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春秋

九州:中国地图里的暗藏天机

2018-09-18 09:44:00  作者:  来源:齐鲁网

  说起古代的中华大地,经常会提及它的一个别称,九州。 

  关于“九州”是哪九个州,历代划分有所不同,见于古籍的《周礼》《禹贡》《吕氏春秋》《尔雅》等就有多个版本。   

  这里不去细究九州的划分,但借用这个概念,将中国约略画成一个九宫格,就有了中国历史上的九大军事战略要地。 

  先将这个九宫格画出来,然后再一一加以解说。 

   

  关中、山西、河北、汉中、中原、山东、巴蜀、荆楚、江东 

   

  现在,具体来说说这九个地区的地形结构。 

  其间会多次提到山脉、河流、城市,如果对照地图,看起来会更加有趣一些。 

  评价一个地方是不是战略要地,主要就是两大要素:其一,山;其二,水。 

  也就是古人常说的山川之险。  

  山的作用毋庸置疑,在飞机发明之前,高山几乎就等于不可逾越。 

  那么在山脉之间的一些谷道,就成了连接两大区域间的唯一通道。 

  历史上又经常在这些谷道上修筑一些易守难攻的关隘,就成了兵家必争的咽喉要道。   

  河流同样具有防御作用,但不如山脉那样明显。 

  然而河流却同时具有另外两大功效:一,交通运输;二,农田灌溉。 

  一个光险要而没有经济实力的地域是缺乏战略价值的,因而山、水两要素,必不可少。 

  就这两条而论,中华大地上最为得天独厚的地方,莫过于秦国的故土——关中。 

   

  01、关中 

  在中国历史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关中都是绝对的天下第一重地。 

  这重地的中心,就是中国第一古都,长安。   

  长安周围,是渭河、泾河、洛河以及它们的支流所冲出来的一些平原,统称关中平原。 

  周族人的老家,秦国的老家,都在这附近。 

  因此这里也是中国开发最早的地区,沃野千里,人烟稠密。   

  这些河的许多支流,都从长安旁边流过,古有“八水绕长安”之说(泾、渭、灞、浐、丰、镐、潦、潏),简直就是天然的护城河。 

  秦与西汉年间,又不断在此地修建水渠,使得长安周边无论是交通还是防御,都极其发达。   

  这说的是关中的腹心之地。 

  下面再向外延伸,说说关中的四面边界。  

  关中最扎实的边界,当属南边的秦岭。 

  秦岭是相当险峻的一条山脉,海拔在2000米以上的就有好几座,以奇绝壮美著称的华山也是秦岭的一支(不过海拔只有 1000米左右)。 

  诸峰之中最重要的,是秦岭东段的崤山。 

  我们还记得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场歼灭战,先轸导演的崤山之战就发生在这里。 

  到战国初期,秦国就在崤山北麓上修建起了一座天下名关——函谷关。 

  

  函谷关  

  函谷关夹在崤山与黄河之间,旁边就是三门峡,与中条山隔河相望。 

  也就是说,无论从南边还是北边,除非大范围迂回,否则很难绕过这里。 

  它牢牢扼住了关中与中原的咽喉。 

  只要守住这里,中原势力很难进入关中。 

  战国时代,就有好多次多国部队攻打函谷关未遂的事情。 

  除了南边的秦岭之外,关中西边是陇山,北边也是群山环绕,只有东部边界的黄河算是稍稍容易过的地方了。 

  所以战国时期秦魏对河西之地展开激烈争夺,争的其实就是关中的门户。   

  另外,除却函谷关,关中东南有武关通向中原,西南有散关通向汉中,西北萧关则是长安出发的丝绸之路上的重地。 

  这四关史称“关中四塞”,差不多是进出关中最直接的四个直线出入口。 

  其余的路,走起来就不大方便了。 

  这一点我们后面还会提到。   

  关中就成了进可攻、退可守,安全而又富庶,这就难怪“得关中者王天下”了。 

   

  山西(西边和南边的黄河边界很明显,大家注意一下东边的太行边界) 

  02、山西 

  从关中向东,便是山西。 

  所谓“山西”,是说太行山脉以西,指的是黄河“几”字右下角的直角弯与太行山夹出来的一个长条地带。   

  这也算是一个被包起来的地方。 

  东面太行山脉极长,其间只有著名的太行八陉与东面的河北相通。 

  它西面和南面的黄河内岸还有吕梁山、中条山为屏障,北面便是中华与蒙古草原的重要分界线阴山山脉。 

  阴山以南,云中、雁门这等重要关隘把守着中国的北面门户。   

  整个山西地区,就像楔子一样插进关中与河北之间,是整个中国北方的枢纽地带。 

  战国时秦图大业,商鞅力主首先攻魏;楚汉相争韩信略定北方,也自山西始。 

  日后更有不计其数的大战在山西地带展开。  

  但山西内部的地形,就不像关中那么好。 

  虽然一条汾河贯穿南北,可其间大小山脉交错纵横,使得山西很容易分裂成小的政治集团,所以历史上经常由外部力量统一山西。 

  而山西一旦统一起来,由于它四面均易守难攻,就成了一个极佳的战略地带。 

   

  03、河北 

  从山西向东,来到河北。 

  河北,自是指黄河以北。 

  它南面是黄河,东、西、北三面又分别由渤海、太行山、燕山所包,据此亦可割据一方。   

  然而河北之地,没有关中八百里秦川的富庶,也不如汾河流域各平原丰饶,反而还饱受黄河改道的水患。 

  自古它都不是一个经济发达地区。   

  但有一点,河北民风彪悍。 

  燕赵多悲歌慷慨之士,自古闻名天下。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之后,河北更是中国骑兵的重要产地。 

  因此,凭借河北精兵,妥善运用,亦可与天下争雄。 

   

  04、山东 

  由河北向南跨过黄河,便是山东。 

  前面讲关中、山西、河北,都说了四面屏障。 

  可是对山东来说,没有。 

  它除了东面的渤海、黄海算是安全之外,其余三面,几乎无险可守。 

  整个山东地区一马平川,一打就穿。 

  战国时乐毅一口气吃掉整个齐国,然后田单又一口气将整个齐国吃回来,这种事情,也只有在山东地区才会出现。   

  但山东却又是兵家必争之地,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这里很富。   

  山东渔盐之利天下闻名,而且山东也是中国传统的工商业发达地区。 

  平原之上,粮食自然也相当充足。 

  此地便成了历史上重要的经济基地。   

  对于山东的战略地位,清代地理大家顾祖禹在他的名作《读史方舆纪要》中写道:”山东以自守则易弱以亡,以攻人则足以自强而集事。“堪称至理。 

   

  05、中原 

  山东向西,便是古代中国的中心地带,自古战事最为激烈的地区——中原。   

  逐鹿中原、问鼎中原……尽管没有什么割据势力是从中原起兵的,但任何有野心的人物,心里都装着一个中原之梦。   

  至于中原地区究竟是个什么概念,说起来却有些复杂。 

  我们只得将其再细分,划成四个小区域:三川、河内、南阳、淮上。 

  西北,为三川河谷。 

  所谓三川,指的是黄河、伊河、洛河冲积出来的小平原,中原重镇洛阳正位于其上。 

  三川地区除了北临黄河之外,三面环山。 

  山间亦有险关,西面是函谷,东面是成皋,南面是伊阙,北面是黄河南岸的重要渡口孟津。 

  这四处都是历史上的知名地带。 

  函谷自不必提;当年刘邦为了给韩信的战略包围赢得时间,顶住项羽的疯狂进攻,守的便是成皋;战国时秦国与魏、韩争夺伊阙,白起斩杀二十四万人,足见此地之重要;周武王”八百诸侯会孟津“,虽有传说成分,但也能说明孟津的地位。 

  三川河谷,可谓中原的重中之重。   

  西南,为南阳盆地。 

  此地地势虽说不上有多险要,但确实是兵家必争的枢纽之地。 

  它北面,是中原重地洛阳;西北面的武关是关中门户;南面的汉水、方城山又是荆楚的门户;另兼西接汉中、东临江淮,四通八达,不可不取。 

  历史上,围绕南阳盆地两大重镇宛城、襄阳,发生的战争故事数不胜数。   

  东南,为淮河上游地区。 

  此地最大的特点,河流众多,淮河、汝河、颍河、涡河、汴河等等,水运发达,堪称中原水系的命脉所在。 

  我们知道在古代,河运极其重要,走水路比走陆路便宜太多。 

  因而掌握这片地区,对于本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又加上南面靠着大别山,是中原少见的有所屏障之地。   

  东北,是太行山与黄河夹出的一个区域,是关中、山西、河北、中原之间的一个过渡地区。 

  汉代在此置河内郡,郡治在今河南沁阳地区。 

  在刘秀统一战争中,此地便被刘秀定为兵马、粮草的转运中心。 

  可见这里与中原其它地区一样,起着至关重要的枢纽作用。 

  以上讲到的五大战略要地,主要位于黄河流域,基本属于我们概念中的北方。 

  在历史进行到公元前后,中国北方的生产力水平,远胜南方。 

   

  整个中原: 

  西北洛阳附近为三川河谷 

  西南以襄阳、南阳(即宛城)为中心为南阳盆地 

  东南为淮河上游 

  东北黄河流域为河内 

   

  06、汉中 

  中原西边,为汉中。 

  汉中地区,是秦岭和巴山之间夹出来的一个长条地带。 

  秦岭隔开了汉中与关中,巴山则把汉中与巴蜀分在两侧。  

  汉中这个地方,在九大战略要地里面差不多是最小的。 

  单独占据汉中,很难成事,必须要向关中或者巴蜀挺进,才能把根据地建得更加厚实。 

  所以汉中的意义,主要在于与关中和巴蜀的联系。   

  汉中与关中隔着秦岭,其间只开了四条谷道曲折相通。 

  自西向东,分别是陈仓道、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  

  陈仓道自不必说,韩信暗度陈仓之策已是中国战史的经典,它的北口正是关中四塞之一的散关。 

  褒斜道并不出名,但却开发最早,当年司马错正是从此道进入汉中,进而拿下蜀地的。 

  傥骆道最为险峻,极少用兵,更加少为人知。 

  而子午道却由于《三国演义》的宣传而极其有名。 

  它实际上是公元5年才开发出来的,而且相比其它的谷道也有些绕远,当时不太受重视,所以魏延才觉得能起到奇袭的效果。 

  至于汉中与巴蜀间的巴山之中,谷道更少,只有两条。 

  其中直通成都的叫金牛道,由于路途最短,最直接,所以为兵家必争。 

  道上的剑门关也是古代名关之一,李白《蜀道难》中创造的名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就是说这儿的。 

  金牛道东边,还有条米仓道,就需要从巴中、阆中,绕到成都了。 

   

  07、巴蜀 

  下面我们就顺着这两条谷道穿过大巴山脉,来说说巴蜀之地。   

  就防御的角度而言,巴蜀比关中更加稳固。 

  其南面是云贵高原,西面是青藏高原,敌人根本不可能攻上。 

  仅有的两条通路,在北边和东边。  

  北边我们说过了,掐住剑门关,守住米仓道,便可保巴蜀腹心成都的安全。 

  而巴蜀的东面门户,在重庆。 

  重庆是全国有名的山城,因此从东面陆路进攻巴蜀,几乎不可能,只能走长江水路。 

  而巴蜀又位居长江上游,顺流而下易,逆流而上难,加之有三峡阻隔,可谓万无一失。   

  所以说,巴蜀之险,几不可破。 

  但这里有个问题,就是崇山峻岭太多,外面不容易进去,里面也不容易出来。 

  因此巴蜀最容易出现局部割据的势力。 

  然而,一旦巴蜀脱出局域,则变得极其重要。 

  与东面的荆楚相连,则占尽长江天险,足以与北方抗衡;与北面的关中、汉中相连,则可顺流而下,直取荆楚、中原。 

  加之成都平原也是一个巨大粮仓,使得巴蜀虽不是兵家必争(因为很难打下来),却是得之可安天下的重地。 

   

  08、荆楚 

  从巴蜀向东,跨过长江三峡,便是荆楚之地。 

  这是整个南方的枢纽地带。 

  与巴蜀相连,则顺江而下,江东岌岌可危;与江东相连,则据守三峡,足可困死巴蜀;又凭借长江、汉水之险,堪与北方对峙。 

  任何一个立足于南方的政权,如果不拿到荆楚,就不会任何前途。 

  因此,有人统计说《三国演义》一百二十回里有七十二回提到荆州,就是这个道理。   

  中国历史越往后发展,长江流域越发重要。 

   

  09、江东 

  我们再从荆楚顺江而下,便来到了我们九宫地域的最后一站——江东。   

  由于长江在安徽境内拐向东北,所以长江中下游的皖东南、江浙一带,历史上又称江东。此地是中国地图上水网最密集的一个地方。 

  因而北方铁骑要想从此地跨江南渡,几乎不可能,必须取道荆楚。 

  因而江东政权只要在西线防住荆楚,便足可割据一方。 

  若能拿下荆楚,便有望争雄天下。 

  春秋时期吴国可以置其余大国于不顾,盯着楚国打,就是这个道理。 

  只不过没想到侧背出了个越国,才骤然灭亡。 

  若吴越连成一体,则大事可图。   

  又由于发生在江东内部的战事极少,北方由于战乱所致的流民大量涌入江东,使得这个地区在历史上是越来越发达。 

  江南鱼米之乡,三江五湖之利,此地便渐渐成为中国新的经济重心所在。   

  江东政权的另一个优势,就在于与它隔江相望的江淮之间地区,常常是各方势力的真空地带。 

  它便很有机会跨过长江,在江北淮南之地建立根据地,为北进中原做好准备。 

  

  10、简论 

  关中、河北,居高临下,为天下之上游,西北、东北之边患,泰半源于两地。 

  山西又为关中、河北之上游,自古山西攻河北易,河北攻山西难,如高欢之并尔朱,则追亡逐北之余也。 

  刘秀之入河东,则所对皆乌合之众也。  

  山西的优点是形式完固,自成一国,应有尽有,春秋时晋以此立国争霸,缺点是出击不如关中、河北平坦方便。 

  山西吕梁、太行包住的中间类似于一个葫芦,葫芦腰容易被切断。 

  山东似一小关中,故齐之地,东有大海,西有大河,南有穆陵关,亦非全无险要可守,且擅渔盐之富,也是根据地的一选,后期运河发达,更是掐死北方咽喉,朱元璋取大都,则先定山东,断其运道,不过确实是利攻不利守。 

  洛阳西有崤山、函谷,东有荥阳、虎牢,北有黄河、孟津,南有龙门、伊阙,看似天险,实为天牢,因为从四处险固进至洛阳城下,都只须一天,战略纵深狭小,所以张良反对在此建都。   

  后来李世民灭王世充,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攻占洛阳周围的据点上,等到占领四处险要,反而方便唐军阻断救援,王世充空有河南、安徽的大量援兵,只得做了瓮中之鳖,就连来救的窦建德也屯兵虎牢关下,被李世民寻机一并灭了。 

  唐军河阳之溃后,李光弼弃洛阳守河阳,就是把史思明关进了天牢,任自己揉捏。 

  可见洛阳看似天险的迷惑性害人不浅啊。 

  此外,方城山似在伏牛山与桐柏山交界之处,南阳盆地北端,而非南端。 

  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比喻说法,二地貌似相距甚远。   

  楚灭申、邓,得方城,强则从此进取中原,宰割陈蔡郑宋,弱则退入方城,据此自守,晋人悬师在外,束手无策,且由于山西南下不易,晋人行动常比楚人慢半拍,直至用孟献子之策筑城虎牢,取得战略前沿。 

  荀文若曰:昔汉高据关中,光武定河内,皆深根固本以致天下。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