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工作会议 >专家观点

林安梧:中华文明在二十一世纪的可能贡献

2017-04-06 15:29: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4月1日至2日,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工作会议暨“中华智慧的当代启示”学术研讨会在北京隆重召开,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汇聚一堂,围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中华智慧的当代启示等相关话题展开学术讨论。

 

  台湾慈济大学宗教与人文研究所所长、教授,元亨书院院长林安梧

  台湾慈济大学宗教与人文研究所所长、教授,元亨书院院长林安梧在发言中指出:中华文明对于21世纪人类文明最大的贡献就是对文明的理解上其实是跟西方不太一样的。我们讲文明遗址人文也,观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大成天下,这是《易经》里面提到的“贲”卦上面是山,底下是个火,山是艮,火是离,是明而能知止的意思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在整个近现代西方文明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不知止,它是一个往而不复的文明一往而不复的文明是整个西方从近现代以来发展的一个没有办法停息下来的,通过一种 “欲望的理性法则的控御,而不断的往前奔赴。

  到了二十世纪特别是对于东方,对于我们来讲的话受到非常大的冲击上个世纪,我们努力的要去寻求,寻求如何走向现代化当然我们寻求如何迈向现代化,于是我们也就跟上这个脚步。经过一段科科坎坎的过程我们终也强大起来了。如今,我们已经进到21世纪一个最大不同是现代化之后的种种问题已经出来了,也就是整个现代性的文明已经面临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时候因为中国人的努力,一百年来逐渐成为世界的强国大国中国作为一个民族国家,这样的一个思考我们居然也能够站立起来,这跟原先天下的思考有很大的不同中国现在慢慢的参与了整个世界成为整个世界最重要的参与的治理者而且他是举足轻重的

  须知我们的哲学非常强调“天地之大德曰生,强调生生之谓易”,基本上这跟西方所讲的所重视的有很大的不同。我们讲存在西方讲 “Being”,我们的重点是进到场域中去参与,而这与西方通过认知的方式去掌握一个对象物,这是很大不同的。我们的思考可以给人类提供很大不同维度的思考,比如说我们讲了人权,我们可能可以思考人权之前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伦,可能有人伦的人权会比没有人伦的人权更好比如说我们讲民主,但是我们可以思考到,有民本的民主比没有民本的民主更好我们讲了自由这个概念,我们可能想到自觉,觉悟,自我觉悟,自我的开启,自我的一个体悟,这个觉的概念很重要。所以有了自觉之后的自由,与没有自觉下的自由会有很大的不同。

  这么思考的话,我们重新想了一下,原来政治社会共同体很重要,但是有一个比政治社会共同体更重要,就是人伦的共同体,人伦的共同体离不开天地自然的共同体。在整个儒家的思考里,比如说礼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这个传统基本上讲的是一个自然的共同体,人伦的共同体、政治社会文化的共同体人不能离开这三个共同体或者把这三个再细分可以是政治共同体、社会共同体,但是有一个最基本的人伦的共同体不能毁,人伦的共同体毁了,社会的共同体毁了,人只能回到一个荒漠里面。所以孟子才会批评墨翟杨朱是无父无君禽兽也人必须要有君,什么是君呢在文字的构成上是 “从尹从口那发号施令的人就是这个君,广东人把他叫做 “话事人就是领导者发话管事的人君这个概念并不只是帝王专制的君,他其实说的就是就是一个领导者、引导者。

  我们的文字是一图象性的文字我们有这么优雅的文字,他是全世界最完整的文字,而且我们这个文字不是隶属于语言的我们的语言与文字基本上是独立的我们的语言与文字的关系充分体现在我们这个民族一统而多元的关系。易经所谓同归而殊途百虑而一致的这种思考。我以为我们一统而多元的思考是咱们中华民族原先就有的一个国际的思考。孔老夫子周游列国,孟子也周游列国,所以国跟国之间,大国跟小国的关系应该有什么样的关系,我们很早就有这样的思考。像我们的《老子道德经》就有强调大国要谦卑地仔细去倾听小国的声音,这里充分显是一种和平主义的精神。

  在我们现代化发展过程里面,我们的传统可以起着一个调节性的作用,而进到现代化之后,整个文化传统更应该对整个人类文明有着更重要的贡献,这个贡献是整个价值论,还有整个国际的思考。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