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电影孔子 >相关评论

《孔子》,插着《论语》标签的故事会?

2010-01-28 11:18:00  作者:王磊  来源:文汇报

  电影《孔子》上周五开始在全国院线公映,据不完全统计,首映周末票房超过3800万元。创发行纪录的2500个拷贝,周润发、周迅、陈建斌等全明星阵容,以及仅上海每天约1000场次的排片总量,《孔子》的市场运作也几乎做到了极致。

  尽管周润发笑嘻嘻地说,孔子不是耶稣。但银幕上的孔子还是让人感觉总有一圈金光勾勒轮廓。尽管周润发反问:“看了不哭还是人吗?”走出影院的观众却疑惑,推动圣人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终极动力到底在哪里?影片努力将圣贤还原成一个普通人,“孔子”却在走下圣坛的路上,被五颜六色的光照得晃眼,被各种感动“雷”得莫名,一路跌跌撞撞好不辛苦。《论语》中的语句就像书签,夹杂在《孔子》中间,标引明确却也把故事拆分得细细碎碎。

  细节,“绊倒”生活化还原

  “地方大,不好管,乱。富的人多了,可是社会也不太平。”卫灵公对孔子说的几句抱怨的话,惹得影厅里一阵笑。春秋时国多王多,孔子周游列国,一路屡次遭受打击。国君为了女人为了地盘,将孔子的道义放在一边。不过,影片一段接一段的孔子受挫,虽然细节丰富却没有给出一个充分的理由。

  史书中出城迎接孔子传为美谈的卫灵公,在影片里是孔子受挫政治原因的代表。他迷恋女色,有个比自己小不知道多少岁的南子夫人;他贪权,儿子当了几十年的太子,憋得几乎要造反;他假惺惺,给孔子六万石的俸禄却不给官衔,让孔子远离政治。卫灵公身上被挂满标签,孔子报国无门,他就是靶子。鲁定公则出面补充,你就不能像我一样有的时候装点傻吗?在“昏君群戏”的过场中,孔子发现自己忽然无法“居庙堂之高”,只能周游列国。不过,孔子所到之处不是有人砍树破坏他的田野教室,就是被人嘲笑“他不是什么都知道吗,怎么不知道渡口在哪里?”“处江湖之远”的孔子被现实逼得无路可去,风景优美的片段中,理由却也一闪而过。

  孔子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逻辑构建,只能让观众边看边想进行“二度创作”。表现孔子恢复礼制决心的细节,也成了迂腐的代称。颜回跳进冰窟窿里,一次次捞出竹简,自己终被冻死。子路杀敌时为遵师训,戴正帽子被人从身后捅死。“克己复礼为仁”的尊严,虽然以性命为代价,却也难免让人心里暗暗责备:糊涂啊!

  细节将孔子生活化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越抬越高,却因为种种细节最终没有逻辑呼应,让应该落下的剑悬在空中。孔子夫人每次帮孔子绑腰带时总有个拥抱,这一细节出现了多次,很是温馨。孔子却在离家之后,再也没有想念过夫人,甚至再也没有绑腰带的过程。

  理想,标签过载“硬着陆”

  影片《孔子》中除了“光环”,也有孔子“气度不凡,样子落魄”,自嘲“丧家狗”的落魄追问。为了还原生活化的孔子,银幕上的孔子能文能武、出将入相,为了让圣人的形象更加丰满,孔子内心可能的温情,主创也不惜笔墨。不过擂鼓助战、拉弓搭箭的几段武戏,像是孔子的“才艺秀”。而“子见南子”的故事,更是满身标签,几乎“过载”的孔子,追加了“暖色”标签。

  “子见南子”在《论语》、《史记》里都有,寥寥几笔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南子于是成了孔子易感、有血肉和克己复礼的说明标签。南子在影片中的出场几近梦幻:捧着《诗三百》,白衣飘飘地在青草地上和宫女躲猫猫,浪漫得不行。“仁者爱人,夫子说的‘人’中是不是包括我这样名声不好的女人?”南子问孔子的话露骨直白,还求教“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意思,说《诗三百》中都是情爱。孔子急了,说出了那句名言“思无邪”。不过“美而淫”的南子,却是真正能让孔子实现政治理想的人,她想让孔子成为“小太子”的老师,帮卫国规划发展方向。

  面对南子“名声不好”和政治思想的落差,孔子无言以对,只一句:“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这话原本是针对卫灵公的批评,放在此处一时间难辨褒贬。南子此时的反应竟也环顾左右,琢磨了一会,才说:“世人知道你所遭受的苦难,却不知道你在苦难中体悟到的境界。”然后对着孔子长拜不起。孔子的表情有巨大的吃惊和感慨,差点说出“知己”,对拜不起。

  周迅扮演的南子一袭蓝装,和孔子的素色对比强烈。而几次短暂停顿,子见南子过程中,孔子和南子似乎很快理解了对方。和梦幻出场相似的是南子的退场,史书上言之不详的南子的命运,被主创设计成穿着华服在树林中遭人射杀。临死前她满脑子的孔子形象,却没一句孔子的话。南子像另一个颜回,没有理由义无反顾地扑向了“孔子”冰窟。慢动作、闪回,安静而唯美,只是将雪地苍白换成了艳丽的蓝绿色。南子完成了为孔子标注暖色的任务。

  有人说从故事完整性角度考量,《孔子》值得斟酌,因为影片缺少一个完整的故事。当片尾老年孔子呼应片头回忆,迷离地望着窗外桃源般的美景时,失焦的还有由孔子名言引申出的故事串烧成的《孔子》。孔子在走下圣坛的过程中,迷失于细节和片段的拼凑之中,给出的现实关照太少。

责任编辑:xue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