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中国孔子基金会成立30周年 >30年回顾

孔子研究的春天---纪念中国孔子基金会成立三十周年

2014-09-10 11:33:00  作者:李金山  来源:中国孔子网

一九八四年九月二十二日,中国孔子基金会在孔子故里曲阜宣告成立。它如同一声春雷,在孔子、儒学及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领域引起了一次从未有过的震动,其影响远及海外,它预示着,孔子研究的春天到来了。
三十而立,中国孔子基金会走过了三十年阔步向前、蓬勃发展的历程,它已从一株生机勃勃的幼苗成长为一棵茁壮的大树,花满枝头,硕果累累。它组织、引领孔子、儒学及中国传统文化乃至整个社会科学研究领域的学者、专家,在孔子研究、整理、宣传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提升中国软实力以及中外文化交流等方面,取得了举世注目的成果,可圈可点,如日中天。中国孔子基金会已成长为海内外享有较高声誉的社会学术团体。
中国孔子基金会章程宣称,本会是由国家支持的全国性群众学术团体。这说明,党和国家对孔子研究的重视,对中国孔子基金会工作的期盼和重托。试想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们虽在政治思想战线取得了拨乱反正的胜利,但在社会科学尤其在孔子研究问题上,“左”的影响还相当程度的存在。以国家的名义支持孔子研究,表明了我们党在孔子研究领域拨乱反正的决心,为孔子学术研究创造一个良好的政治环境。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的谷牧同志出任中国孔子基金会名誉会长,曾在国家领导层担任职务的周谷城、荣毅仁以及知名学者梁潄溟、冯友兰等任名誉顾问,南京大学名誉校长匡亚明任会长,这无疑表明,党和国家过去、现在及未来,对孔子研究事业一脉相承,并从组织上给予了强有力的保障和支持。毛泽东同志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一文中指出:“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这段论述是我们研究孔子及中国传统文化的指导思想,可惜的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特别是“文化革命”动乱时期,由于“左”的干扰破坏,孔子研究这块园地被摧残,处于荒凉枯萎境地,孔子研究被视为畏途,人们不敢涉足。粉碎“四人帮”后,随着拨乱反正的深入,思想上、理论上逐渐正确对待历史遗产问题,但全社会尚未取得共识。中国孔子基金会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走上了引领孔子研究的舞台,身负重任,继往开来。
中国孔子基金会创建初期的理事会成员有一百三十多人,东西南北中,老中青各路精英汇集在一起,人才济济,囊括了全国的知名专家、学者。持各种学术观点,属各种学术流派的人士,建立了一个孔子研究的大家庭,这在历史上是空前的。学者们以历史上的“ 尊孔”和“反孔”为鉴,既不盲目地推崇孔子和中国传统文化,也不对之采取历史虚无主义态度,主张把孔子作为科学对象加以深入系统的研究。学者们意识到,孔子既不是封建统治者尊奉的神和圣人,也不是“四人帮”鞭挞下的鬼,孔子是生活在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个历史伟人,孔子的思想、学说曾经对两千多年的中国封建社会的文化和观念形态产生过重大影响。专家们认为,作为中国社会的主流思想,其精华凝聚在丰富灿烂的中华文化积累和中华民族的精神生活之中,有待后人开发利用。因此,孔子及其思想是一个科学研究对象,应按照“百花各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古为今用,把孔子研究推向一个崭新的阶段。深入研究孔子和儒学,科学地总结这笔巨大的历史遗产,无论对于肃清封建残余的影响,抑或对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文化,都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这也是中国孔子基金会新肩负的光荣历史使命。
中国孔子基金会主办的学术刊物《孔子研究》“发刊词”指出:《孔子研究》以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提倡用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方法进行学术研究,但这个园地也不排除用其他方法得出有价值的研究成果。指导思想的这种论述,其意义非同一般,它向世人表明,既有对孔子、儒家思想怀有情感,致力于这方面研究的人士,即使不信仰马克思主义,按照科学的方法,取得有价值的成果,我们都表示欢迎,与其合作,携手把孔子研究引向深入,共同继承这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造福人类社会。
孔子位居世界十大历史文化名人之首,事实上,对这样一位对东西方社会都产生过影响的历史名人进行研究、评价,决非一地一国之志,亦非一地一国之责,需要海内外各社会团体和各界志士仁人共同努力,众志成城,方克有济。近些年来,东西方文化交流方兴未艾,掀起一股文化交流热,世界需要不同文化的交流、融合,使人类在享受现代物质文明的同时,享受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成果。孔子和而不同、仁者爱人、和谐社会大同世界的思想,已为各国各界有识之士所赞赏、接受,它将成为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中国孔子基金会在东西方文化交流,构筑各种文化的融合、创新方面,应该是大有作为的。
我在中国孔子基金会兼职多年,为初创时期的人员之一。在此期间,我结识了一些德高望重、政绩卓著的领导,结识了一大批学有成就知名度很高的专家、学者,他们不顾年事已高,淡泊名利,倾其全力,为孔子研究事业默默奉献,他们的工作态度、忘我精神感人至深,与之交往颇受教益。匡亚明会长曾敦促、鼓励我在党政工作之余重温专业,毕竟荒疏多年,大型的、系统的课题力不从心,但零碎的、边沿的题目还有一定的基础和潜力,通过努力已有些成果面世,心中感到欣慰和充实。从事党政工作和学术研究,思维方式,逻辑推理虽有差异,但可相互借鉴、补充,使视野更开阔,考虑问题更客观、全面,这种体验终生受益。在中国孔子基金会这些经历,在我人生中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回忆。
我们现在还继续与二千五百多年前的孔子对话,孔子思想学说中的精华,已成为社会永恒的真理,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根基,社会需要这样的精神营养品。阳春白雪式的鸿篇巨著或者“下里巴人”式的精品力作,都将对整个社会文明进步、道德建设提供有力的支撑。以研究孔子思想、弘扬继承优秀文化为已任的中国孔子基金会,众望所归,任重道远。诸公,努力为之!

 

 

2014年3月12日    
作者为中国孔子基金会原副秘书长、曲阜师范大学原纪委书记、研究员

责任编辑:xiao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