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传承研究

青山杉雨传统中的变与新

2018-01-25 15:05:00  作者:蒋频  来源:美术报

  

  青山杉雨

  (1912—1993年)名文雄,字杉雨,号寄鹤山民、三车亭主、杉雨逸人等,别署轰、寄鹤轩、嚣斋等,以字行。西泠印社名誉顾问。

  青山杉雨重视与中国书法界的交流,曾于1958、1973年两度访华,80年代以后,更是率团访华十余次,与林散之、沙孟海、饶宗颐等先生结为至交。对组织西泠印社85周年赴日展等活动起到了决策性作用。

  青山杉雨出身于日本名古屋市郊的铁道官吏之家,后随父迁居东京。他从小受族亲大池晴岚指教,青少年时潜心学习汉学并刻苦练习书法,年纪轻轻就已展露了锋芒。他自幼就喜爱中国书法,早时从欧阳询、黄庭坚入手,后又心仪中国的文人书法和碑学书法,从中吸取营养,结合自己的审美理念,熔铸富有个性的书法风格,在书坛独树一帜,迸发异彩。30岁时,青山杉雨经过严格的选择,拜师西川宁先生,从此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书法观念。

  青山杉雨并不是一开始就走上前卫之路的,而是经过了从质变到量变的内在过程。他在30岁拜师时,西川宁要求他学习中国清代包世臣的书法。包世臣的书法比较冷僻,青山杉雨觉得自己不适合学这种书风。毕竟是进宝山探过宝的,青山杉雨的书法创作看不出受到包世臣多少影响,但是包世臣的书法理论对他的影响却很大。其后,青山杉雨以包世臣提出的“气满说”为其书法审美标准,从而开始了自己带有金石风味的书法探索之路。

  青山杉雨早期的学书之路有点特殊——关注印家之书。对他影响最大的是清代的蒋仁和胡震。他收藏有蒋仁的《行草书尺牍册》,其中包括有蒋仁的几十页书信和《草书七言联》。从印人学习书法并将其风格融入到自己的创作中的书法家,在当时的日本可以说没有。他亦藏有胡震的《隶书七言联》。他36岁时参加日本美术展的获奖作品《李白送友人寻越中山水诗轴》就带有很深的胡震的印记。虽然受到胡震很大的影响,但是他并不是模仿,而是把自己的性情与对胡震的学习结合到一起,创造了一种新的境界。应该说,关注印家的书法作品,并从中吸收金石韵味,青山杉雨的作品给当时的日本书法界注入了一种新风。

  青山杉雨特别喜爱清代碑派书家的作品,收藏也颇为丰富。他对明末清初的奇谲书风颇为倾心。在他藏品中收集了张瑞图、黄道周、倪元璐、王铎、傅山等名家的代表作。青山杉雨收藏中的精品当属元代杨维桢的《草书张氏通波阡表卷》。20世纪70年代,当时日本的文物市场已基本看不到元代的书画,年代久远的古老艺术品都已被美术馆或博物馆收藏了。当青山杉雨在东京的一家古玩店见到这件书法,古玩店的老板也不相信这件作品是真品,以十分低廉的价格转让给了他。日本所藏杨维桢的作品稀少,而青山杉雨检漏得到的这件《草书张氏通波阡表卷》是杨维桢草书中的一件精品。青山杉雨觅得宝贝后非常高兴,因杨维桢字廉夫,便把自己的号改为了“获廉斋”。

  1975年,这是青山杉雨人生旅途上最为重要的时刻。他来到“台北故宫博物院”,第一次看到了董其昌的书法真迹,其心灵之弦被款款拨动了。在青山杉雨的请求下,博物院的工作人员又从仓库里拿来董其昌的其他作品。整整一天,他在董其昌的书画作品里流连忘返。人生漫漫,他在63岁时第二次睁眼触及艺术的真谛。为能够与这位明代的艺坛领袖朝夕相处悉心请教,青山杉雨决定不计代价收藏董其昌的作品。在台湾停留的最后几中天,青山杉雨走遍了台北的大街小巷,光顾了大大小小的古董店和文物机构。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觅到2幅董其昌的真迹,外加1幅文征明的千字文。于是,青山杉雨踌躇满志地回到了日本,回东京后又购得2幅董其昌的作品。在董其昌的书法作品中,青山杉雨感受到了内容和形式的一种超乎寻常的统一美。而这种“美”正是自己多少年来孜孜追求的理想。

  在青山杉雨的藏品中,吴昌硕的作品是其很有代表性的一系。吴昌硕临写过很多次《石鼓文》。一般来说,竖横排列得非常整齐,此类作品在日本很受欢迎。青山杉雨藏有的《临石鼓文轴》,横行并没有排得很整齐,但是整体却显示出一种统一和谐感,就作品的形式特征和内涵而言,这可以说是吴昌硕的一件精品。吴昌硕曾提到,由于日本人非常喜欢浓艳的作品,所以也曾特意用浓艳的色彩创作了一些作品。因青山杉雨对吴昌硕有一个整体的、非常系统性的理解,藏有吴昌硕晚年的一幅《墨梅图轴》,作品完全没有用浓艳的颜色,是单纯的水墨画。此画的精彩之处在于,这是吴昌硕在生日时为自己而作的,可以说是精品力作。青山杉雨的藏品目录显示,他一生收藏吴昌硕的作品有:画轴46件,绘画长卷2件,册页1件,扇面9件,书法立轴13件,书法扇面5件,书简5册,明信片1册,诗稿2部,《沈氏研林》里所记载砚台7方。

  因为有了丰富的收藏,青山杉雨对中国书画的研究可以说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他亲自创办和担任主编的《书道坐标》,在日本书法界有着深远的影响。其内容除了对中国古典艺术和日本古典艺术等进行介绍研究之外,曾多次出版专辑,对吴昌硕超凡的艺术造诣作了详尽地研究和介绍。青山杉雨在说明里饱含深情地写道:吴昌硕是晚清最后的巨星,于诗书画印等显示出来的天分是令人吃惊的。正是由于青山杉雨的极力推荐和介绍,吴昌硕在上世纪50年代,受到了日本书法界的欢迎和关注。

  该读的书青山杉雨都读了,日本的和中国的。该练的书法青山杉雨都练了,从日本古代到明治时期的大师们。为了追根寻源,青山杉雨又研习了中国书法史上的大部分代表作。为了真实地感受大师们的笔墨技法,青山杉雨陆续收藏了千余件中国历代书画精品,其质量之高,数量之多是私人藏家中少有的。为了在当时的日本书法界寻找到自己的定位,青山杉雨转益多师也作过多次尝试。充实了自己的底蕴,传统书法已写到法无定法的境界,青山杉雨要走出书斋,走到书坛中央,要写出震烁书法史的作品了。

  基于共同的理念,青山杉雨与书僧丰道春海接近了。1958年,日本书道泰斗丰道春海先生率领日本访中书道代表团辗转香港、罗湖,复乘火车到达北京。中方给予高规格接待并邀请年届81岁的丰道春海先生在故宫博物院的奉先殿挥写“和平友好”巨幅书法。在那次重大隆重的笔会上,在执如椽之笔的丰道春海老人身后,为其端墨盘者正是人到中年的青山杉雨,那是他第一次来到“书法的故乡”。故宫内挂满了明清名家字画,曲阜的孔庙历代碑碣林立,而西安碑林就是一座中国书法博物馆……无论走到哪儿,中国书法的浓厚氛围令青山杉雨印象深刻。他对于中国的热爱一发而不可收,每隔一两年必来中国一次,且所爱已不限于书画,而扩展至历史、文物、山水、民风民情等等。他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写了本《江南游——中国文人风土记》。

  20世纪的日本书法界在二战以后迅猛发展,更涌现出了丰道春海、铃木翠轩等巨匠,打造出了种种流派,将现代日本书法改造成相对独立于中国传统书法的新的体系——“日本流”。而这其中,青山杉雨起着重要作用,尤其是20世纪的后20余年中,他是跨越各种流派,融合各种思想观念的最高指导者,地位之高,组织能力之强,超出我们对一个书家的想象。

  欣赏青山杉雨那独具艺术魅力的书法时,论者不难看出它的内在本质所具有的中国书法的传统精神。尤其是他的行草书,可以看到米芾、张雨、董其昌、傅山和胡震等的气息。虽然在作品中找不到某人的特定笔法,却能感受到它的融会贯通。受现代西方文化影响,青山杉雨将钟鼎文与现代抽象艺术相融合而产生的金文作品,却又让人联想到篆刻艺术的延伸。其代表作《万方鲜》,就曾有人试图以之入印。青山杉雨说过,其师西川宁先生教导他书法是艺术,更是文化。故书法家不仅要会写字,更要做个文人,而这种传统是书法这门艺术的深厚根基。

  青山杉雨不仅自己学习和吸取中国文化的养分,而且还将自己的资料和成果公诸于同好。他创立了近代书道研究所,并于1956年7月起,编辑出版《书道座标》月刊,以介绍历代书法名作及新出土或发掘的资料。他在创作之余,还撰写出版了《书的实相——中国书道史话》、《吴昌硕的画和赞》、《明清书道图说》、《文字性灵》以及自己的作品集。

  青山杉雨是20世纪日本书法界享有崇高声誉的杰出书法家和领袖人物。他在1961年就担任谦慎书道会首任理事长,1969就任“日展”理事。1983年读卖书法会创立,任总务,历任评审、企划委员。1983年被选任为日本艺术院会员。1986年任日本书道教育会议副会长等。他创作的书法作品多次获得日本艺坛各重要奖项,同时他任教大东文化大学,并撰有《文字性灵》、《明清书道图说》、《书之真相》、《为书法写的书》、《吴昌硕的书与跋》、《苏东坡谈余》等著作。

  1992年,日本政府向青山杉雨授予最高级别的文化勋章,以褒奖他为书法艺术所作的卓越贡献。他的一生与中国文化结下不解之缘。

  

责任编辑:张晓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