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任继愈去世 >缅怀大师

山东学术界人士追忆任继愈

2009-07-12 09:38:00  作者:  来源:大众网--生活日报

    在简陋的餐厅他就开始演讲
——山东学术界人士追忆任继愈

本报记者 石念军

    一位老人走了。在他的家乡德州市平原县、在济南,不管是一直受他恩惠的家乡晚生,还是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图书馆员,甚或学者后来者,无不为之惊叹、惋惜。

    他就是任继愈。

    自称“读着他的书、听他的演讲”走上哲学研究道路的山东大学教授颜秉刚说:“中国哲学界失去了最后一位大师。”

    “很坦诚,心非常善良”

    “任老是一个真正的文化人,浑身透着学者气、很坦诚又有些固执,心非常善良。”因为工作的关系,原山东图书馆馆长任宝祯曾与任继愈老先生有过很多见面机会。虽然没有深交,但耳闻目睹任老的为人处世,任宝祯先生还是满心钦佩。

    “ 我们是老乡,又是本家,每次在全国会上相见,任老都会跟我寒暄几句。”任宝祯老先生至今还记得,晚年担任国家图书馆馆长的任老,仍然坚持每周二上午到单位上班处理事务。

    “ 任老拄着拐杖上班、开会,看上去非常和蔼。”济南市图书馆副馆长吴伟,也多次在北京开会期间与任老谋面。在他心里,任老精神很好,身体看上去也硬朗。“今天(11日)上午从广播上听说了任老去世的消息,我感到很惊讶,也很惋惜。”

    餐厅里听任老演讲

    “我读大学时,教材就是任老的《中国哲学史》……可以说,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读着任老的书、听着任老的演讲,走上哲学研究道路的。”

    山东大学儒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士生导师颜丙罡教授至今仍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听任老演讲是在1983年。

    “ 当时,山大还没有一处正规的报告厅、礼堂,任老的讲座是在餐厅里进行的,我们带着马扎坐在吃饭的地方听……”颜丙罡教授同样记得,当时任老演讲的内容正是后来越来越受关注的命题——《儒教是宗教》。

    “ 一个伟大的学者在餐厅这样简陋的地方给我们普通学生演讲,真的非常让人感动。”在颜丙罡教授看来,任老的走也意味着中国哲学史研究一个时代的终结。“冯友兰先生、张岱年先生……都走了,任老是那个时代坚持到最后的一位大师。”

    向家乡捐书7000多册

    “对于任继愈先生的去世,我并未感到十分突然,因为早在去年7月份我就知道了任先生的病情,这期间也多次到北京看望任先生,对任先生的病情也时常和其家人保持联系,前几天已知道先生处于昏迷状态。”

    虽则如此,当11日中午得闻任老去世的消息,平原县图书馆馆长迟庆元——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仍不禁流下了眼泪。明天(12日)即将动身前往北京悼念任老的迟庆元说,自2004年以来,任老先后向家乡无偿捐献个人藏书7000余册。“有些书非常珍贵,2007年,任老更是将自己珍藏60余年的古籍《钦定全唐文》捐给家乡图书馆。”

    “作为馆长,有幸赶上并认识了任老先生,聆听教诲、求教向道,是我一生之福!”迟庆元衷心祝愿任老先生一路走好。

责任编辑:王立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