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学百科 >学派书院

孔教会


  辛亥革命后倡导荨孔读经,把儒学宗教化的团体。辛亥革命后,随着政治体制的变革,儒学作为官学的地位不复存在,公立学校停止祀孔读经。一些尊孔的社会势力和有关人士对此十分不满。1912年8月,康有为令门人麦孟华、陈焕章筹组孔教会。经过他们和梁鼎芬、沈曾植等人多次商议和发起,10月7日在上海山东会馆宣布孔教总会成立;11月12日又在海宁路成立了事务所,并公推姚文栋、姚丙然、李宝沅、麦孟华、陈焕章五人为干事员,而由陈焕章主持日常会务。1913年,总会决定迁至北京,在太仆寺街衍圣公府内成立了事务所。稍后,该会又于孔子诞辰纪念日前后在曲阜开全国大会,并成立了孔教总会曲阜事务所。此后,3个事务所并存。同年10月,该会推举康有为为会长,张勋为名誉会长。1917年康氏因参加复辟被通辑,辞去会长职务,由陈焕章继任,称为孔教总会主任。该会总会分设讲习部、推行部,并在各地设立支会、分会,纽约、东京、横滨等地亦设立了支会。

  该会成立之初便得到袁世凯政府的支持。1912年12月23日教育部批复该会的报告中称“该会阐明孔教,力挽狂澜,以忧时之念,为卫道之谋,苦心孤诣,殊堪嘉许”。翌年1月7日内政部便“准予立案”(《孔教会杂志》第一卷第一号“丛录”)。一些在华的外国传教士和官员如李佳白、庄士敦、威海卫租借地总督骆任廷等也纷纷入会。

  该会的主要活动有:①创办机关刊物,宣传孔教。1913年2月他们创办了《孔教会杂志》,1914年3月后停刊。1917年12月又把《北京时报》改组为《经世报》作为孔教会的机关报。两者的总编辑都是陈焕章。两者连续刊载文章,宣称“经为万世法,而孔教能统一全地球”(《孔教会杂志》一卷九号);辛亥革命“独革孔教,是夺我四万万人保身保家之护符”(《孔教会杂志》一卷四号);“孔教若不为国教,则中国必亡”(《经世报》二卷三号)。与此同时,猛烈抨击一切反对尊孔读经的言行。②一再发动社会名流、文武官员上书总统、政府、国会要求定孔教为国教,并写入宪法。③举行各种祭孔活动。如每年的元旦、大成节(孔子诞辰纪念日)和每一季度第二个月举行的“丁祭”等。当时的总统和政府及国会等通常都派大员参加这些活动。④创办孔教大学。在当时的总统徐世昌和其他政要支持下,在北京筹办孔教大学。1923年9月,该校正式开学,陈焕章出任校长,规定“以昌明孔教,培养通儒”(《经世报》二卷六号)为宗旨。其他地方也创办了一些孔教学校或小学。

  20年代末,陈焕章移居香港,孔教会活动中心转至曲阜事务所。1937年,该会改为孔学总会。

  《孔教会杂志》 孔教总会的机关刊物。1913年2月出版第一卷第一号,以后按月出版。1914年3月出版第二卷第一号后停刊,共出13期。由孔教会杂志社出版发行。该社设在上海海宁路1798号孔教会事务所内。总编辑为陈焕章。在创刊号上,陈焕章便宣布:“本杂志志在保存国粹,发挥国性,博采孔教之良果,广聚中国之新花。”(《孔教会杂志序例》)对今古汉宋程朱陆王无所偏袒,要成为孔教会之中心,发挥口、耳、目、足的作用。但从实际内容看,该刊不是研究儒学的学术刊物,而是宗教团体的宣传资料。该刊分设论说、讲演、学说、政术、专著、历史、译件、丛录、文苑、孔教新闻、本会纪事等栏目。宣传的中心是以孔子为教主,以孔教为国教。

  民国临时政府成立,蔡元培出任教育总长,宣布废除前清钦定教育宗旨中的忠君、尊孔等内容。该刊猛烈抨击“以教育部而倡废学校之祀孔,以内务部而不认孔教为宗教,倒行逆视,自乱其国”(陈焕章:《孔教会杂志》一卷一号《孔教会序》)。鼓吹“中国之文明冠绝全球”,“孔子之圣智,超越大地诸教祖”(同上),孔教不但是中国之魂,中国一切文明皆与之相系相因,而且“凡普大地万国之人,虽欲离孔教须臾而不能也”(康有为:《孔教会杂志》第一卷第二号《孔教会序二》)。因此,该刊认为一定要定孔教为国教,尊孔子为教主;如果视孔子为教育家、政治家、哲学家、道德家都是贬低孔子,令中国沦为有如禽兽的无教之国。袁世凯当权后,该刊热烈支持袁氏等人各种尊孔的举措,一再全文发表袁氏等人尊孔祀天的各种文告、命令、通电和宣言等。

  该刊对西方文明也不一概排斥,认为“夫欧美自有其美者,形而下之物质,诚不可少也,采其长可也”(康有为:《孔教会杂志》第一卷第五号《复教育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