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国孔子基金会秘书处

秦兆雄:复兴儒学可能也需学习国外

http://media.dzwww.com/newvod/publish_videos/2015/08/28/837d3c26cd07404faece0b7b016fca88.mp4

2015-08-27 14:18: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采访嘉宾:秦兆雄,日本神户市外国语大学教授,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

  采访背景:2015年8月19日,第三届全国儒学社团联席会议,贵阳孔学堂

  问:王大千先生对于您上午的发言有高度的评价。事实上,中国对儒学在日本传播的状况是不太了解的,您的一些讲法,也是我们在中国没有听过的,请您再给我们讲一讲。

  答:上午已经发了一些图片给大家看了,中国人民在伟大领袖习主席的领导下,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梦而努力奋斗。而要实现复兴中华民族梦想,就必须探讨并确认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因为她是中华民族的命脉。关于这一点,习主席去年九月二十四号在人民大会堂已经讲得很明确了。但是,我们看问题要有一个立体的、全球的视角会更好。中国人在国内所谈的儒学复兴或中华民族的复兴,是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是一种直线的,纵向的视角。但同时,我们还需要一个横向的视角。横向的视角,就是面向世界。大家都很清楚,我们八十年代初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要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借鉴并学习外国的经验与智慧,主要集中在经济发展方面。

  中国传统儒家文化一千年多年前就传播到国外,在日本传承发展到今天,他们的很多经验、很多智慧值得我们去参考。比方说,现在日本的祭孔仪式上有一个讲经的环节,这个环节以前是从我们中国学来的,中国现在却失传了。我们可不可以把它重新恢复起来?另外,传统儒家教育六艺中的“射”也基本上失传了,但在  日本至今却一直传承并广泛普及,称为“弓道”。“射”是一种尚武仪式,是要在练习射的过程中培养一种全神贯注的精神、一种坚韧不拔的意志、一种舍身忘死的忍耐力,一种高尚谦让的礼节。这些本来是我们中华文化的精华,现在我们却失传了,我们可不可以把祖宗的遗产与精神恢复起来?不知道你们现在网上看到没有,中日两国都公布了中国人身体方面的数据,显示战后日本人整体的身高、寿命、身体状况都比我们要强,值得留意并反思。

  今天我谈到日本冈山县的一所高中生在旧闲谷学校在一月四号举行的诵读经典仪式中,学生们单程八公里跑过去,结束之后又跑回去。大讲堂是江户时代建的,已经三百多年了,但他们一直不供电,不用空调。学生在诵读经典的时候,气温在零度左右,但都穿着单衣短裤,这种作法就是要培养他们能吃苦、能忍耐的精神。这与刚才所讲的射箭所要达到的目的是一致的,就是为了锻炼学生们的吃苦精神与忍耐力,这其实都是我们中国儒家所提倡的优良传统,应该传承下来。

  问:在儒学圈里有一种说法,就是亚洲四小龙经济的发达是因为儒家的涵养得来的,您认为这种说法可靠吗?

  答:这种说法我表示理解。上世纪七十、八十年代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确实与儒家道德思想有关,但还有其他因素。试想一下:为什么在儒家的本家或者说儒家的发源地,中国大陆没有率先发生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的奇迹?这一点值得我们更进一步思考探索。

  问:关于儒家文化走向世界,走向全球,请问您怎么看?

  答:您这个问题提的很好,也是很多人所关心的问题。我本人的专业是人类学,人类学跟其他人文社会科学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跨文化的视野与角度。简单的讲,就是换位思考,是多元的,全人类的角度。刚才您也说过儒家在一千多年里对世界的影响和贡献,这是公认的。我今天给大家看了一个图片,日本旧闲谷学校闲谷神社的地基比孔子庙的地基要低一米,建筑物的高度也比孔子庙低,另外,孔子庙的台阶是十九级,而闲谷神社的台阶是十三级,这些现象都说明日本对孔子所代表的儒家思想是甘拜下风,非常尊敬的。日本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说要批孔,否定儒家思想。中国是儒家思想的发源地,但是由于多方面的历史原因,传统儒学的传承创新以及教育普及却并不一定就都比日本以及其他国家做的好,所以要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互相学习。这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因为在精神上受到欧美以及日本军国主义的打击,而对传统文化失去了自信。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要找回并恢复我们的民族自信是需要时间和代价的。比如破坏一栋房屋容易,很快就解决了。但要建一栋房屋就需要更多的时间。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现在要恢复传统文化,让孔子思想走向世界,并不是光喊口号就可以做到的,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这是一项巨大的系统工程,需要我们踏踏实实地工作。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还要参考别国的经验,与时俱进,有所创新。今天早上徐书记带我们参观贵阳孔学堂时,感觉到这里既有传统色彩,又有现代元素,让人耳目一新。如果孔学堂作为标竿或示范能在全国推广,中国的面貌就会焕然一新,中国梦就会早日实现。

责任编辑:张云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