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任继愈去世 >缅怀大师

仰大师之学更慕大师之德

2009-07-12 08:22:00  作者:本报评论员 张金岭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大师身上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远不止这些,但如果大师身上这些最朴素的东西能为我们普遍尊奉 ,那将是大师最感欣慰的事情。
   7月11日,当代中国两位学术泰斗季羡林、任继愈同日辞世。两位大师都是山东人,是家乡的骄傲 ,对大师的逝世,我们深感痛惜。
   作为我们这个时代文化金字塔顶端的大师级人物,他们的学术成就、治学品格,我们无力评判 ,但他们的很多言行,尤其是季羡林先生的言行,应该成为我们很多人审视自我的一面镜子。
   季羡林学术地位甚高,并曾经做过北京大学的副校长,还同政界高层有着密切的交往,但他说自己一生就是“做教书匠,爬格子”,并不认为自己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似乎也不以结交大人物自重。季先生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说,1986年,胡乔木约他一起去甘肃敦煌参观,但“我委婉地拒绝了。并不是我不高兴同他一起去,我是很高兴的。但是……一想到那种高楼大厦、扈从如去的盛况,我那种上不了台盘的老毛病又发作了…… 感到不能忍受”。季先生作为知识分子的这种处事态度,值得今天那些视“江湖地位”为生命的教授学者们好好学习。
   作为学者,季羡林先生敢于发出自信的声音,并敢于在批评声中坚持自己的观点,这也值得时下很多人学习。上世纪末曾经有一个阶段,中国传统文化并不像今天这样受推崇,但季先生坚持认为:“从人类全部历史来看,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关系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了21世纪,三十年河西的西方文化就将逐步让位于三十年河东的东方文化,人类文化的发展将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此言一出,批评之声四起,但季羡林先生不为所动坚持自己的观点。这种敢于对抗流俗的态度,很值得那些什么热研究什么、哪里热闹到哪里去“作秀”的专家学者们好好学习,更值得那些靠贩卖传统文化以实现自己利益追求的人学习。
   作为大师级人物,媒体对两位学者谦逊的品格,更是赞誉有加。比如近些年来,季羡林先生虽然被称为“国学大师”、“ 国宝”和“ 学界泰斗”,但他对这些美誉一概不领情,他说这些桂冠使自己“浑身起鸡皮疙瘩”,要求把桂冠从自己的头顶上摘下来,并说“三顶桂冠一摘 ,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近些年,一些地方学术氛围浮躁已成公害,一些人操弄“文化口红”也可以获封“文化大师”,相比之下,先生这种谦逊的学术品格是多么值得珍视啊!季先生的师辈之中,很多都是在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光辉耀眼的人物,但我们没见他怎么“挟师自重”,这同样值得很多人学习。
   大师身上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远不止这些,但如果大师身上这些最朴素的东西能为我们普遍尊奉,那将是大师最感欣慰的事情。
   两位大师都是从山东这片土地上走出去的,我们相信,丰厚的齐鲁文化一定滋养过他们,并在他们成为大师的人生历程中发挥着潜在的影响。两位大师走了,我们期待着未来山东还能走出这样的大师。
   在这个东西文化交融的大时代里,我们尤其需要能沟通中西文化的大师。而要成为先生这样的大师,必得先学他们的品格才行。
责任编辑:王立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