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海昏侯墓发掘的儒学价值 >新闻背景

谁发现了海昏侯墓

2017-02-22 16:01:00  作者:黎隆武  来源:中华读书报微信公众号

  2016年3月2日,在迄今我国发掘的最完整的汉墓——南昌海昏侯墓发掘成果及墓主身份之谜揭开之时,一部《千古悲摧帝王侯——海昏侯刘贺的前世今生》同步问世。本书作者结合大墓发掘的大量文物,从扑朔迷离的正史和奇闻逸事的野述中,条分缕析地拨开西汉中期历史的神秘面纱,将汉废帝刘贺传奇的前世今生娓娓道来,对刘贺曲折离奇的帝王侯之路,特别是史书上鲜有着墨的刘贺的青少年时代、及其迁至江西之后发生的事情等许多未解之谜给予了全新解读,全面展现了海昏侯刘贺谜一样的人生。本书还以第一手可信资料,披露了西汉海昏侯墓被发现、开掘的真实过程。

  2015年底的南昌,位于鄱阳湖西岸的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一个被当地村民称为“墎墩山”的小山包上,一座汉墓的考古发现惊艳了世界……

  历经五年之久的考古发掘,考古专家们探明,这个被当地村民作为祖坟山使用的墎墩山,是规模宏大的汉代诸侯国海昏国的墓园区的一部分。整个墓园占地面积约4.6万平方米,四周有墓园墙,有东门和北门,门外还有阙。墓的东门直通海昏侯国的都城——紫金城。墓园内错落有致分布着大小九座墓葬和一座车马坑。墓园地面建筑各种要素齐全,祠堂、寝宫、便殿、厢房、墓园墙以及道路和排水系统等基址均清晰可辨,和墓主活着时候的设置一样。

  大墓主椁室内部是按照墓主人活着时一样的居室化布局。墓室内高2.4米,分为左右两侧,右侧为室,在东面,放置主人棺柩,棺侧有架子,顶上还有帏帐,前面有起居用具。这是墓室最核心部分。起居室“事死如事生”,摆放有连枝灯、博山炉、托盘、耳杯,完整地体现了墓主人生前的享用物品。墓室的左边为堂,在西面,是墓主人办公和宴请宾客的地方。在堂里发现了屏风、几案、宴饮器具等物品。墓主人生前使用的物品都安放在主椁室和四周的藏阁中。

谁发现了海昏侯墓

  墓室周边的回廊划分为武库、钱库、粮库、乐库,埋藏有文史档案、编钟、武器、酒具等娱乐用具和日常用具。靠近墓道口的地方是车库,两边都是车,中间还有鸣锣开道的导行车。考古人员从藏阁中清理出土了数十件包括伎乐俑、随侍俑、车马俑、仪仗俑在内的各类木俑。木俑制作精美、形象生动。这些木俑都是为墓主专门制作的,用于为墓主人提供各种生活服务。

  最令人震惊的是,这里清理出土了数以万计的珍贵文物。随着大墓主椁室的打开清理,大量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呈现在世人面前:

  数以万计的竹简和木牍(遣策和奏章副本),是我国考古史上极其重大的发现。还有大量有文字的漆笥、耳杯等。这些发现将使多种珍贵的古代文献在两千多年后得以重见天日。这些珍贵文物将为今人提供一份关于汉代及以前的历史、文化、艺术、科技发展全新资料,其历史文化研究价值不可估量。尤其是秦始皇焚书坑儒后,大量儒学典籍被焚毁。而墓中出土的这些竹简记载的文献总字数据估算竟达二十万字之多,其中是否包含没有被焚毁的先秦典籍内容?这一结果令人憧憬,相信到了揭秘的那一天,整个世界都将为之震撼!

  大墓出土的一组绘有人物形象的屏风组件,在人物下面有题字,除能辨认“孔子”“颜回”“叔梁纥”等儒家名人的名字外,还能清楚地看到“野居而生”的字样。专家认定,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中国古代先贤孔子的最早图像。这印证了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西汉中晚期上流阶层将崇儒作为一种时尚,有关的研究成果必将载入史册。

  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出土的大量黄金器件:在主棺打开之前,共出土金器约300余件,金灿灿的“金饼”“金板”成色和分量十足。据传,马蹄金是当年汉武帝征服西域大宛国后,为彰显收获天马之功,特意铸造用于宫廷赏赐的。谁拥有马蹄金,就意味着谁拥有荣耀与恩宠。在国际文物市场,同样的马蹄金,据2012年中国嘉德拍卖公司的拍卖价,每块高达919万元人民币,而这样的马蹄金在除主棺之外的墓内竟出土了两组,共计48块。在主棺和内外棺之间发现的20块金板,是汉墓考古史上首次发现,有专家认为这些金板可能是罕见的“金册”,在古时用于册封礼仪,是墓主人身份显贵的重要信息。

  谁发现了海昏侯墓

  马蹄金 

  此外,在北藏阁的钱库中出土了堆积如山的五铢钱,足有十几吨重。这次考古发现,成功获得了汉代铜钱以一千文作为一个基础单位的重要信息,将“千文一贯”的币制往前推了一千年。有专家分析,这十几吨重的铜钱数量足有两百万枚之巨,相当于当时汉代中期全国一年铸币的百分之一。墓主人身家之丰,令人咋舌!

  大墓还出土了大量工艺精湛的青铜器、铁器、玉器、漆木器、陶瓷器、竹编、草编、纺织品,以及错金银、包金、鎏金车马器、乐器等。其中漆木器3000余件,青铜器和铁器3000余件,玉器包括宝石、玛瑙、绿松石等500余件,特别是制作精巧的雁鱼灯、酒器等生活用器,展现出西汉时期列侯以上贵族的生活状况和当时高超的手工业工艺水平,再现了汉代贵族衣食住行文娱等方面丰富多彩的生活,对于深入了解西汉文化具有突破性的意义和价值。其中展现出来祖先们的智慧和创造力让人惊叹不已!

  这位墓主随葬品中金玉宝贝之多,被专家称为“汉代考古之最”,足以震惊世界!而且有的葬品只有帝王之家才能享有。比如在真车马陪葬坑中出土了雕刻精美纹饰的鎏金、错银青铜车马器,与《后汉书·舆服志》所载“龙首衔轭”的“王青盖车”相似,这就提供了墓主人很有可能是帝王一级人物的信息。

  这座大墓是如何被发现的?这个显贵而富有的墓主人又会是谁呢?

  要解开大墓被发现之谜,需要从五年前的一个传言说起。

  那是在2011年早春,南方最寒冷的时节。

  春寒料峭的南昌,古玩市场却涌起了一波热浪。不少业内人都在传递着一个同样的消息:有人要出手一条纯真的金龙,这条金龙工艺精美,世所罕见。因为实在是太珍贵了,整个南昌的古玩市场,竟然无人敢接手。

  金龙在古代是只有帝王一级才能拥有的宝物,这条金龙如果不是赝品的话,很有可能就来自某位帝王之墓。盗挖、买卖珍贵文物,一旦被查到,麻烦可就大了。因此,尽管有人心里痒痒的,却没人敢接手。

  这条信息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不久前,南昌市新建区警方接到了大塘坪乡观西村村民的报告,说几天前有一伙外乡人来到了观西村,包租了当地老百姓的一栋房子。这伙人行踪诡异,连续好几天都是昼伏夜出。在他们外出的晚上,村里的狗不断地狂叫,而距离观西村东南约一千米的墎墩山上,就会有一闪一闪的亮光闪烁。

  墎墩山是当地村民的祖坟山,山上层层叠叠地堆满了坟茔。不少坟墓因年代已久,后人也不知迁去何方,无人照料,已成荒冢。偶尔也会有外乡人寻迹而来,在山上搞些祭奠先人的活动。也有不知名的坟墓被人盗挖过。

  一开始,村民们以为前几天租房子住下来的这些外乡人也是在墎墩山上搞纪念先人活动的,于是没太在意。但是后来发现这伙人连续好几天都是白天闭门不出,不知道躲在家里干什么,而一到深夜,村里的狗开始狂叫的时候,就是这伙人出门的时间,而后,远处的墎墩山上就会亮起闪烁的光。村民觉得这伙人不像是干正经事的,很有可能是在干盗墓的勾当,就报了警。

  警方连续盯梢、秘密侦查几天后,初步判定这是一个来自河南的盗墓团伙。为了不打草惊蛇,警方决定继续跟踪侦查,待条件成熟时,再收网。

  一天晚上,月黑风高。早春的寒冷把观西村的村民们早早地赶进了被窝。到了深夜,村里的狗又开始狂叫起来。寒冷寂静的夜里,此起彼伏的狗叫声让人感到格外刺耳惊心。第二天一早,早起的村民突然发现远处墎墩山山包上的黄土一夜间堆得老高老高。好奇的村民赶过去看,发现山丘高处出现了新挖的洞。有胆子大一点的村民沿着洞壁上挖出的脚窝爬下去,感觉爬进去有十多米深,到了没有脚窝的地方跳下去,咚地一下,有触底的回音,里面竟是空的。洞里面有一米多高,宽有两尺,里面还有一些碎木块。村民们判断,这应该是昨晚盗墓贼留下的洞。

  联想到文物市场上有人出售金龙的消息,警方判断,这个盗洞极有可能就是这个来自河南的盗墓团伙所为。看来这个团伙已经打开了墓穴,盗出了东西正在出货。警方决定收网,很快,盗墓团伙成员被一网打尽。警方缴获了金龙等文物以及作案工具等。

  不久,警方将缴获的物品送到文物部门鉴定。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警方送去的物品立即引起了国家文物部门的高度重视。文物专家们从这些文物和盗墓贼挖出的木料判断,被盗挖的应该是高等级贵族的墓葬,因为无论是金龙还是墓葬用的木料,在西汉时期,平民及一般的诸侯都是不可能享有的。

  谁发现了海昏侯墓

  青铜提梁卣 

  而从史书的记载看,南昌新建这个地方,在汉代的历史上曾经是诸侯国海昏国的都城紫金城的所在地。盗墓团伙挖出的文物极有可能就来自与某一代海昏侯有关联的人物的随葬品。所幸的是,盗墓贼可能是由于晚上的作业时间不够,一晚上下来,只打开了一个小墓穴,从中盗挖出了金龙等文物。而边上另外一个可能更有价值的墓穴虽然已经打进去十几米深,打穿了好几层厚厚的防护木板,但因为作业的时间不够,最终没能打开大墓。

  眼看曙光将现,远处的村里开始出现有人早起活动的迹象,盗墓贼们不甘心地留下了堆成小山一样的黄土,选择了仓皇离开。

  文物考古发掘一般都是跟随着盗墓者的足迹而进行的。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江西省开始对被盗墓贼光顾过的这个墓进行抢救性发掘。

  以上所述的“大墓发现记”,颇有点儿“鬼吹灯”的味道。而经过公安机关和文物部门的调查,所谓的“金龙”仅仅是个传言,就连考古工作者最终也没有见过这条“金龙”。根据公安机关的破案资料,真实版的“盗墓侦察记”是下面这样的:

  2011年1月。寒风凛冽,泥土也好似冻结了一般。

  俗话说,“一进腊月门,便是过年人”。年关之际,赣江之畔的江西省南昌市比往年更加寒冷,还罕见地连续下了几场大雪。这野地里,一下雪,便可以看到兔子脚印。野兔有个怪癖,就是总爱走老路,若是跟着兔子脚印,设下个兔子套,便说不准能逮到一只,正好可以给这属兔的2011年增加点“兔味”。

  这一天,南昌市新建区大塘乡的一名村民,便提着兔子套,到离家不是太远的雪地里去找野兔的踪迹。没走很远,却看到雪地上凹陷出一个“伤疤”,扒开上面一层薄薄的泥土,发现有一个用编织袋和泥土覆盖着的洞穴,竟有五六米深!

  这一带可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铁河古墓群啊!一眼望去,一个个土包绵延起伏。这方地的底下不知道埋下去多少宝贝,以前就有墓被盗挖过。这个洞,十有八九是盗墓贼所为。可能有人盗挖古墓的信息很快就汇报到了公安局。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段,离大塘乡二十公里之外的新祺周,南昌市公安局桑海分局的社区民警薛建峰开始了年前走访辖区单位的例行工作。这些天雨雪交加,道路上有些泥泞。他来到一家宾馆时,一辆停在空地上的七座瑞风商务车引起了他的注意。

  街上人来车往,怎么就偏偏这辆车引起了他的注意呢?原来,这辆商务车用迷彩布把车牌严严实实地遮了起来。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这辆遮牌车,让薛警官心里画了个问号。

  又过了几日,离春节越来越近,雨雪天气也好似期待放假一般,渐渐缓了下来。这一天,薛建峰又走访到这家宾馆,发现那辆商务车还停在那里,依然严严实实地遮着车牌。这可就让薛建峰上了心。经过详细了解,使用这辆车的一伙人,天天都是晚上八九点开车出去,凌晨四五点才回来。而且,这伙人还很怪,不让宾馆的服务员整理他们住的房间。

  这会是一伙什么人呢?薛建峰打量着这辆车,透过窗户往内察看,只见车内残留着黄土的痕迹,还放着撬棍、铁锹之类的工具。再细细一瞧,有几根怪模样的东西,像是铲子,但铲斗很窄,只有几厘米宽,呈“U”字半圆形。旁人若是看到,倒不一定认得出来,可薛警官来自山西,老家那边帝王将相陵墓众多,盗墓贼也多。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洛阳铲。

  说起洛阳铲,可不一般。相传,洛阳铲是中国河南洛阳附近村民李鸭子于20世纪初发明,后人逐渐改进,被广泛用于盗墓。中国古墓葬最集中的洛阳邙山地区“十墓九空”,盗墓者用的就是这种工具,“洛阳铲”也由此而“恶名”远播。后来,著名的考古学家卫聚贤把洛阳铲运用于考古钻探,于是原来的盗墓工具洛阳铲又成了重要考古工具。由于传统的铲柄过长,不方便挟带,容易被发现,后来又经过了多次改良。

  这次,薛警官所看到的洛阳铲,它的杆子是用半米长的螺纹钢管层层相套的,全部拆开了收在车里。一见洛阳铲,薛警官就几乎能确定这是一伙盗墓的了。他赶忙将情况上报分局。刚好,铁河古墓群发现有盗洞的信息也到了公安局。

  桑海分局立刻抽调刑侦、派出所民警,组成专案组。专案组把工作重点放在了薛建峰发现的这伙人身上,他们每天晚上外出是否就是去铁河古墓群呢?

  铁河古墓群,地处荒郊野外,十分偏僻,平时晚上难得有车辆出入。这伙人住的宾馆离铁河古墓群有二十公里远。很快,专案组就发现,这伙人每天晚上开车离开宾馆后,还真的就是直奔铁河古墓群而去。通过调查走访,警方又得知,近些天,铁河古墓群发现有三个新挖的盗洞。

  时间到了1月26日,快到除夕了。这一天,警方再次接到信息,那三个新挖盗洞的洞口已被全部填埋。

  专案组分析,这群盗墓贼有可能是准备撤离回家过年了,再不收网就可能来不及了。于是,警方果断行动,将八名盗墓贼堵在宾馆房间里抓个正着,缴获了雷管、钢钎、铁锹、铁镐、洛阳铲等作案工具,并且还在房间内搜到了古代青铜灯盏的残片,后来这些残片移交给了文物部门。

  经审查发现,这群盗墓贼可不简单,有人懂爆破,有人懂古玩。他们分工明确,有人负责开车,有人负责望风,其他人则负责盗掘古墓。选好地点后,他们先用洛阳铲探进土里,提取地下的土壤,根据铲头带出的土壤颜色、结构、所含成分,分析下面是否有文物。如果觉得里面有文物,他们便使用铁锹、铁镐等工具开挖。边挖边用蛇皮袋将土拉上来,如果开挖时遇到卵石层,懂爆破的人便使用雷管将卵石层炸开。

  这群盗墓贼在铁河古墓群挖了三个洞,分别深十二米、九米和七米。深十二米的洞是他们挖的第一个洞——那个古代青铜灯盏残片就是在这个洞里找到的。这伙人知道白天有人巡逻,为了不被发现,他们就将第一个洞里挖出来的土藏在树林里,再用钢丝做成的网盖在洞口上,在钢丝网上放沙袋,最后在沙袋上铺上草。而在挖第二个洞的时候,他们将挖出来的土回填到第一个洞里。挖第三个洞时,再将挖出来的土回填到第二个洞里。盗墓贼作案手法之专业,令人咋舌。

  以上是公安机关提供的有关铁河古墓群盗墓案的侦查经过。

  而据当地政府和文物部门反映,大墓被发现的经过是以下这样的:

  2011年3月,家住在墎墩山西侧约两百五十米远处的时任大塘坪乡观西村支部书记裘德杏,连续几天晚上都听到村庄有狗在异常地叫唤,远处的墎墩山上也发现有零星的手电筒光出现。这种异常的情况引起了他的警觉。3月24日早上,裘德杏领着几个村民到墎墩山上查看,发现有一座大墓被打了一个大洞,深约十五米。在盗洞不远处发现有大量的木炭、胶泥、锯断的椁板木头。

  裘德杏马上到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同时,打电话给江西电视台都市频道新闻热线,提供了墎墩山上有盗墓的新闻线索。都市频道工作人员把这一信息及时通报给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南昌市博物馆,南昌市博物馆则马上通知了新建县博物馆。

  当天下午五点钟左右,省、市、县三级文物部门工作人员相继赶到现场,对盗墓现场进行了初步勘察。发现该墓有高大的封土,建筑规模较大,棺椁外有木炭、胶泥,椁板上有朱漆彩绘,做工非常讲究,显示墓主身份非同一般。文物部门认为,该墓葬等级较高,必须采取紧急保护措施。

  2011年4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江西省开始了对被盗墓贼光顾过的墓地进行抢救性的考古发掘。随着考古发掘的推进,越来越多的重大发现将这座汉墓推到了全球聚光灯下。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发掘就是五年!而且还发掘出了一个集帝、王、侯于一身的传奇历史人物!

  经过五年多的考古发掘,这处两千年前的墓园和周边遗址的面纱逐渐被揭开。这个大墓的规制和随葬品的内容,远远超出了一般诸侯的规格。大墓里发掘出的东西中,既有诸侯的东西,也有王的物件,更有皇帝才能拥有的宝贝。纵观历史,在南昌新建这个地方,只有既做过王、又当过帝的第一代海昏侯刘贺才最符合大墓主人显贵的身份。此外,在挖掘过程中,已经发现多种迹象将这处墓地的主人指向刘贺,比如,很多“昌邑款”的漆器,上有“昌邑十一年”字样。这些漆器的制作时间,正好是刘贺任昌邑王的时期。

  2016年1月16日,海昏侯墓的主棺在考古实验室被徐徐打开。随着代表墓主人身份的刘贺私印的出土,印证了此前考古人员的推测:墓主果然是做过二十七天皇帝的第二代昌邑王、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史称汉废帝刘贺。

  刘贺是汉武帝刘彻的孙子、昌邑哀王刘髆的儿子,年仅五岁便继承了昌邑王位,成为第二代昌邑王。刘贺十九岁时,年仅二十一岁的汉昭帝刘弗陵驾崩,因为没有留下儿子,作为昭帝侄子辈的刘贺被权臣霍光扶上帝位,却仅仅当了二十七天皇帝就又被霍光废掉,回到他的故地昌邑郡,贬为庶民。十年后,刘贺又被他的继任者汉宣帝刘询封为“海昏侯”,迁至鄱阳湖畔南昌新建这个地方。刘贺是汉代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因为没有来得及取年号,史称“汉废帝”。

  “海昏”的“海”字,意为浩渺的水,在这里指的是过去的彭蠡泽,现在的鄱阳湖;“昏”是夕阳西下的意思。海昏侯国也就是鄱阳湖西岸的一个小诸侯国,都城在今天的南昌新建一带。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