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学百科 >学派书院

常州学派


  清代今文经学派。中国古代经学,自两汉肇始,即因文字与说解的不同,而有今古文学派之分。东汉末,经学大师郑玄遵古文家说,兼采今文说遍注群经,郑学大行而今文说衰。魏晋以降,学分南北,玄学风起而经学破碎。唐初,撰定《五经正义》,经学归于一统,今文说若潜流于地下,几成绝学。宋明数百年,是理学时代,性理学盛而经学衰微。明清之际,有鉴于理学家空言说经积弊,以经学济理学之穷的风气渐开。入清以后,治经复汉,南北共倡,迄于乾隆中叶,古文经学遂呈鼎盛之势。清代学术以总结整理传统学术为特征,经学本有今古,古学独盛究非正常。于是乾隆中叶以后,渐有起而治今文经学者。庄存与著《春秋正辞》,不专为汉宋笺注之学,意在揭剔微言大义于语言文字之外。孔广森著《春秋公羊通义》,亦专注于微言大义的阐发。张惠言治《周易》,则一意表彰今文经师虞翻学说。凡此,于一代今文经学复兴,创辟路径,皆有发凡起例之功。自嘉庆、道光二朝起,一时经学家多究心今文经说,形成了今文经学复兴的局面。清代今文经学的复兴,以江苏常州为中心。庄存与首倡于前,经其侄庄述祖传衍,至其外孙刘逢禄、宋翔凤而大张其帜,遂自成一独立学派。近人考论清代学术,或以此一学派所治之《春秋》公羊学而称之为公羊学派,或以其郡望名学而径呼常州学派。此一学派之能构成,刘逢禄是一关键。其所著《春秋公羊经何氏释例》,表彰东汉经师何休学说,大一统思想晦而复明。稍后,凌曙闻风而起,著《春秋繁露注》以明董仲舒之学。其弟子陈立承其遗志,著《公羊义疏》。至此,乾隆时代的孤家专家,终在晚清彰显于世。而龚自珍、魏源既从刘逢禄问公羊学,又立足现实,接过其据经议政的经世思想,大大加以发挥,从而成为鸦片战争前后经世思潮再起的开风气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