。

  问题这就出来了。史书上无一例外地将汉废帝刘贺描述成一个荒淫暴虐的昏君,而一个将孔子像放在自己床前,尊崇儒家礼教的人能做出那些荒唐的事来么?

  在展厅里,相关专家解释,历史都由胜利者书写,刘贺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因此被写成反面典型也不足为奇。墓葬中还出土了编钟、琴、瑟、笙等乐器,以及棋盘和大量竹简等文物。一个喜好琴棋书画的青年人,会是那个性格乖张暴虐的昏君么?不过,能否通过这次考古发现给刘贺“平反”,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分析。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