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专栏 >学术专家 >单纯

中国思想传统四十讲(十):论孔子对“礼”的政治规范性解释

2017-07-24 14:43:00  作者:单纯  来源:中国孔子网

  春秋时代是“礼坏乐崩”的中国社会大变革时期,孔子以“孝”、“忠”、“义”三者的辩证关系来解释“礼”的政制内涵并赋予其儒家重视生命权利和家庭情感的伦理特色,将家、国、天下解释成一个有机而又关联递进的政制实体,以“父慈子孝”、“君礼臣忠”、“天子遵道义、邦君重礼仪”平衡权力与权利之间的关系,倡导上位者的权力与责任、下位者的权利与义务之间的和谐政制,开创了中华民族“德礼之治”的政治思想传统,奠定了中华法系“礼主刑辅”的政制伦理基础和“天下归仁”的和平主义国际交往原则。

  中国有理论体系的思想文化传统可以追溯到26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孔子所开创的儒家学派。春秋时期的基本纪年是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476年,由于孔子的祖国—“鲁国”以《春秋》为书名纪录了这一段历史,之后中国学者就以“春秋”来界定“东周”历史的前半段,而其后半段历史则被定义为“战国”(公元前475年-公元前221年)。在春秋战国550年的“东周”时期,中国历史见证了前所未有的变局:从分封建侯的“诸侯国”联盟走向秦一统天下的“帝国”政制。秦帝国虽然只存在了15年,但通过“汉承秦制”却一直绵延至1912孙中山创建的中华民国时期,这就是明末思想家王夫之所宏论的“垂二千年而弗能改”的“郡县之制”。这个政制的思想基础便是“阳儒阴法”,儒学因此也被冠以中国最正统的“入世哲学”,其为社会所设想的政治和法律规范就是以“仁”为价值取向的“礼”,亦称为“仁礼之学”。

  一、天下:政制与伦理特色的世界观念

  夏商周是儒家的人所推崇的理想政治时代,故称为“三代”,其开创者都被信以为“圣王”,他们的实际领袖亦被尊称为“天子”。“天子”所管辖的行政区域就是“天下”。“天下”既是当时中国人的世界概念,也是当时中国人的行政规范观念和伦理观念,儒家的人倾向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来表达其所蕴含的政治法律意义。

  孔子所处的春秋时代的“天下”实际上是由大小一百二十多个诸侯国所构成的;这些诸侯国理论上是由“天下共主”—周天子所分封的王室子弟、功臣、姻亲或先代贵族的领地,如景公问政孔子的齐国便是周代的开国元勋姜太公的封地,孔子的出生地鲁国是周朝开国天子周武王的弟弟周公旦的封地,而孔子去见由淫女南子干政的卫国则是武王弟弟康叔的封国,所以孔子说“鲁卫之政,兄弟也。” 除鲁、卫、齐之外,孔子“周游列国”中尚有曹、宋、陈、蔡、楚、匡,甚至一度想到要去晋,后因晋内乱而未成行。在这些诸侯国中还有其附属国,大户人家聚居的城镇—“千室之邑”以及诸侯国中的权贵们所拥有的采地—“百乘之家”。诸侯国中的大者称为“万乘之国”,小者称为“千乘之国”。“乘”本来是指当时作战用的战车,将官们所乘的每辆战车之后跟随几十名步兵,构成一个计量单位,以统计一国家的兵力和国力。春秋时代的“万乘之国”大概只有齐、晋、楚、吴和越这“五霸”,中国人当时的世界格局完全是由这五个超级大国所主宰,是司马迁所谓“幽厉之后,周室衰微,诸侯专政,……五霸更盛衰”的非常历史时刻,之后便演变成为战国时期著名的“七雄”。所以,“春秋五霸”和“战国七雄”都是主导着秦统一前中国人世界格局中的“万乘之国”,它们在政治外交中纵横捭阖、军事上征战讨伐,企图实现自己天下“霸主”的野心,以取代周天子“天下共主”的地位。

  在周天子所辖的核心地带—王畿之外,由诸侯国如齐、鲁、卫、宋、晋、燕等拱卫,它们对周天子承担纳贡和朝聘的义务,政治上听命于周天子,军事上替中央政权镇守疆土,文化上恪守周朝礼乐丧庆的传统,以表明中央天子与外地诸侯之间的主属关系。按照“三代”所形成的行政理念,中央天子所在地是诸侯国所拱卫的中心—“中国”,即京师或首都,在其外围按照距离“中国”的近远分为“诸夏”,即华夏族的各诸侯邦国,在诸侯邦国之外更远的四周就是“四夷”或“四裔”,即像一件衣服的最边缘部分,其重要程度远逊于衣服功能的中央“领袖”部分,仅从距离“中国”的位置来看,先是“内其国而外诸夏”,之后便是“内诸夏而外夷狄。当时中国人被判处的刑罚其轻重也与此“天下”的世界图景相关,一如西方近代惩处重刑犯人或流放异教徒远至美洲或大洋洲,所谓罪分三等:大罪投四裔,次罪投九州之外(相对偏远的异姓诸侯邦国),再次罪则投“中国”(京师)之外(同姓诸侯国)。这些“四裔”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被贬称为“东夷”、“西戎”、“南蛮”和“北狄”。这个世界图景的地理分布可以缩小为形象的衣服:中心是领袖,边缘是裔;齐、鲁、宋、卫是诸夏中相对东周京城洛邑(今河南洛阳)较近的地方,也是周开国重臣和姻亲的封地,晋、楚、燕、秦等则是诸侯邦国中离京畿偏远而毗邻夷狄的封地或兼并地。

  诸夏的人与夷狄之人不仅在地理位置上有差异,而且生活方式也有很大的差异,这种生活方式的差异就是当时的诸夏与夷狄相互区别的社会规范或习惯法。“中国戎狄,五方之民,皆有性也,不可推移。东方曰夷,被发文身,有不火食者矣;南方曰蛮,雕题交趾,有不火食者矣;西方曰戎,被发皮衣,有不粒食者矣;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在周代之前,中国人的祖先习惯将衣裳的制作和穿着方式看成文明程度高低和社会是否有序治理的标志,认为诸夏的人是“衣冠巾带”和“冕服采章”,而夷狄则是“被发左衽”。所以周以前在中国人的观念中诸夏的政制文明是“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 这可以类比于西方宗教政制传统所谓“上帝”的三个基本特性:“造物主,立法者和救世主”,乾坤以“大德”化生万物,此是“公平”;万物有序持久地存在,此是拜“自然法则”之赐;万物并行不悖、生生不息,此是“天下太平”(太平天国)之治。所以“衣冠”之治,是中国人自然法思想的最初表达形式。但是到了周朝,这一“衣冠”制度已经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所以周公制礼,开始用“礼乐”(包括涉及丧庆、征战以及一般社会生活的舞蹈和音乐)之治来替代“衣冠”之治。“礼乐”的政制又简称“礼治”,其义为:“夫礼,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经,民实则之。则天之明,因地之性,生其六气,用其五行”。这是将自然法则与宇宙论联系起来的全面表述,与1700年之后托马斯·阿奎那对西方基督教世界的法律体系(永恒法、自然法、人定法和神法)所做的解释相比要精炼得多。正如阿奎那认为只有适用基督教世界的法律体系才是文明社会一样,在孔子的时代,也只有理解和适用“礼治”的世界才是文明的人类世界,否则就是没有进化好的、类似于野兽的夷狄世界。所以,孔子时代的“天下”也是一种中国人当时所理解的文明政制世界,这个世界的社会规范是以“礼”为主导的,它具有国家权力意志的强制性,也有个体自觉的伦理性。王夫之曾经说:“中国之天下,轩辕以前,其犹夷狄乎?太昊以上,其犹禽兽乎? 这表明,在中国人的世界观中,种族、地域甚至动物性质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人类进化的文明观念。与西方基督教世界将耶路撒冷信奉为“世界的中心”不一样,“中国”只是华夏文明的一个价值核心概念,它可以伴随文明的需要而迁移,如“周室东迁”、“衣冠南渡”、“迁都变法”等等。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