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书画资讯

老上海的名医书法有多好?看这400多张处方笺

2017-10-10 11:01: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近日,一批近现代上海中医名家的处方、书画作品及历史文献在上海周虎臣曹素功笔墨博物馆展出。

  《近现代上海中医名家处方书画文献展》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展题,仅听展名似乎有些跨行越界,其实不然。在过去的千百历史中,医师一直是笔墨庄的重要主顾,他们诊病把脉、开方写笺都要使用毛笔。尤其像周虎臣生产的狼毫水笔更是大夫郎中所喜常用之笔。笔墨博物馆筹建时就有热心人捐赠老上海银行职员、钱庄掌柜、诊所大夫、药铺坐堂医师用过的笔墨作为展品。

   

  陈莲舫处方 

    中医方笺是医家为病人服务留下的书证实物。行医知药者自然能从中学到名医细心诊断、探究病因、拟方遣药、辩证施治的方法。那探赜索隐的案语、君臣佐使的药方,无异是珍贵的医家档案。这些前辈名家留下的方笺,其中定有不少验方、秘方,值得探宝。而作为书法爱好者来说,方笺和信札一样,是最能体现书者风貌和书法风格的“原生态”作品,近来年倍受专业研究和文博收藏者的青睐。老一辈医者都记得,当年入门学医时,老师都曾教导“打好国学基础才能学好国医。欲学医,先习字,后读书,不容稍怠。”“字是一张方子的门面,是一个医生学识才华的外露,亦是医疗效果的保障,很多病家延医之先,常常先借你的处方一看,以度学问深浅,医道高低。字写得不好,业务少还是小事,字写得不规范,配药师傅错配,贻误人命,危害极大。”许多名医都把书法学习定为必修课。

   

  韩半池处方 

 

   

  赖元福处方 

 

   

  石筱山处方 

   

  王仲奇处方 

    展出由笔墨博物馆主办,上海市金山区博物馆、上海市松江区博物馆协办。展品由蒋炳昌先生提供,他在职时一直从医,退休后协助从事文博研究工作。展期自8月18日至9月24日。展出方笺多达400多张,有的装裱集册,有的散页单藏。其中有范文虎、何鸿舫、谢利恒、丁甘仁、恽铁樵、王仲奇、顾筱岩、徐小圃、秦伯未、程门雪、严苍山、陈道隆、陈无咎等,均是近现代沪地闻名遐迩的名医,他们的方笺,书法皆臻上境。2013年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名医方笺墨宝赏析》他们大多被选入刊。最近被国家有关部门授予“国医大师”称号的朱南孙,三代名医,九十六岁还在为人治病,人称“送子观音”。她父亲朱小南的方笺这次也在展,诊治用的红色方笺,似给病人送来康复的喜讯,别具蕴涵。

   

  殷受田处方 

   

  陈祖栋(左)傅晋康(右)处方 

   

  顾筱岩处方 

   

  范文虎四条屏 

   

  朱南孙的红色方笺 

   

  马文植为慈禧皇太后诊病脉案的抄印本 

   

  何鸿舫四条屏 

 而各种方笺、对联、印章,又都融溢着深厚的医药文化。陪伴方笺展出的还有近十枚处方用印,均是清末民初之实物。一本马文植为慈禧皇太后诊病脉案的抄印本,更难得一见。

 自古以来,杏林名医都是饱学之士、博才多艺。近现代海上医派更“发皇古义,融会新知”,书坛篆界兼有美名。

   

  何长治八言联 

  何长治(鸿舫)是晚清海上儒医。善书法,书颜体,字体秀逸苍劲;间画墨梅,世不易得。他的处方墨迹为艺术珍品,病家、医家、书法爱好者珍若拱壁。这次展出他的行书四条屏、一副对联,风格雍容壮伟、气势雄强。还有两纸信函也令人瞩目。

   

  陈存仁撰谢利恒写“医家座右铭” 

 

   

  张叔通山水画 

   

  张叔通书法 

    被梁启超视为清末词坛“第一把交椅”的郑文焯(大鹤),深通医道,著有《医诂》一书、《千金方辑古经方疏证》八卷、《妇人婴儿方义》两卷,这次展出他的书轴“莺啼叙”,词藻华丽、书迹韵秀,才华横溢。

   

  程门雪处方 

    程门雪,中医学家,1956年 “上海中医学院”创建时首任院长。除精通医学致力医业,更酷爱书法,著有《种书庐论书随笔》、《晚学轩吟稿》,《程门雪诗书画集》等。他收集多种字帖,并有独到的评述。

    书法家白蕉,其父何宪纯是金山名医,也许因未能遂父之愿承继祖业,他心存内疚,在为父誊写“急救秘方“时,一改往日行草之潇洒豪放,以特别工整的楷书抄录,毕恭毕敬,显得格外认真和虔诚。而邓散木写给何宪纯的一幅《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绝对是难得的精品。

  谢利恒,上海中医专门学校首任校长。近现代江南名医绝大多数都由该校培养。1945年,其弟子名医陈存仁仿“朱子家训”撰“医座右铭”,医界同仁一时求者极众。陈氏不善恭楷,逐请其师谢利恒和同门秦伯未、张赞臣书写。这次谢老书迹影印得以展出,供众瞻覩。痕迹

  著名书法家张叔通,清末秀才,曾任浦东中学校医,以毛主席诗词为题的两幅书画是其晚年之作,技精艺臻。

   

 

   殳书铭,出生中医世家。幼喜书画篆刻,早年从黄葆戉学艺,三十年代名噪沪上。建国后回濮院坐堂行医,兼以书法篆刻自娱。这次展示的数幅金石文书法作品,令人叹为观止。

  去年谢世的百岁书法名家周愚山,一生行医为业。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书法比赛摘桂夺冠,他的《百体半刊》,被于右任誉为“四体碑范”。这次展出他的成扇作品,不仅有古篆书法,还有难得一见的山水诗画。

   

  旧时报纸上的《长寿》副刊,于右任题写“长寿”刊名。 

   

  1940年代的医师考试及格证书 

   

  1950年代的药号工商登记证 

   

  1950年代的中医进修班结业证书 

   

  《国医导报》书影 

   

  1920年代的《中医杂志》 

    此次同时展出的还有上世纪初、中期的各种医学书籍、期刊、报章、讲义、证书、文凭、仿帖等文献,记录着海上医界的百年沧桑和风云。

      

 

   

   

   

  上海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的部分处方 

  中国传统的笔墨文化和中医学文化,同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都以浓厚的国学为底蕴,积淀了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智慧与文明。尤其是上海开埠后,中西方文化首先在这里发生激烈的碰撞,在这百余年中,他们一起承受春雨风霜,经历盛衰兴废,最后他们以扎根民众的社会根基,传统文化的顽强生命力,坚持了下来,并不断传承发展。旨在通过此展,共同为继承中华古老文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携手共进。

责任编辑:张晓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