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当代名家

岳祥书

2017-09-13 13:55: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岳祥书(1913—1979) ,男,汉族, 曾用名岳瑞麟、岳翔舒,号木鱼子、松风斋主,别署洗我轩、槐荫画室、泉韵轩。画家。河南开封人。1931年由河南开封到山东,在山东临沂省立第三乡村师范学校任美术教员。1933年在济南开办祥书美术馆 (后改明湖画社) 。1956年列席参加政协山东省第二届全体会议,同年入济南市美术创作研究会国画组。1959年参加布置人民大会堂山东厅绘画工作。1961年在泰安岱庙修复壁画。1962年参加山东省美协在青岛召开的山东画派研究会。毕生从事美术工作,尤擅中国山水画、花鸟画。花鸟学林良、品纪、华诸家,山水取马远、夏圭、唐寅画法,尤崇石涛。作品曾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及在报刊山发表。其作品《群鸭捕蝻》入选第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山中急雨》《腊梅仙鹤》 《秋鸡菊花》 等收入《山东国画选集》。另有作品为山东省博物馆、山东省美术馆收藏。1934年,曾出版《祥书墨妙》(潘天寿题跋)和《木鱼子画集》等画册。生前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会员。

 

  岳祥书先生出生于古都开封的一个书香门第,从小受传统文化熏陶,爱好书画。后家道中落,辍学在家。失学后,为承担赡养家庭的责任,他便自学人像画。既没有名师指点,也没有系统学习,凭着个人的天资,仅仅两个月后,14岁的岳祥书即无师自通,挂牌营业。勤奋好学的他,人赠别号“大梁稚子”。后受聘于冯玉祥省府做美工,以宣传画推动这位爱国主义将领“破除迷信,解放妇女”之主张,他的写实功夫深得冯将军赏识。

  清末民初,尤其是五四运动以来,西画与中国画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伴随着文化上反封建的革命运动,“美术革命”的思想成为当时美术青年艺术追求的自觉。在一些受西方“科学、民主”思想影响的政治家、学者与艺术家的倡导下,西洋写实绘画备受尊崇。与之相对的是:中国传统绘画被新派人士不屑一顾。潘天寿在他的《域外绘画流入中土考略》中曾对此现象产生的原因有过一个较为全面、深刻的描述:“一为欧西绘画,近三五十年,极力挥发线条与色彩之单纯美等,大倾向于东方唯心之趣味;二为维新潮流之激动,非外来之新学术,似无研究之价值;三为中土绘画,经三四千年历代天才者与学者之研究,其挥发已至最高点,不易开辟远大之新前程,殊有迎送外来新要素之必要;四为欧西绘画,其用具与表现方法等有特殊点,另为一道,而有试验之意义。缘此中土青年,有直接彻底追求欧西绘画之倾向。”

  正是在这样的时代大环境中,岳祥书先生深受中西两种文化影响,既有国学渊源和书法功底,又勤于钻研西画的基本功和写实技巧,个人的艺术风格初现端倪。

  1933年,年仅20岁的岳祥书在山东临沂县立师范讲习所教美术,并兼任省立第三乡村师范学校美术教员。他甘于寂寞,苦心钻研,在绘事上颇有心得体会,授课之余创作了很多作品,汇编成册,出版了一本为教学用的课徒画稿——《木鱼子画集》。这些画稿虽还不太成熟,却已显示出他杰出的艺术才能和绘画天赋。是年秋冬,他辞去教员之职回到济南,开办“济南祥书美术馆”,专事绘画。此时他结识书画界名流李苦禅、俞剑华、金棻(fēn)、关友声诸先生,彼此常切磋画艺,技巧与视野大为开阔。1934年,济南爱美美术专科学校校长兼董事长、原国民政府教育部门官员周爱周盛情邀请岳祥书任该校美术教员,两人结为好友。在周爱周的推荐下,值海派著名书画家被邀来济南参加爱美专科学校开学典礼之际,岳祥书结识潘天寿、汪亚尘、王济远、诸闻韵等人。他们对岳祥书的绘画作品颇为欣赏,潘天寿先生尤为夸奖,力主出版新画册。1935年,由名扬江浙沪的花鸟画大家潘天寿题签的作品集《祥书墨妙》出版,各名家欣然题辞以贺。岳祥书山水受石涛作品启发,花鸟得益于青藤(徐渭)、白阳(陈淳)和吴昌硕等人的影响,笔墨各有来处,又有独特视角和个人创造,展现出他的天赋和非凡的理解力,可谓少年早慧,大器先成。

  他的这一段生活与艺术经历还告诉我们,身处北方的岳祥书心胸开阔,取法众长,他不固守北派国画传统,乐于吸收南方画派营养,这大概就是在他的国画创作中有海派和岭南画派影响的原因吧!

  岳祥书以花鸟画成名,但却不仅精于花鸟绘画。他于山水、人物画也多有涉猎,讲究兼容众家之长,吐纳笔墨气韵,形神兼备。收在画集中的作品《石涛语意》(作于1933年),取法马远、夏圭、唐寅,秉承石涛精神,用墨注重气氛渲染,用笔讲究奔放快捷,画面清雅秀逸、生意盎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于西画亦造诣颇深,其以泰岱、历下名胜写生入画的水粉、水彩之作,显示出他对西方写实艺术的理解,让我们感受到他过人的艺术天赋。作于1959年的《泰山碧霞祠写生》,堪称其水彩作品中的杰作。画面颇有章法,构图、色调、造型、空间都几近无懈可击。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善于融通各家各派,广泛吸收各方面营养。作为一名富有天赋的艺术家,各种技法在他胸中经过自我点化,熔冶于一炉,在随手挥洒间,笔笔都是出自机杼。看他的水彩作品,安静,透明,用笔率性、轻松,色彩柔和,色调统一,树梢的线条灵活又稳健,看得出他的笔墨修养,但丝毫没有中国画中树法程式化的痕迹。同样,他在写意山水画中,不满足于简单的赭石、花青的渲染,而是巧妙地吸收了西画色彩的因素,使画面变得更为丰富。但是他的用线用墨又非常讲究,用纯粹的笔墨功夫表达了山水的意境。创作于1956年的《湖滨晴晓鸭捕蝻》,以写实手法表现微山湖畔鸭群捕虫的生动画面,嬉戏的鸭子姿态各异,角度多样,体现了画家敏锐的观察力和很强的结构写生能力。他在重视捕捉形的同时,运用笔墨的抑扬顿挫、轻重缓急,使笔下鸭子的神情、动态跃然纸上。当时的中国画坛,不少人在试图走中西结合的路子,但是成功的并不多,往往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东方传统的元素拿到西方绘画里面,或者西方的元素放在东方传统绘画里面,二者不能融合,格格不入,不伦不类。而岳祥书先生却做到了东西方文化的有机结合,把写实技法熟练地运用在中国画的探索与发展的道路上,他走在了前面。

  岳祥书的艺术如果在良好的环境下发展下去,完全有望成大气候,然而,他却生不逢时。当他正处在事业发展的最佳时期,济南被日寇占领。这时,他不得不靠卖手工卷烟维持生活,无力于艺术上继续发展。新中国成立以后,他也只是在山东省工业展览馆画宣传画,没有获得应有的专业待遇。加之当时推行艺术为政治服务的文艺路线,强调表现重大主题和革命题材,作为山水、花鸟画家的岳祥书不免遭受冷落,在创作上无所适从。

  所幸的是,岳祥书先生的多方面才能使他具有一种很强的社会适应能力,而锲而不舍的求艺决心及探索精神,使他在顺境和逆境中均能扫除外部种种干扰,回归内心的宁静与镇定,坚守自己,走自己寻找到的艺术道路。1957年,岳祥书在济南设槐荫画室,开办实用美术学习班,传道授业,桃李满门。他说:“学画首先要解放思想,先横涂竖抹大胆了再说。不要死学一家,要广览博取。我不喜欢跟我学画的人画的都像我。学我不像我而又超过我,这才是我的好学生……有人问,谁是我的老师,我说,所有画画的人都是我的老师。因为我谁都学,但我的画谁都不像。”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一直坚持写生,画他酷爱的景色与事物,歌颂祖国壮丽山河和新中国的新气象,并积极参加各项艺术活动,为山东的美术事业做出了贡献。

  好景不长,“文革”风暴给他带来厄运。在“文革”中他被扣上莫须有的“现行反革命分子”罪名,被批斗、抄家,身体与精神受到严重摧残,被解雇回家,失去工作和经济收入,直到1979年才获得平反。

  20世纪70年代以后,岳祥书先生的画又回归到传统的格局之中,并开始显示出成熟的风格面貌。面对一个就在眼前的开放时代,即将迎来晚年辉煌的时候,历经磨难、尚不到古稀之年的岳祥书先生却带着遗憾溘然辞世。

  艺术天才是任何力量抑制不住、磨灭不掉的。面对岳祥书遗留下来的大量杰作,我们不禁有如此感叹。感叹之余,我们同时又自然会有这样的设想:如果这位才智过人、绘画面貌有大家风范的岳祥书先生能够一生平安,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前行,那又该是何等景象!

责任编辑:张晓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