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任继愈去世 >最新消息

两位世纪老人为我们留下什么

2009-07-28 16:26:00  作者:  来源:央视网

王利芬:两位世纪老人为我们留下什么

    711,北京大学的终生教授季羡林先生和中国国家图书馆原馆长任继愈先生在同一天去逝,这两位老人的辞世给中国的文化界仍至社会各界带了了很大的震动。季羡林先生生前主要研究的是梵文,任继愈先生生前主要研究的是中国哲学和宗教。这都并不是热门学问。为什么他们的去逝,引起人们那么多的关注、他们到底留给我们这个时代什么样的精神财富、这是我们要谈论的话题。

 

两位世纪老人留给这个时代什么样的财富?

 ……

    这一次的谈话过程让大家较为充分地了解了这两位世纪老人为我们留下了什么样的精神财富。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转型期,在这样的时代,我们内心真实的想法极容被一些喧哗声音左右、被一些看似新鲜的浪潮所淹盖。但读季老和任老的书,听他们的讲话常常会让我们有一种从某种虚拟的状态回归真实、从悬空状态回到大地的感觉。作为在北京大学工作了近半个多世纪的教授,季老对老师们讲过一段话。九七年他在《汉语与外语》一文中说,到了今天,大家都会承认,所有的国家,所有的学科,都是世界性的、国际性的,哪一科也不能自我封闭,闭关锁国,在他看来,所有的教师都要学外语。在中国今天全方位融入国际社会的今天,这些话应该说是入目三分。任先生同样在北京大学作过二十多年的教授,他九十三岁时还在为高考提建议,呼吁要遵重每一个孩子的个性,不能束缚他们身上的创造性,否则,我们国家培养出来的人会跟不上国家发展的需要,这一点在今天我想会在人们心中产生广泛共鸣。两位作为文化工作者,季老即使在301医院还在认真地谈大国学理念,而任老九十多岁还每天如西西弗斯般主持编纂全书预计7亿字的《中华大典》。

    我想我们绝大部分人难已有他们这样的造诣,但我们却可以象他们一样朴实无华、不图虚名、踏实严谨、讲真话、爱国忧民。这些听上去老生常谈的品质,实际上是他们在一个世纪的风雨中打磨出来并检验过的人生智慧。

    作为一个关注人们精神家园的栏目,我们特地用栏目的主题曲〈我们就是中国〉的小提琴版制作了一个短片回顾季羡林任继愈两位学者一个世纪的足迹。从两位风华正茂的青年到年富力强的中年、到步态迟缓的老年、再到躺在医院中的暮年,我们深感人生的短暂和岁月的无情,同时更加感到:一个人必须只争朝夕给社会、他人、国家创造价值,这才是最好的善待生命的方式。在节目的结尾就让我们用这个短片来表达我们对两位学者的敬意和怀念。

 现场嘉宾:

钱文忠,复旦大学 教授(钱文忠的BLOG

唐师曾,新华社 记者(唐师曾:一个人的远行)

李双木,中国文化书院副院长(李双木的博客季先生是中国大智慧)

王大千,中国孔子基金会副秘书长

尹守峰,山东济南一中 校长(季老母校)

姜汉忠,新世界出版社版权部主任。(博文:季羡林留给我的“遗产”)

江林,香港时代出版社 总编

广州连线嘉宾:

李宗桂,中山大学哲学系 教授,中山大学文化研究所 所长

徐晋如,深圳大学 老师

现场观众:高中生,大学生,社会人士

相关链接:《我们》栏目与季老失之交臂

 

钱文忠:他们心里永远装着人民

    两位老先生居然在同一天离开,就好比中国人文界、中国学术界、中国思想界、中国文化界的两座高峰在同一天崩塌。这两位老先生之间有非常多的共同点。他们毕生以非常冷门的学问作为自己的专业。第二个共同点他们都是我们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他们从来就没有认为过自己的学问是仅仅属于自己的。他们共同认为学问要求精。但是更认为学问要有责任、有担当、有价值。他们都是认同张载讲的四句:教为天地立新,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所以他们心中都是装着这个时代,装着这个民族,共同关心的问题。所以他们和我们是在一起的。

    也许很多人没有见过他,但是他就是我们当中的一员。他不是像我们想的那种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他们是有非常好的专业学术修养,作出了重大学术研究成果。但是心里永远装着人民的这样的学者。他们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他们也从来没有觉得作为学者,我就比你高一等。

    那么他们不仅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和我们在一起,也不仅是他刚去世的几年会跟我们在一起,我想在今后的岁月里他们永远是跟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很多人会被遗忘,很多建筑物会被拆毁,很多山川会改观……但是季羡林先生和任继愈先生这两个辉煌的名字,我们这个民族不会遗忘,世界学术界也不会遗忘。

 

王大千:季老任老寂寞却不平凡

    因为山东这个地方出现过像孔子 孟子 墨子 曾子以及一系列的文化名人。

    我觉得这两位先生就是这块土地上滋润出来的一代人。他们的共同点应该说都是对传统文化有着很深的热爱,特别对青年人的教育问题有很多他的思考。同时, 在他们身上我觉得也体现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当中,一个是厚德载物,再一个就是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

    他们所学的这个领域应该说都是很寂寞的。但在寂寞的领域里作出了不平凡的事情。

 

唐师曾:他们是不死的人

    在我的心里边,他们是中国从农业社会,经过革命进入工业社会,到现在又进入数字社会,整个贯穿这个社会的一条血脉。季先生和任先生我都采访过。他们的家我都去过,每次任先生对晚辈来,都是站起来致敬,你要去看季先生走的时候,你说先生我要走了,先生可怜巴巴地就说:我站不起来。这些老人都有一个共同点是特别讲礼仪的。这些对我的那种打动,我觉得这些老头就是中国的,从源泉的那个小水流到现在。这些老头都是黄河流域的……

    黄河流域孕育了中国古代文明。我就拍了好多黄河的照片,先生看了以后,他就说能出画册。先生给我题的书名叫《黄河的联想》,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先生就提出一个问题就说,为什么改革开放三十年广东和珠江的发展跟北京不同。然后先生在63日又写了一个《珠江的故事》我就上南方去拍《珠江的故事》去了。后来先生就走了……

    他们一方面他有特别专业的,比如研究佛学、哲学但是他们始终是把中国和世界历史,现在和未来联系起来的那种人。

    他们不是七十年使用权的破楼……他们是不死的人!!!

 

责任编辑:王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