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任继愈去世 >缅怀大师

这么一个大学问家竟如此谦虚

2009-07-12 09:40:00  作者:  来源:大众网--生活日报

本报记者 郭学军

    去年4月,山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到北京向中国国家图书馆捐赠一批图书,记者跟随采访,曾有幸见到过任继愈老先生一面,可惜现在已成追忆。

    由于任老是山东人,又是国家图书馆的名誉馆长,所以被请到了捐赠现场。当日上午,已经90多岁的任老精神矍铄地来到捐赠现场,没拄拐杖,走路很稳健,一见到来自山东的家乡人,心情很好,连忙双手举起向大家打招呼。一会儿,欧阳中石先生也赶来了,任老又和欧阳中石先生攀谈。省社科联的工作人员请任老和欧阳中石讲话时,任老让欧阳中石先生先讲,而欧阳中石先生则对大家说,其实任老是他的老师,长他几岁,有老师在,哪有学生先讲的道理。于是,任老在大家的鼓掌声中开始讲话。

    他首先回忆起自己的求学和工作经历,谦虚地说,他长期在北京工作,没有多大的建树,回家乡的时候不多,也没给家乡做过多少贡献,心里很是惭愧等等。“这么一个大学问家竟这么谦虚!”记者听后,一种敬仰之情油然而生。简短的捐书仪式结束后,任老兴致勃勃地观看山东社科联捐赠的图书,一边看一边询问,并称赞山东又给国家图书馆充实了新书籍。后来,省社科联的工作人员挽留任老一起吃午饭,但任老执意要回家,于是,在大家的注视下,任老步行离去。由于以前只听说过任继愈老先生,只知他是一位大学问家,并没有见过他,这次见面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没想到,刚过去一年时间,任老就驾鹤西去,想起来不能不让人悲伤。
责任编辑:王立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