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任继愈去世 >缅怀大师

“红学泰斗”周汝昌 口述诗作两首 纪念挚友离去

2009-07-16 09:09:00  作者:  来源:中国新闻网

 
 在一次活动上,久未见面的周汝昌(右)和季羡林相见甚欢

2002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学者书法展”上,周汝昌(左)和任继愈合影。

 

  大师相继去汝昌题诗祭

  惊闻季羡林和任继愈两位大师同日驾鹤西去,“红学泰斗”、91岁的周汝昌为此夜不能寐。周汝昌的女儿周伦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周老在得知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口述诗作两首,以纪念两位挚友。

  周伦玲告诉记者,11日当天,周汝昌先得知了季羡林去世的消息,忍着巨大悲痛,为季老作诗一首。但没过多久,国家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说,“任老也去世了”。
 

  怕一日连失两位好友的打击太大,周汝昌的家人没敢当即告诉他,直到下午,周汝昌才得知另一位好友任继愈去世的消息。“因为惦记任老,我父亲11日晚上没睡好。”周伦玲说。经过一个晚上的辗转反侧,周汝昌12日一大早起来,为任继愈写诗纪念。“父亲年纪大了,现在眼睛几乎看不见,耳朵也背,写东西几乎都是靠口述,家里人帮着整理。”周伦玲介绍道。

  -周汝昌与季羡林

  曾多次给季羡林祝寿

  谈起周汝昌和季羡林的交往,周伦玲说,1950年时,父亲就已经翻译过季老的《列子与佛经之关系》一文,此文后来刊载于 1951年第六卷《StudiaSerica》上,“甚为国际学者所重视”。

  后来周汝昌在写有关胡适的书时,又请季羡林写过序。当时季老谦虚地表示“只希望能给你们帮上忙”,让周汝昌感念至今。

  2005年,周汝昌的新书《我与胡适》出版之际,还曾亲自去医院看望季老,但由于季老的身体原因,两人并没有见着面,这让周汝昌感到十分遗憾。

  周伦玲介绍说,由于两位老人的身体原因,加上季羡林晚年一直住在医院,两位老人见面的机会并不多。“知道季老身体不好,父亲一般不去打扰。但季老的生日,我父亲去过两三次,去年的时候,还为他写过一首贺词。”

  周汝昌悼念季羡林诗作:

  古历己丑闰五月十九日惊闻季羡林先生谢世痛悼不已敬赋小诗略展悲怀

  周汝昌

  大师霄际顾人寰,五月风悲夏骤寒。砥柱中华文与道,渠通天竺梵和禅。淡交我敬先生久,学契谁开译述关。手泽犹新存尺素,莫教流涕染珍翰。

  -周汝昌与任继愈

  曾一起探讨《红楼梦》

  在悼念任继愈的诗中,周汝昌追忆了与任继愈交往中的诸多片断,感叹自己最近听说他身体欠安而没有来得及慰问,以至于“岂料惊讯至”,“终宵不能寐”。

  周伦玲告诉记者,周汝昌和任继愈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关系就很好,经常通电话。“任老还来过家里,他们在一起谈论最多的就是《红楼梦》,我父亲出版《红楼夺目红》时,还给任老送了一本去。”周伦玲说。

  周伦玲给记者发来了两位老人的一张独家合影,是2002年时,两人在中国美术馆“中国学者书法展”上留下的。

  周汝昌悼念任继愈诗作:

  痛悼继愈学长老友尊兄

  周汝昌 己丑闰五月二十

  又夺一老去,问天何忍为。云霄风习习,学苑雨凄凄。先贤遽零落,后生何所归。开轩一环顾,衷怀无限悲。中华富典籍,烟海迷涘涯。河洛出图史,坟典递衔随。神京筑堂馆,新旧各相宜。先生资望重,历岁为支持。回忆建馆庆,相邀赋好诗。自怜才力拙,承命岂敢辞。筵席得深语,自此更蒙知。公亦失一目,同病笑复啼。青眼识惠加,车马驻门扉。赠我以良药,念我体弱羸。愧言礼往来,未能随追陪。近闻偶欠安,慰问叹失时。岂料惊讯至,苍空掩耀辉。终宵不能寐,辗转忘微私。哀及后来者,薪火可能依。晨起赋芜词,流涕染巾衣。

  -周汝昌简介

  周汝昌,我国著名红学家,新中国研究《红楼梦》的第一人。

  二十几岁时,周汝昌双耳失聪,后又两眼近乎失明,仅靠右眼0.01的视力支撑他治学至今。虽已是耄耋之人,但仍坚持每日著书立说。


 

 

责任编辑:王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