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行及至亲 孝善当先 >孝善中华

设立“中华母亲节”有必要吗

2017-05-10 15:45:00  作者:  来源:乖乖网

  2016年两会期间,山西的全国人大代表郭新志认为应尽早设立“中华母亲节”,因为世界上已有70多个国家设有本国母亲节。河北的全国人大代表陈致慜则建议把传说中的“女娲诞辰日”(每年的3月15日)定为“中华母亲节”。

  设立“中华母亲节”,已不是个新话题。我国港澳台地区早已设有自己的母亲节,上世纪80年代末,广东和浙江一些城市各级妇联会组织活动庆祝母亲节,只是这些活动影响并不大。近期人大代表重提设立“中华母亲节”有无必要?

   

  上海“中华母亲节”活动现场

  一、传统的“孝”义天然能为节日增加内涵;当下“孝义”面临信仰危机,也急需提振

  我国现在过的母亲节发源于希腊,美国最先设立,时间是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天,完全是舶来品。

  有人会说,母爱没有国界,何必在意内外之别?中华母亲节是否画蛇添足?的确,不同国家“母亲”(“妈妈”)这个词的发音惊人相似,由婴儿发音的特点和人对基本温饱的渴求造成,是婴儿张嘴吐气的自然结果。各国文化在“母亲”这一节点上有巨大的汇通性。

  然而,从弘扬传统文化和保护中华文化的角度来看,我们该有自己的母亲节。

  把传说中的“女娲诞辰日”(每年的3月15日)或者将孟母的生日定为“中华母亲节”,还是选取其他重大意义的纪念日都没啥问题。中国神话中,女娲神话最原始、最古老,它诞生于母系氏族社会,同伏羲、神农并列,被尊为中华民族最初始的“三皇”,古人认为,女娲功绩最大,“抟土为人”“大地之母”,她的形象与人类的繁衍有关。

image.php?url=0CeLLm01

  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伟大母爱的典型,民间流传着许多敬母故事,如“二十四孝”,“四大贤母”——孟子之母仉氏、陶侃之母湛氏、岳飞之母姚太夫人、欧阳修之母郑氏,其中,孟母三迁的故事影响巨大,凸显母爱伟大。

  中国古代没有母亲节,因为古人重视孝道,认为敬母天经地义,不需设立具体节日纪念。很多统治者也自我标榜“以孝治国”。从出土的甲骨文来看,中国自商代起就敬母。西周时期,作为道德观念的“孝”就为人们重视。而汉王朝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公开标榜“以孝治天下”的王朝。汉代“举孝廉”,将敬母当作选官的重要标准,这种选拔体系虽然也有弊端,但确也选拔了大量有着高尚道德情操的人才。

  某些皇帝就是大孝子。如汉文帝刘恒,他侍奉母亲从不懈怠,母亲卧病三年,他侍奉左右,所服的汤药,他亲口尝过后才放心让母亲服用。留下“亲尝汤药”的典故。

  《孝经》更是古代知识分子的必修课,整个社会文化把“孝”贯彻其中。

  这些都是中国所具有的独一无二的文化符号,都应该知晓、继承和发扬。然而现实是,某些人将孝亲敬母看得很轻,譬如,2013年,合肥市庐阳区法院在一起赡养纠纷案中,法院判决5子女定期看望老太太,但由于子女与老人有矛盾,根本不执行判决。而后在法官的劝导下,子女们虽然同意“回家看看”,却只在门口“看看”,连门都不进。这虽然是极端的例子,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一部分人已经产生了信仰危机。再不加以引导,后果不堪设想。由此,设立中华母亲节正当其时。

二、虽然不缺“孝义”土壤的文化环境,但“中华母亲节”设立困难重重

  按理说,中华民族具有悠久深厚的孝亲传统,专家一提议,就该得到大家的认同,为何“中华母亲节”在数十年时间里遭遇冷场?

  一个重要原因是,很多节日都已经物质化、娱乐化,在“消费主义”至上的年代,节日内涵不再重要,多数年轻人既不知道美国母亲节如何来,也不会主动了解传统文化中伟大母亲的事例。人们只关心过这个节,放不放假,能去哪儿玩,在这天,商家会不会促销、打折。如果不以“放假”为噱头,谁会关心支持一个新节日的设立呢?

  何况,“中华母亲节”的文化内涵正倚靠的是传统的文化,而现代社会公众对传统的感念正在减退,当用女娲诞辰日、黄帝诞辰日等等“神话”人物对接现代意识时,难免会有恍如隔世之感,更难以体会其价值。现如今一些传统节日演变成了“饮食节”“狂欢节”“吃喝穿节”就是显例。

  而提倡者的动机未必“纯洁”,打着传统的旗号,来为旅游开发张目的情形屡见不鲜,此次中华母亲节的提案者,建议将“女娲诞辰日”定为“中华母亲节”就难逃炒作女蜗故里的嫌疑,很容易又变成另一个噱头,一场闹剧。

三、设立一个新节日,不妨争取民意,让民众自下而上地参与推动

  让我们先来看看美国母亲节的设立过程。母亲节最早出现在古希腊。在这一天,古希腊人向希腊众神之母赫拉致敬。 进入现代的母亲节是由美国安娜·贾维斯发起的,这个传奇女子终身未婚,一直陪伴在母亲身边,她的母亲提出,应设立一个纪念日来纪念默默奉献的母亲,但因过早逝世未能如愿。

   

  美国第一套纪念美国母亲节的邮票

  安娜·贾维斯为完成她的心愿四处奔走倡议,于1907年5月12日,举办了一场庆祝活动。1913年5月10日,美国参众两院通过决议案,由威尔逊总统签署公告,决定将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定为母亲节。1914年,美国国会正式将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定为母亲节,并要求在这一天总统发布宣言。

  可见美国的母亲节来自民众的自发,老百姓发自内心地认同自己的母亲和文化,才会让他们自觉地设立这个节日。而政府部门只是因势利导地表示支持。

  在我国,新设一个全国性的节日难度还是比较大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节日、纪念日、活动日设立程序的通知》中的第二条规定:设立具有重大社会意义的全国性节日、纪念日、活动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或者国务院决定。

  这说明,一个节日的设立至少要引起相关代表委员的重视,能够达到代表提起议案的程度。而节日的最终设立,还需要全国人大常委会或者国务院最终决定。这就可能存在两个矛盾点,一是可能民众对于某个节日的呼声较高,却没有引起代表们的重视,这就难免有遗珠之憾。二是,代表虽然提交了议案,但包含民众等各方面的支持较低,也难以通过最终的审核,最终沦为一个噱头。

  结语: 

  每个人都是由母亲带到这绚丽多彩的人世间来的,然而,“中华母亲节”却遭遇难产,多少有点讽刺。正如龙应台所言,过别人的节日,犹如拜别人的祖宗。恐怕没有人愿意去拜别人的祖宗,这正说明国人对于个人乃至族群的利益是很重视的,但却真的缺少一些基本的公共意识。或者说,我们的公共意识在成长,但公共参与的渠道却并不是那么顺畅。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