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书画资讯

《巨匠之门》:前沿名家----孔维克

2019-07-30 13:13: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孔维克: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统促会理事、民革中央委员、民革山东省委副主委、世界孔子后裔联谊会副会长。中国美协理事、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大学文化艺术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民革中央画院院长、山东省中国画学会会长、山东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二级岗)、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他擅长中国人物画的创作和研究,工笔写意皆能。特别注重将传统文化的底蕴融入其中国画创作中,并探索笔墨语言的现代转型。代表作有《公车上书》(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签约作品),《孙中山先生在青岛》(山东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签约作品),《杏坛讲学》(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奖),《心学宗师王阳明》(中华文明美术创作工程签约作品),《孔子与四配》( 第四届杭州中国画双年展签约作品 ),《抗战老兵》(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 70 周年全国美展入选作品),《坦克新兵写生》(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 80 周年全军美展作品)。


日本遣唐使(组画六幅)600cm×300cm2018年(一带一路世界美术创作工程签约作品)


组画之一:《天皇选派》


组画之二:《惊涛险途》


组画之三:《大唐参访》


组画之四: 《千古佳话》


组画之五:《奉还节刀》


组画之六:《国风大化》


孔维克:东渡扶桑探寻遣唐使之旅

  由文化部主办、国家画院承办的“一带一路一一世界美术创作工程”中的《日本遣唐使》主题,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篇章。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画院院长、山东画院院长孔维克先生,接受了这个题材的创作任务。

  为了创作好”遣唐使”组画,孔维克查阅了大量文字资料,并多次与日本的同行、挚友乔丙俊先生交流,乔先生提供了一批参考资料,为小草图的创作予以了重要支持。

  《日本遣唐使》组画小草图评审通过后,将进入正稿创作阶段,制作大稿需进一步对这一事件进行详细考察,以增进对遣唐使的全面了解,升华画面的艺术表现,丰富画面的效果,加强艺术感染力。为此,他联系日本孔子世界联合会,日中友好协会等团体,由孔子世界株式会社负责接洽安排了这次赴日采访、考察之旅。

  孔维克院长于2018年5月22日至26日赴日本实地考察。由乔丙俊及吕旭东先生、李世贤女士等陪同,在东京,京都、奈良等地考察、访问、观摩并进行写生活动。在东京考察北斋美术馆的浮世绘,悉心领会北斋浮世绘的的奥妙,江户时代的历史云烟,在奈良观摩《平城宫今夕》《遣唐使阿倍仲麻吕》等影像资料,了解那远去的大唐留学生的足迹,和一个个动人事件背后的故事,谒拜至今完好保存的唐招提寺,领略鉴真大师那震撼魂灵的虔诚佛心,及盛唐时期的建筑风格。在京都走在了千年古巷中,恍若置身于唐代的洛阳城中,在磨肩比踵的人群里,深为感叹:是岁月的打磨,使历史的风韵在今天焕发出别样风采,是时光的筛选,在异国他乡为我们留下了唐王朝的珍贵背影。

  擅长画速写的画家孔维克,在行内颇有口碑,这次他在紧张的考察途中,还挤时间画了四张写生,记下了他在匆忙步履中的鲜活内心感受。

  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繁体汉字,夹杂在日文的平、片假名中,使我们对表达的大体意思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这是在欧美及亚洲其他国家十甚至朝韩所没有的文化亲近感。

  尤其令这一行增添厚重色彩的是,在吕府的几个夜晚的品茗把盏中,孔维克与旅日华侨朋友乔丙俊、吕旭东先生漫谈中国文化与日本文化的渊源,及在递进中交互影响的关系,从大唐260年中

  十九批遣唐使往返中日的学习践行,推进了日本国体的变革及文明进程,到明治维新后清末民初大批中华精英,到日本学习掀开了中国近代史的崭新篇章,直至中华民族的复兴之梦,都使我们能感触到历史风云的变幻,感慨世事迥转的沧桑。

  孔维克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公车上书》的创作中,五年笔耕、沉入清史、 呕心沥血,捧出撼人心魄的巨作,相信他这一次全身心的投入,也会给我们以新的惊喜。

  孔维克:西行长安考察大唐遗韵寻遣唐使遗迹

  为创作由文化部主办、国家画院承办的“一带一路——世界美术创作工程”中的《日本遣唐使》组画(六幅),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画院院长、山东画院院长孔维克,在赴日本进行详细考察后,又于6月11日赴西安探寻古长安遗迹,以增进对遣唐使的全面了解,升华画面的艺术表现,提升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在陕西省博物馆。正展出珍宝陈列、陕西古文明陈列、汉唐盛世文化陈列、茜茜公主与匈牙利交流展等。孔维克重点看了汉唐历史文化陈列。汉代是我们这个民族性格形成的青年期,马踏匈奴、裹尸楼兰是何等的气概,大唐的兴盛是文化、军事、政治、经济全面的繁盛,衰落则是朝乱政腐、安史兵变等内忧外患的矛盾结集。大唐的辉煌、大汉的壮威都曾在这座古都演绎着历史的风云,如今汉族的标识、唐人的称谓,几乎成为了华夏民族的指代。日本派“遣唐使”来大唐,也正是因为唐代强盛。

  在大雁塔。此塔又名“慈恩寺塔”。唐永徽三年(652年), 玄奘为保存由天竺经丝绸之路带回长安的经卷佛像,主持修建了这座塔。塔最初是五层,后加盖至九层,后来层数和高度又有数次变更,最后固定为今天所看到的七层塔身,通高64.517米,大雁塔作为现存最早、规模最大的唐代四方楼阁式砖塔,是佛塔这种古印度佛寺的建筑形式随佛教传入中原地区,并融入华夏文化的典型物证。现在塔的前面扩建为一个休闲广场并塑有玄奘的立像,南来北往的各路游客、中外佳宾,在此合影、自拍,购物、游玩。夕阳中的唐僧塑像,翘首远望,似乎永远矢志不移于远方,探求着佛经和人道中的真谛,俯视人间,看那无尽的循环往复的轮回。

  在大唐西市。据考证,当年的长安都城设“东市”、“西市”两大贸易市场,市民和中外友人买中国货就到东市,如想买洋货就到西市。这也是我们“买东西”、“什么东西”,这个“东西”俗语的由来。“大唐西市”项目是在西安市政府“皇城复兴计划”的推动下,形成的一个以商业为主线,以丝路风情和文化为特色的综合性商业地产项目。占地约500亩,总投资80多亿元人民币,是全国唯一在原址上重建的项目。唐代风格的建筑群再现了大唐昔日的繁华盛景。在中心广场,还复制了一艘“遣唐使船”,当然,除文化的标识作用外也增加了商业用途。


  在芙蓉园。芙蓉园是在原唐代芙蓉园遗址以北建立的西北地区最大的文化主题公园,占地1000亩,其中水面300亩,也是中国第一个全方位展示盛唐风貌的大型皇家园林式文化主题公园。园内包括紫云楼、仕女馆、御宴宫、芳林苑、凤鸣九天剧院、杏园、陆羽茶社、唐市、曲江流饮等众多景点。园林前绵延数里的大街的一侧立了不少大唐名人雕塑,可看到李白、杜甫、白居易、韩愈等文化泰斗的身姿。一直伸展到街心公园,可看到一座大型群雕,达到视觉冲击力的顶峰,在层层叠叠的乐舞队簇拥的台上,又是一层议政谈事的文武百官,最顶端的是高高在上的李世民,叉腰挺胸俯视着他的大唐帝国以及他所开创的贞观盛世、万国来朝。

  在青龙寺。千年前的遣唐史随行僧空海法师,就是在这里拜会果阿阇黎大师修禅,学习《密教流布长利众生》等大法,他携二百一十六部四百六十卷经书回国,后在日本高野山金刚峰寺创立了真言宗,并撰写了《秘密曼佗罗十住心论》等一系列的著作,除佛法外,还吸收中国文学、艺术、书法、绘画、建筑等,均有建树,成为日本真言宗开祖弘法大师,亦是日本影响巨大的佛教思想家。在空海圆寂1150年时,中日佛教界举办盛大纪念活动,青龙寺重新修葺,设“空海、惠果纪念堂”,并立“空海真言宻教八祖诞生像”,成为中日佛教史上的一段佳话。


孔维克考察日本浮士绘展现的日本画风,及绘图中江户时代留下的风情。孔维克一行与乔丙俊等在葛饰北斋美术馆。

  当天晚上,孔维克拜访了中国美协原副主席、山东画院顾问、西安美院教授刘文西先生。刘文西先生大病初愈,不能久坐,但精神矍铄、思维清晰。孔维克向先生汇报了此行的创作及考察项目后,先生在肯定孔维克的创作思路后,鼓励他今后要投入更大的精力搞创作,要画出一批传世的大创作来,相信他有这个能力。这使我们想起先生体弱多病且已85岁高龄,在前不久推出了巨幅百米长卷《心中有人民——黄土地的主人》,这是何等超人的毅力,真令后学钦佩。最后刘文西先生主动关心山东“推动形成齐鲁画派”的情况,孔维克汇报了去年一系列的工作和活动情况


在东京孔维克向乔丙俊展示草稿介绍《遣唐使组画》,作考察前的案头准备计划。

  后,对这项品牌打造工作,先生提了三条建议:一是要依靠省委省政府的领导,紧密配合省里的大政方针;二是多做活动、多出好作品,最终是作品说话;三是要培养年轻人,青年人是事业的未来。


孔维克在陕西省博物馆门前。

  之后,孔维克又去附近的尧都、临汾考察,在洪洞谒祖槐,在三代老槐及各姓氏的始祖牌位前肃然敬立,感受到渊源流长的祖训家风、血系文脉;在吉县观壶口,领略黄河那九龙腾空、一泻千里,永远奔腾着、奋斗着的民族精神。

  孔维克这次西行的遣唐使考察之旅,是文化寻根的探访之旅,也是用心灵触摸历史的文化之旅。


穿越一一看葛饰北斋作画(在实景再现馆)


  《日本遣唐使》组画六幅的跋文

  组画之一:天皇选派

  遣唐使是日本为学习中国文化派出的使者,从西元七世纪至九世纪末,持续约两个半世纪之久,通常一次一个团,称为遣唐使团。


天空树下——窗外的东京(圆珠笔2018)

  日本遣唐使承遣隋史旧制而兴。四世纪中叶,大和王朝基本统一了日本列岛。至圣德太子摄政,他励精图治、锐意改革,开始派遣隋史向中国学习,终因战乱而止。西元六二三年,遣隋留学僧惠齐、惠日等人滞留至大唐立国,看到其兴盛气象,建议天皇继续派使节到大唐学习,遂开绵延二百年的遣唐使之途。从西元六三〇年始,至八七四年止,共成功派遣使团十二批。使团规模有一百人至五百人不等,成员除舵师、水手外,有正使、副使、判官、录事、文书、译员,有一技之长的学者、医生、画师、乐师、工匠,还有主神、卜部、阴阳师、史生、译语,留学生、学问僧等。遣唐使多为出类拔萃的青年人,由天皇选派专设机构按一定标准选拔,返回国后要有所建树,普通使者待遇与领队副使同。遣唐使对推动日本社会的发展和促进中日友好做出了巨大贡献。这是中日交流的第一次浪潮。


鉴真遗韵——奈良唐招提寺(圆珠笔2018年)


  阅尽春秋——京都古巷中的老松(圆珠笔2018年)

  组画之二:惊涛险途

  从西元六三〇年舒明天皇派遣唐使第一次进入中国起,至西元八九四年宽平时代止的二百六十年间,日本共任命了十九次遣唐使。除因故未成行及其他名目的入唐使团外,历史学家普遍认为实际派出的遣唐使共计十二次。遣唐使分三路远赴大唐。最初由北路西行跨过渤海在山东半岛登陆,由陆路经洛阳抵达长安,此航线较安全,遇难船只少,耗时三十天左右;后因朝鲜的三国战争,新罗胜出,日本与其不睦而改取南岛路,即由九洲沿南方诸岛南下,向西北横跨中国东海在长江口登陆,转运河北上,路程也是三十馀天,是为中路;南路是由九州西边至列岛横渡东海,于苏州登陆,转运河北上,十天即可。但后两路,惊涛骇浪,时时有把船打翻或撕为两半的危险,故在航行中常祈祷佛祖观音、住吉大神甚至新罗神的保佑。遣唐使出行一般每批为两艘船,最多时达四艘。船长三十三米,宽九米,头尾高翘,共分三层,通体以红白为主色,蔚为壮观。


观音千手——京都清水寺外景(圆珠笔 2018年)


佛文化在东土化生一在千年佛前

  组画之三:大唐参访

  唐朝经济空前繁荣发达,成为东亚最强盛的帝国,政体、法律制度完备,文化兴盛,声名远播,对周边各国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同时,唐代好客而开放,以大国自居,欢迎“万国来朝”。


至今保存完好的唐招提寺位于奈良,是当年鉴真和尚主持兴建

  遣唐使初期每团一百至二百人,中期为五百人,有几次多达六百至八百人。唐朝有关州府接到使团抵达的报告后,即马上迎进馆舍安排食宿,同时飞报朝廷,派专差护送主要成员至长安。大唐政府接报后统筹安排并负担接待经费。遣唐使抵长安后,安排住进四方馆,酒肉慰劳。随后唐皇接见日本使臣、接纳贡物,下诏嘉奖,在内殿设宴并授爵赏赐。


孔维克与乔丙俊、吕旭东在下榻的吕府合影。夜晚凭窗可欣赏世界十大夜景之一的” 神户港之夜” 。

  遣唐使在中国一般逗留一年左右,可以在各地参观、访问、购物,充分领略唐朝的风土人情。遣唐使归国前,每有饯别仪式、设宴畅饮、赠送礼物、珍重惜别等环节,唐朝政府除优待使臣外,还给日本朝廷带回大量礼物,表现出泱泱大国的风度,最后由内臣使监相送至沿海,有时也派“送使”同往日本。


大唐西市,再现当年的“遣唐使”船

  组画之四:千古佳话

  遣唐使在长安和内地游学的一年多中,学习的内容有佛经、经史子集、诗歌、书法、绘画、音乐、舞蹈、围棋、相扑、马球等,全面学习唐朝方方面面的先进经验。

  学问僧在中国巡礼名山、求师问法,带回了大量佛经、佛像及佛教绘画、雕刻,对日本佛教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卓著者回国后开宗立派,兴开寺建庙之风。最澄、空海分别创立了日本的天台宗和真言宗,并且仿效唐朝开创了日本佛教在山岳建寺的风气。空海所著《文镜秘府论》《篆隶万象名义》,是研究中国和日本的文艺批评、文字学和历史的重要文献。在日本派遣唐使制度实施的二百多年间,先后有数千人入唐学习, 入唐留学生可考者有二十多人,而随遣唐使及商船入唐僧人见于文献者竟达九十多人。其中的著名人物有高向玄理、吉备真备、山上忆良、小野篁、菅原道真、阿倍仲麻吕(晁衡)等。遣唐使在大唐考察期间,也与当时名流结缘,留下一段段佳话,如阿倍仲麻吕与诗人李白、王维结下了深厚友谊,他归航受阻,留唐官至秘书监;橘逸势被唐人选为秀才,等等。入唐考察的医师、乐师、画师和各行各业的工匠各有所长,亦深受唐人的推崇。


在平城宫遗址公园,观看《遣唐使阿倍仲麻吕》影像片,并在摹拟遣唐使船前向吕旭东一行解读创作构思。


人与生灵一一大华岩寺(东大寺)前散养着上百只梅花鹿,与游人和睦相处成为一景

  组画之五:奉还节刀

  遣唐使安全回国后,立即奏报朝廷,进京后要举行盛大迎接仪式,使臣奉还节刀,表示使命完成,同时奉上唐朝转呈礼物。天皇设宴款待并为使臣赏赐褒奖、晋级加官安排重用,同时优恤死难者眷属。所有遣唐使要书面呈报在大唐学习期间的考察报告和对时局及社会发展的建议文案。


唐太宗与群臣似乎俯看着贞观大治、万国来朝

  唐朝随遣唐使同回日本的“送使”,由于航途艰险,往往居留下来,如沉惟岳、袁晋卿等,见于日本史书者有十馀人,都在日本朝廷供职,且政绩卓著。也有唐朝僧人随遣唐使赴日,最著名的是东渡传授戒律的鉴真大和尚。

  遣唐使、留学生、学问僧回国后,在各自领域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膳大丘归国后被任命为日本大学助教,对日本奈良时代儒学的发展贡献颇大;橘逸势回国后在书法方面成就突出;学问僧玄昉回国后献佛经五千馀卷,并仿唐龙兴寺建国分寺。可以说,日本的政治、文化等诸多领域,都受到了唐朝的影响。


樱花般的趋步轻盈,碧绿中的气爽风柔一一在灵山御本庙。

  组画之六:国风大化

  遣唐使的归来,让日本政府认识到了本国的全面落后,西元六四五年,日本孝德天皇全面仿效唐制,实行“大化改新”,引进了大唐的佛教、儒学、礼法、律条、历法、节令、习俗、服饰等,还引入了书法、绘画、雕塑、音乐、舞蹈、围棋等,经过改造融入日本的民族文化。值得大书一笔的是,学问僧空海还借用汉字偏旁创造了日本的假名文字,留学生吉备真备则利用汉字楷书偏旁创造了日文的片假名。遣唐使推进了日本的传统政体改革,确立了宪法,统一了臣民思想,建立了中央集权的政体,使日本跻身于先进国家之列。同时,移植的唐文化与本土文化相糅合,产生了具有日本民族特色的“国风文化”。


大雁塔及玄奘法师


徜徉在香客如织的人海中,领略盛唐遗迹的魅力

  遣唐使在当时航海技术欠发达、船只简陋的情况下,不畏险途,赴唐取经,学成归国后推动了日本的政体、经济、文化的变革。作为中日两国重大交往中的花絮,不仅有遣唐使留在中国为唐朝发展做出贡献,更有中国“送使”滞留日本为其政体国风大化奉献才智。遣唐使乃中日文化交流史上光辉灿烂的一页,既促进了中日两国的历史发展及贸易往来、友好交流,又使丝绸之路东延至日本。


在青龙寺祭拜空海与惠果法师


捕捉心灵的痕迹,留下动人的线条。在寄京都清水寺写生


北斋的《浮世绘》一一绘尽浮世铅华,留下千古咏叹

责任编辑:张晓芮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