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书画资讯

价值发现·与古人谈——陈宏年水墨作品展开展

2016-06-21 09:26:00  作者:  来源:

陈宏年生活照

    “价值发现·与古人谈—陈宏年水墨作品展”将于6月25日上午10点18分在荣宝斋济南分店隆重开幕。

  陈宏年,1955年生4月11日出生于北京的一个绘画世家。现任教于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设计系。祖父陈林斋,原系北京故宫博物院一级画师,从事历代古字画的临摹复制及鉴定工作。陈宏年长年从事中国书法、篆刻及山水画的创作教学与研究。1993年在中国美术馆画廊举办个人作品展;作品在全国重要美术刊物上多有发表。并于2009年10月参加在德国举办的多人联展。2007年中国传媒大学为其出版个人书画集《推陈集》。陈宏年其作品设色精雅通灵,层次浑然微妙,画面质感莹泽如玉,有着清晰的艺术观念及文化立场。

  此次展览由北京壹美四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荣宝斋(济南)有限公司主办,由荣宝斋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荣宝斋在线承办。本次展览将集中展示陈宏年近年来的山水、人物、书法创作作品100余幅,展期至2016年7月9日。

行人更在春山外

林寂皆入眠

山居兮清寂

 

  附艺术评论:

  做饭与画画儿

  做饭与画画儿,有关系么?

  看起来,一个大俗,一个大雅,好像离得有点儿远。但有人却偏偏两者兼好,上瘾得不分伯仲。比如陈宏年。

  说起画画儿,陈宏年是世家子弟,科班出身。爷爷陈林斋是老北京有名的画师,木板水印《韩熙载夜宴图》四千多块版的复制勾描就出自他老人家之手。打小扒着玻璃窗看爷爷作画,陈宏年算是在笔墨堆儿里长大的,画瘾可谓耳濡目染。

  说起做饭,认识陈宏年的人几乎无人不流口水。这活儿虽然没有家学渊源,纯属自学成才,但这水准也还真不是吹的。最令人喜闻乐见的是,陈宏年恰恰还喜欢请人来吃,你吃的意犹未尽,他做得也得意洋洋。

  说起来,画画儿和做饭好像都有点麻烦。选画纸、挑好笔、择颜色,统统马虎不得。至于线条弯折有度、墨迹浓淡相宜、构图雅致脱俗,最是伤人脑筋。笔墨纸砚的摆弄半天,也就单单出那么一张作品,有时候甚至十天半个月也画不完一张,回头还要洗笔洗盘的收拾。做饭呢?选食材、挑油盐、择锅碗,火候早晚、口味咸淡、卖相好坏,都是实在功夫。锅碗瓢盆的折腾,也就风卷残云地吃上半个小时,完了之后还要好一番收拾。

  这年头,凡事儿讲求个“快”,时间就是金钱。因此上,肯老老实实画画儿的人,不多。肯认认真真做饭的人,也少。

  做饭和画画儿有乐趣么?也有。关键是,您得有这个闲心。若是肩负着炒一大锅菜喂饱一个生产队的重任,再高妙的厨师也恨不得手持大铁铲,撒盐如泼水。或者工作忙到只给你十分钟的泡面之间,还得边看文件边吃,那也说不上厨艺什么事儿。再如马上要去参加某个“厨师大赛”,必须三个月内打通任督二脉,不然饭碗不保,到了这个当儿,那做饭的人一定也跟高考的学生一般,别说享受,不骂人就不错了。

  还好,陈宏年恰恰有这个闲心。天津美院毕业后,他没有选择以画为业,却在大学里欣然自得地当起了“教书先生”,倒也逍逍遥遥,乐乐呵呵。不过世界上的事情,外境是一方面,心境又是一回事。有人乐观,有人悲观,有人忙里偷闲,有人闲里赶忙。同样的处境,有人焦头烂额、真如热锅上的蚂蚁,有人闲庭信步、相信青山不碍白云飞。

  外因也好,内因也罢,总之在陈宏年这儿,做饭和画画儿难得真真都是个乐趣。笔墨纸砚、锅碗瓢盆,拿起了就放不下,三天两头的还犯瘾。只是他请人吃饭热心,拿画公开却“磨唧”。画了几十年,好容易被朋友劝动出了本画册,还要在前言用馒头打了半天的比方,说什么“火候未到,机会使然”。

  究竟画的怎么样?这不,一位厨艺高手小火慢炖精心烹制出来的画儿,您品品?

责任编辑: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