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2016全球同祭孔 >孔子智慧

孔子论孝道

2016-09-23 13:24: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孔子创立“仁学”, “孝”是“仁”的重要内容之一。孔子的学生有若说:”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在儒家看来,孝顺父母,敬爱兄长,是实行仁德的根本。”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君子抓住这个根本,实行“仁”的基础建立起来了,人与人之间伦理道德就会产生出来。

  有一次,孟懿子问孝,孔子回答说:不违背礼的规定,孔子又将这个意思告诉樊迟,樊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孔子在向他解释说:“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父母在世时要以“礼”来事奉他们,父母死后要以“礼”来安葬他们,安葬以后还要按照“礼”的祭祀他们。

  “事生”最基本的是“奉养”,首先要保证父母的吃和穿。在些基础上,更为重要的是要尊敬父母。子游向孔子请问“孝”,孔子回答说:”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於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孔子还回答子夏问时说:”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如果,只养活父母,对父母不尊敬,即是每一顿都给他们酒肉吃,也不能算做到了“孝”。孝顺发出自内心的真正的爱,语言要和气,面色要和悦,行为要恭敬。子夏说:”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奉父母,要做到尽心竭力。

  孔子认为,为人子者不要给父母增加精神负担。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朱熹注:“言父母爱子之心,无所不至,惟恐其有疾病,常以为忧也。人子体此,而以父母之心为心,则凡所以守其身者,自不容于不谨矣,岂不可以为不孝乎?”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不要使自己生病,更不能陷入不义而使父母担惊受怕。孔子还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常言说:“儿行千里娘担忧”;当父母年老的时候,要常父母身的边尽孝道。

  “事生”,还应该使兄弟之间互爱互助。孔子说:“《书》云:’孝乎惟孝,友於兄弟’。”还说:“弟子入则孝,出则悌”,弟妹尊敬兄长,兄长要友爱弟妹,这种兄友弟恭的场面,才能使家庭和谐,让父母高兴。孔子赞颂闵子骞时说:“孝哉!闵子骞,人不间於其父母昆弟之言。”闵子骞是一位真正的孝子,别人对于他的父母、兄长赞赏他的话都不持异议和怀疑。

  “事死”有两个方面:一个葬之以礼,一个祭之以礼。孔子主张“三年之丧 ”,认为“三年之丧”,是“天下之通丧也”。 有一次,宰我对孔子说:”三年之丧”的时间太长了,因为,“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一年就足够了。最后,孔子批评说: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孔子批评宰予是一个没有仁德的人,难道他就没有得到过在父母怀抱里三年的爱护吗?同时孔子强调,“丧礼,与其哀不足而礼有余也,不若礼不足而哀有余也。” “丧,与其易也,宁戚。” 办理丧事,与其把礼仪办得周到详备,宁可过度悲哀。

  孔子把“祭祀”作为治理国家的四件大事之一,祭祀十分重要的。祭祀要按照“礼”的规定。祭祀的核心是要“敬”,”祭思敬”,要做到”事死如事生”,做到”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洋洋乎在其上,如在其左右”。如果自己不能亲自进行祭祀,不能让别人代替,“吾不与祭,如不祭”。

  孔子不多讲“怪、力、乱、神”,在如何对待“事人”与“事鬼”、“生”与“死”的问题上,孔子更重视“事人”和“事生”。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生的事情都还没有搞清楚,怎能去了解死的事情呢?孔子一方面强调“祭如在,祭神如在”,十分赞赏禹“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乎黻的态度。另一方面孔子又说:“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智)也。”由此可以看出,祭祀是孔子提倡“慎终追远”的一种文饰而已。“老死曰终”。 “慎终”,谨慎地对待父母的死亡,即装殓.埋葬必须以诚信的态度对待,不要有后悔。“追远”,要以恭敬的态度进行祭祀。这样,民众的德行就自然归于忠厚了。

  孔子强调,作为人子,不但要奉养父母、尊敬父母,还不要忘记父母的年龄。孔子说:“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一方面,父母高寿应该感到高兴;另一方面,也应该有所恐惧。因为,年龄大了,随时可能生病,也随时有可能死亡。因此,更应该多关心父母。

  孔子认为,继承父志是“孝”一个重要内容。孔子说:“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於父之道,可谓孝矣。”父亲在世的时候,要观察他的志向;父亲逝死之后,要观察他的行为,如果他对父亲志向和优点长期坚持下去,就可以说是做到“孝”了。“三年无改於父之道,可谓孝矣”,这句话在《里仁》篇中又一个字不差地重复了一次,孔子的学生在编辑《论语》这部书时,为什么要重复这句话呢?除了强调这个意思重要性之外,没有别的解释。

  孔子的社会政治理想,是想建立一个“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使百姓安居乐业的社会。要实现这一理想,要从“孝悌”开始,通过从爱自己的亲人开始,上对君王尽忠,下在朋友之间建立信任关系,从而扩大到去“爱人爱众”,使社会达到和谐。

  所以,孔子认为,如果一个人作到了“孝悌”,他的人性就得到了很好的改造,他就能遵守社会的规范。孔子的弟子有若把孔子的这一思想作了深刻的理会,他说:“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

责任编辑: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