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学百科 >典故

白虎观会议


  东汉章帝时于白虎观召开的关于儒家经学的会议。西汉末期,由于今文经学的流行,出现了一大批纬书,解释儒家六经。汉光武帝刘秀利用图谶取得政权,即位后,“宣布谶记于天下”(《后汉书·光武帝纪》)。由于谶纬的流行,东汉初期的经学,除古今文之争外,又有经书和纬书之分歧。纬书是今文经学的变种,将今文经学中的“非常异议可怪之论”进一步引向神秘主义。今文经学又重章句,其对经文的解释,愈来愈烦杂。为了统一各家经义,使后学得以遵循,东汉章帝于建初四年(公元79),继西汉石渠阁会议后,在白虎观召开了一次经学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太常以下将、大夫、博士、议郎、郎官及诸生、诸儒,“讲议五经同异,使五官中郎将魏应承制问,侍中淳于恭奏,帝亲承制临决,如孝宣甘露石渠故事”(《后汉书·章帝纪》)。此次会议是官方召开的一次大规模的经学会议,会议开了几个月,由皇帝亲自裁决。会议的有关文献有《白虎议奏》和《白虎通义》。《议奏》已失传。《白虎通义》是由班固整理编辑的,流传下来。

  就班固编辑的《白虎通义》的内容看,其中多引今文经学中的文字,如《诗》取三家义,《春秋》则取《公羊》而间采《榖梁》义,《礼》则本于《士礼》,同时,抄录了大量纬书中的文字。此书乃今文经学的辞典式百科全书,也可以说是从今文经学的立场,对纬书做了一次总结。今文经学家丁鸿治《欧阳尚书》,在会议上发言,“论难最明,诸儒称之”(《后汉书·丁鸿传》)。但参加这次会议的儒家学者,除今文经学派中的人,如杨终、李育、魏应、丁鸿、桓郁、楼望等人外,还有古文经学家贾逵。贾逵治《左氏春秋》,章帝即位时,召逵入讲于北宫白虎观。在这次会议中,李育以《公羊》义,难贾逵,往复论争。此次会议亦有古今文之争的内容。会议结束,章帝又召高才生受《古文尚书》《毛诗》《榖梁》《左氏春秋》,虽不立学官,但大力推广经学,“网罗遗逸,博存众家” (《后汉书·儒林传》)。此次会议后,古文经学没有因此而削弱,反而兴盛起来,逐渐成为经学中的主要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