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国孔子基金会秘书处

大众日报在“中国梦与儒家文化"学术研讨会综合报道

2013-08-02 11:18:00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中国梦,文化自觉之梦

                     □ 王红军

    孔子梦见周公,想恢复的是周礼;庄周梦为蝴蝶,欲达到物我一体之境……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过美好的梦。而我们追寻的中国梦,到底是什么?

  7月26日至27日,由中国孔子基金会、中央党校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等单位共同主办的"中国梦与儒家文化"学术研讨会在济南举行,来自全国的专家学者围绕中国梦的内涵、儒家思想与中国梦以及如何实现中国梦,提出了各自的见解和设想。

  传统文化是中国梦的价值支撑

  前几天,北京1名男子因停车争执,当街摔死2岁女童的事件,引发了与会专家热议。中央党校副教授林艳梅表示,"在民族振兴的过程中,文化人格的建构,离不开传统文化。"

  "中国梦是国家富强之梦、民族振兴之梦、人民幸福之梦,但这里面一定有中国文化,中国人以中国文化的形象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林艳梅表示,"社会发展到今天,传统文化依然有它的生命力,在道德人格养成、社会人伦方面完全能够起到文化支撑的作用。"

  中山大学教授李宗桂认为,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梦的价值支撑,"现在的国学热、收藏热、古典戏剧热、古代历史题材的影视剧热和非遗发掘、保护热潮,以及其他种种涉及传统文化的文化热点、社会热点,无不反映出人们对传统文化价值的重新审视和强烈需求。"

  "我们常说:梦在前方,路在脚下。梦是对现实的自觉和超越。"中央党校哲学部讲师王乐表示,儒家文化绵延几千年仍有生命力,其奥秘就在于理性的自觉和不断的超越,为自己输入更多的新鲜血液。这种理性自觉和超越,就是中国人身上独具特色的忧患意识。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徐庆文表示,"现在社会对儒学的认识有许多偏颇,儒学的发展需要不断地加入当代因素,要为中国梦提供价值资源和文化基础。"

  民族振兴关键要有"文化自觉"

  2011年春天,孔子经历了一次很尴尬的事情:他的雕像在天安门广场站了100天,忽然又被请回去了。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山东齐鲁文化研究院讲师李华认为,"这体现了一种心理上的纠结,不知道如何面对我们的传统文化,对文化自觉还未达成应有的重视。"

  李华表示,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来看,中华民族的复兴,最关键的是文化复兴,而复兴文化最重要的是要有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对我们传统的文化和智慧要保持尊重和敬意。

  来自哈尔滨师范大学的90后康泽宇有着亲身感受。大一时,端午节放假,有同学说:屈原最大的贡献是什么?回答:他死了,给我们放了三天假。同学们都笑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荒诞的笑话,但有的人当场上网查屈原资料,从此就没人再说这种笑话了。"

  康泽宇表示,现在的年轻人缺少一种文化自信,西方成功学给了我们很多指导,也引导着我们走向个人功利主义、享乐主义。"台湾学者傅佩荣提出学者应该有一种淑世精神,这是中国学者从古至今独有的精神,凭自己的一腔热血来努力改善这个世界,我们这些年轻人应该有这种文化自觉。"

  中国梦:仁爱和谐的精神

  今年7月,我国颁布《老年人权益法》,明确规定"常回家看看"是儿女们的法律义务,有的人认为弘扬了传统文化,另一方面也引发了社会争议,道德和法律能否融合?"在意识形态层面讲,中国梦就是"法治梦",它描绘的蓝图就是确立对法治的信仰并实施法治的社会价值。"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单纯认为,"我们法治治国,也坚持"以德治国",既是新形势下对西方法治观念的创新,也是对我们儒家治理社会的创新。"

  "我们做的不是生理上的梦,而是理想之梦、政治之梦。"浙江社会科学院教授吴光表示,"中国梦的精神是仁爱和谐的精神,具有更大的包容性,从仁爱到博爱、从民本到民主、从礼治到法治,从小康到大同,这是最高的"和谐"."

  四川大学儒学院教授舒大刚表示,现在的老年人说年轻人不尽孝、不爱老,但是反过来,很多年轻人爱护老年人,把摔倒的老年人扶起来反而被诬,这涉及传统文化中的孝道问题。"以前的孝道,是年轻人尽孝、老年人爱幼,这是一个互动的和谐的关系。我们要实现真正的中国梦,要让人民幸福,还是要从小事做起、从孝悌做起。"

  我们的中国梦,梦什么?山东大学教授蔡德贵表示,中国梦和美国梦有相通之处,"在处理天人关系方面,就是实现天人合一的生态和谐之梦;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实现人际和谐的社会健康之梦;在处理身心关系方面,实现身心和谐的内心和肉体健康之梦。"

 

 

  德法并治,精典垂范,是当代中国人美梦成真的现实途径

              中华美德助圆“中国梦”

                              □  于国鹏

    由中国孔子基金会等联合主办的“中国梦与儒家文化”学术研讨会日前在济南举行。”  在当下,功利主义、实用主义的粗陋形态所代表的英美流行文化(现代性的主流意识形态)已经演化为一场极严重的人文生态危机。

  由中国孔子基金会等联合主办的“中国梦与儒家文化”学术研讨会日前在济南举行。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所长傅永吉教授作了题为《中华美德与中国梦圆》的大会发言,认为中华美德是中华人文精神之核,“中华美德现代内涵的开掘、发扬,悠久的法治传统及其现代性转化——现代法治社会的建设和完善,是和谐大同中国梦的人性根据和制度基础。德法并治,精典垂范,是当代中国人美梦成真的现实途径。”

  傅永吉说,中国梦由来已久。和谐之大同梦,是中华梦的标杆、样板。仁义、中和是大同中国梦的最本质内涵。小康则是仅次于大同的生存理想、梦想。“我以为,中国梦之核应该是和谐梦。”

  在“中国梦”这一概念提出后,其内涵被不断阐释,而且逐渐被放置到全球化与现代化这一宏大背景下加以审视,由此顺理成章地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梦”与包括“美国梦”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相融相通。

  那么什么是美国梦?傅永吉说:“对于美国人而言,‘美国梦’早已耳熟能详。甚至有三部美国电影以‘美国梦’为名,分别是2002年的《新美国梦》,2006年的《乐透美国梦》,2009年的《美国梦》。还有‘梦之队’,即美国篮球队,那种傲视群雄的霸气,也是强势美国梦的某种象征吧。”

  傅永吉介绍说,美国学者普遍认为,《独立宣言》是美国梦的根基;而在美国,就公民个体而言,各有自己美好的梦想,其勾勒的一个美好图景是,不管一个人的出身或者其他背景如何,只要善于自我发现并开发内在的潜能和价值,拥有足够的努力,就可以美梦成真。

  “美国美梦成真是在20世纪50年代。接下来却梦魇连连。柏林墙、越战、氢弹爆炸、古巴危机、总统遇刺、反战、民权、学运、嬉皮士……”傅永吉认为,正因此,中国人要向美国人学习什么,成为一个非常严肃的时代命题。“上世纪60年代后困扰美国的一些社会问题,已经开始严重地困扰中国。困扰当代中国的问题,不是与美国之间想当然的文化理念上的区别,而是怎么才能现实地与美国区别开来,现实地拒绝美国式的粗陋的实用主义与狂癫的消费主义。”

  在他看来,中国走向现代化遇到的一些困难,很大程度上来自对传统法治的误读、误解,或刻意的妖魔化。他认为,中国有着悠久而成熟的法治传统,起源于汉代的中国律法制度,经过长期发展,追求礼与法的统一,而中华传统的治国方略,又是德法并治,“以孝为例,古代中国,提倡孝为代表的美德,给予许多正面的鼓励。如举孝廉,因孝行昭彰而荐举为高级官员,善齐家而能治国。从反面做,则是法律对不孝行为进行严厉制裁。”

  从德的层面上来说,傅永吉教授认为,中华美德可以简捷归纳为仁、义、礼、智、信、勇、谦、勤、慎、廉、中、和,以“仁”、“义”始,以“中”、“和”成。“今天,尤其应该重新思索‘持中守正’的‘中道’或‘中和之道’,要对其内涵有更准确的理解,从而全面加强道德建设。”

  在当下,功利主义、实用主义的粗陋形态所代表的英美流行文化(现代性的主流意识形态)已经演化为一场极严重的人文生态危机。出路何在?傅永吉教授认为:“出路是一条阳光大道:‘仁’、‘义’、‘中’、‘和’为生命引导,并有自由、平等、民主、公正为根基的现代法治社会的悉心建构,是人类文明共同方向,也是中华和谐大同梦化虚为实、化幼为真的不二路径。” 

                     让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机会

           □ 本报记者 于国鹏 本报实习生 翟明娟

  “儒家开创了中国人文主义社会理想传统,它对于‘中国梦’的圆成具有多种启示和意义,主要表现在构建良好社会秩序、重视公正价值理想、注重道德文明发展、扬弃儒家社会理想和重构仁礼社会理想。”日前,在中国孔子基金会等单位联合主办的“中国梦与儒家文化”学术研讨会上,山东社科院文化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涂可国这样表述自己的观点。

  涂可国认为,儒家社会理想主要包括层次有序、伦理为本、与时俱变的内涵特征,围绕如何实现这些社会理想,儒家也提出了一系列实现之道,包括“中和致平”、“安贫乐道”、“明分使群”、“等差有分”、“礼义有序”、“重义轻利”、“富而后教”等。“作为传统中国理想社会形态思想的主流,儒家人文主义社会理想思想家张载、二程、朱熹、陆九渊、王阳明等关于社会理想的设计与先秦人文主义社会理想蓝图大同小异。就现实政治运作而言,尽管封建统治者实际奉行的是‘阳儒阴法’,并采纳了不少道家的‘南面之术’,但是儒家的人文主义理想社会思想仍居统治地位。就‘中国梦’的实现来说,这一历久弥新的社会理想思想蕴含着多方面的深刻启示、丰富智慧和文化力量。”

  涂可国说,这些启示包括构建良好社会秩序、重视公正价值理想、注重道德文明发展、扬弃儒家社会理想、重构仁礼社会理想。儒家社会理想思想所倡导的正名知礼、等差有序、男分女归、明分使群等,启发我们构建良好的社会秩序。“中国梦”是一个安定有序的社会,它固然要建立在民主平等、自由个性、社会流动等基础之上,它的终极目标是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就是要建立一个‘群居而不乱’、‘体情而防乱’,既有秩序又有自由的社会。每个人在合理的风俗习惯中,可以改过迁善,过着自己能把握自己又能涵融群体的生活。”

  他认为,也要重视公正价值理想。儒家社会理想思想提出了“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构想。公平正义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基石。“对‘中国梦’的设计,固然要创造出有利于社会强势群体追求财富欲望的合理空间,但也要基于公正优先的原则将他们对财富的追求限定在社会可接受的公平、正义范围内。只有逐步建立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机制,才能确保全体中国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

  同时,对于儒家社会理想也要进行扬弃。涂可国认为,以大同理想为核心的儒家社会理想与中国梦共同契合了中国人心灵深处的精神信仰和价值追求,两者具有某种异曲同工之处。但也存在着根本差异,“一是基本内涵不同,二是依赖的社会主体不同,三是到达的道路不同。在当前实现‘中国梦’的过程中,我们既要反对文化虚无主义,注意汲取儒家传统理想社会思想中天人合一、重仁崇义、礼教仁化、节俭反奢、君民同乐、福利保障等合理成分,又要反对文化保守主义,褪除等级专制、安贫乐道、重义轻利等消极落后因素,还要扬弃后世安平均富、绝对民主、消灭家庭、绝对自由等过于理想的要素。”

  

责任编辑:王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