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齐风鲁韵 >故事汇

红楼女性聚饮时的琴歌酒赋

2017-05-10 16:31:00  作者:傅宁  来源:光明日报

螃蟹宴全景图 选自(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光明书话】 

  曹雪芹通过贾府的衣食住行把钟鸣鼎食人家的富贵之相刻画得淋漓尽致。一屋一室,或雕梁画栋,或曲径通幽,或金碧辉煌,或简约古朴,相映成辉,相映成画。一餐一饮精烹细作,食不厌精。一衣一带雀衣彩绣,美轮美奂。但仍然没有宴席上的浅斟深酌更能体现出贾府“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盛;没有比推杯换盏之时的琴歌酒赋更能体现出翰墨书香之族的风流雅致。

   

  《红楼梦》中饮酒的场合多达五十多处,酒宴就有二三十处,精心刻画的多是女性饮酒的场面。就像她们中几乎每个人都曾梨花带雨,她们中几乎每个人也都曾浅斟深酌。上自贾母,夫人小姐,下至丫鬟婆子戏子,或结伴聚饮,或二人对饮,闲谈慢饮,无酒不欢。不论年节,生日,就是赏月,赏花,赏雪,听戏都要开怀痛饮。女性聚饮,亦诗亦酒,亦庄亦谐,赋诗粘对,击鼓传花,射覆行令,不亦乐乎。

  在第5回和第11回,作者两次提到秦可卿房中那幅《海棠春睡图》以及秦太虚写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一个诗礼簪缨家族的女性卧室都以酒为题做装饰,可见饮酒在当时上层社会属于高雅文化。第5回写了用百花之蕊、万木之汁,加以麟髓之醅、凤乳之曲酿制而成的“万艳同杯”酒,为以后的每次欢聚畅饮开启了一个“万艳同悲”的画外音。

  第8回,宝钗黛玉宝玉相聚梨香院,宝玉要喝冷酒,宝钗温柔制止,黛玉萌生醋意。一杯冷酒把三人的关系看得明明白白。第22回贾母自己拿出二十两银子,命王熙凤为宝钗置办生日酒,超出往年为黛玉庆祝生日的规模,让人浮想联翩。第38回姑娘们赏桂咏菊。黛玉食蟹后想喝点酒,宝玉一听,“便命将那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宝黛情义,杯酒可见。第40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是《红楼梦》描写饮酒场面的极致,家人齐聚,樽酒论文,充分体现了贾府的奢华兴旺。

  第62回,芳官自述:“我先在家里,吃二三斤好惠泉酒呢!”芳官被卖为戏子,来自贫寒人家。可见当时女性饮酒,不分阶层,是全社会的风气。第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姑娘们畅饮了一坛子“绍兴酒”,还嫌不过瘾。

  酒喝多了就要醉,曹雪芹在书中多处写了醉酒,女性醉酒详写有三处,分别是刘姥姥、尤三姐和史湘云。而史湘云的醉酒是《红楼梦》中最具有艺术感染力的描写之一。第62回醉后的湘云盖着花,枕着花,地上落满了花,花瓣中间是醉卧的美少女,身上也落满了花。美得让人惊心动魄。世间醉态多丑陋,独湘云之醉美轮美奂。

   

  红楼女性聚饮,多行酒令。酒令让酒宴活泼生动,趣味盎然。不仅雅致,还流淌着机智与才情,也展示了红楼女性的诗文修养。

  第62回湘云的酒令要求:“酒面要一句古文,一句旧诗,一句骨牌名,一句曲牌名,还要一句时宪书上的话,总共凑成一句话。酒底要关人事的果菜名。”宝玉被难住了。黛玉替他说:落霞与孤鹜齐飞,风急江天过雁哀,却是一只折足雁,叫的人九回肠,这是鸿雁来宾。说罢拈了一个榛穰,说酒底道:榛子非关隔院砧,何来万户捣衣声。里面涉及王勃《滕王阁序》,陆游《寒夕》,涉及骨牌名《折脚雁》,曲牌名《九回肠》,鸿雁来宾来自《礼记·月令》:“季秋之月,鸿雁来宾。”以及李白《子夜吴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真是字字珠玑,一气呵成,酣畅淋漓。

  第40回贾母两宴大观园中,大家行的牙牌令最为有代表性。以贾母为例,

  鸳鸯:左边是张天。

  贾母:头上有青天。

  鸳鸯:当中是个五合六。

  贾母:六桥梅花香彻骨。

  鸳鸯:剩了一张六合幺。

  贾母:一轮红日出云霄。

  鸳鸯:凑成却是个蓬头鬼。

  贾母:这鬼抱住钟馗腿。

  酒令都是即兴而作依韵而生,并没有连贯的意思。如果按照解读红楼的一贯路数,把酒令当判词。贾母的这个令可以解为:青天在上,旭日东升,六桥红梅,花团锦簇,芳香彻骨。表现了贾母器宇轩昂,心胸开阔,开朗乐观的特点。最后一句这鬼抱住钟馗腿,自古多解。笔者的理解是,贾母就像家里的钟馗,既是保护神,又要维持秩序。小鬼头们的把戏都瞒不过她的眼睛,但是贾母不忍苛责他们,因为他们的行为在老祖宗眼里就是撒娇作态。这是一个开朗、慈爱与子孙同乐的女性家长惯有的心态。

  鸳鸯与湘云的酒令

  左边长幺两点明。

  双悬日月照乾坤。

  右边长幺两点明。

  闲花落地听无声。

  中间还得幺四来。

  日边红杏倚云栽。

  凑成一个樱桃九熟。

  御园却被鸟衔出。

  双悬日月照乾坤,有人说暗示时代,宫廷事变,出现了双王。笔者觉得,这是指一个时辰,指黎明时分,月亮还没落下,太阳已经霞光初现。花瓣在寂静的黎明飘落。太阳慢慢升到杏树那么高,红色的杏花和天边的红霞连接在一起,樱桃熟了,早起的鸟儿衔起红红的一颗,展翅飞出园林,向霞光里飞去……湘云与贾母性格相似,光风霁月,光明磊落,英姿飒爽,天然健康。御园却被鸟衔出,笔者认为这并不是湘云命运多舛的注脚,而是囿于深闺内的女子对园外自由世界的向往,是湘云女性意识的觉醒。

  宝钗的酒令

  双双燕子语梁间。

  水荇牵风翠带长。

  三山半落青天外。

  处处风波处处愁。

  双双燕子语梁间,来自宋代刘季孙《题饶州酒务厅屏》诗“呢喃燕子语梁间,底事来惊梦里闲。”水荇牵风翠带长,来自杜甫《曲江对雨》:“林花著雨燕脂落,水荇牵风翠带长。”三山半落青天外,来自李白《登金陵凤凰台》:“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处处风波处处愁,来自唐代薛莹《秋日湖上》诗句“烟波处处愁”。信手拈来,行云流水,妙不可言。

  黛玉的酒令

  左边一个天。

  良辰美景奈何天。

  中间锦屏颜色俏。

  纱窗也没有红娘报。

  剩了二六八点齐。

  双瞻玉座引朝仪。

  凑成篮子好采花。

  仙仗香挑芍药花。

  良辰美景奈何天,是汤显祖《牡丹亭·惊梦》中女主角杜丽娘的唱词:“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纱窗也没有红娘报,王实甫《西厢记》中张生的唱词:“侯门不许老僧敲,纱窗外定有红娘报。”双瞻玉座引朝仪,用杜甫《紫宸殿退朝口号》诗原句:“户外昭容紫袖垂,双瞻御座引朝仪。”仙杖香挑芍药花,“仙杖”表示以杖挑着“篮子”的采花者是仙女。

  贾母史湘云薛宝钗林黛玉等人的酒令,都出自诗词曲赋,表现了封建大家族女性的文化修养。而且从贾母“这鬼抱住钟馗腿”,湘云“御园却被鸟衔出”,林黛玉“仙仗香挑芍药花”,可以看出红楼女性都有一种浪漫洒脱的出世情怀。

   

  从红楼女性饮酒时填诗行令,可以窥见红楼女性为代表的清代世族大家女性家庭教育的状况。比如林黛玉,金陵十二钗的判词中,形容黛玉有“咏絮才”,五岁延师施教。林黛玉初到贾府,贾母就问她念何书,说明贾母认为女孩子读书是必需的。刘姥姥进大观园,来到黛玉的居所,发现“窗下案上设着笔砚,又见书架上垒着满满的书”。第48回黛玉教香菱学诗,让香菱先读一百首王摩诘五言律,再读一二百首杜甫的七言律,再读一二百首李白的七言绝句,以他们三人作底子,再看陶渊明、应玚、谢灵运、阮籍、庾信、鲍照等人的诗作。说明她自己诗词的启蒙就是这样的。而且她还读乐府,懂琴谱。

  实际上,中国古代贵族女性的文化启蒙从来没有间断过,女性诗史研究已经很好地证明了这点。清代女性文学发展到极盛时期,据胡文楷《历代妇女著作考》清朝女诗人就有3500多人,江浙一带占了80%。《红楼梦》的背景就是南京。

  《红楼梦》几乎每一书页都散发着酒香。醇馥幽郁中,阆苑仙葩正在享受甘露琼浆。她们的每一次宴饮都是一幅画卷,五彩缤纷、摇曳多姿、幽雅隽永、令人回味无穷。《红楼梦》的永恒魅力,就在于让几百年后的我们,仍然翘首大观园里的走斝飞觞,环佩叮当,顾盼巧笑,樽酒诗文,并心向往之。

  (作者:傅宁,系鲁东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