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全球同祭孔 >祭孔大家谈

与外来文化共生,是儒学最大的传统

——彭庆涛在“全球祭孔联盟·2017全球同祭孔筹备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7-07-18 09:32: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编者按:7月13日上午,由中国孔子基金会主办的“全球祭孔联盟·2017全球同祭孔筹备研讨会”在济南隆重开幕。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庙代表、儒学专家、儒学机构代表、儒商代表、媒体代表等百余人齐聚泉城济南,共同就全球祭孔联盟主要活动及“2017全球同祭孔”具体事项等内容展开研讨。研讨会上,文博专家彭庆涛作主题发言,围绕祭孔的相关内容谈了自己的看法。内容如下(根据录音整理):

文博专家彭庆涛

  今天上午,听了几位专家的意见,对于全球祭孔联盟未来的发展方向,提出了很好的意见。在这里,我想讲三个层面的问题。

  第一个层面,我想从儒学发展的规律来揭示新时代国学发展的趋势。这些年,我一直在探索关于儒学的发展规律,总体上看,儒学发展过程中,当没有外界压力的时候,自身发展就会分出不同的流派,自身跟自身相互辩论,向前发展。当遇到外来冲击,特别是遭遇大的冲击时,会如何发展?

  比如说,从孔子思想诞生开始,从诸子百家到秦始皇焚书坑儒,这一次冲击过后,引发了两汉经学的发展。东汉末年,佛教入侵,于是儒道合流,儒家在背后推着道家向前发展,引发玄学,从表象上看来,玄学好像是儒道合流,甚至有一些反儒学的因素,实际上,是儒在背后,道在前面,迅速的变成中国的宗教。为什么变成中国的宗教?针对佛教冲击,儒学为了站稳自己的统治理论地位,推动道家形成宗教来应对佛教的蔓延,成功维护了自身的地位。接下来魏晋南北朝玄学兴起、北方五胡乱华,少数民族文化入侵,加上佛教被官方呵护,等等多方面的冲击,成为儒学遇到的第二次大的冲击,然后引发了宋代理学的发展。再后来宋金元三家并起,北方少数民族入侵,等等这些大的冲击,一直到大清王朝,对于儒家的构成了第三次大的冲击,然后引发明清新儒学。历次的冲击,带来了什么样的结果呢?其实这种冲击在表象上大致都分为前后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思想领域的冲突,最后都往往因为一个重大事件告终,给儒家相当的打击,然后再留一个时间慢慢的复苏,复苏再演变成另外一个新的形态,又迅速地膨胀发展起来。

  第一次的冲击引发经学发展,第二次的冲击最终引发了理学的发展,宋金元三家共起,最后引发明清新儒学,从大的方面来看,儒学每受到一次冲击,他就会引发新一轮的发展。从这个规律上来看,从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到文化大革命、到批林批孔,与传统彻底决裂。我们决裂所付出的代价是什么?现在看来,人心不古、道德缺失、人与人之间失去了基本的信任。这种最基本的缺失是什么原因?其实这就是我们与传统彻底决裂所付出的代价。历史上,这种代价付出过好多次,但是这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从儒学这种发展规律来看,儒学为何能这样发展而经久不衰,即便是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最后仍然在自我完善,自我复苏,并且用一种新的形态进行大的发展,这是由儒学自身的属性决定的。

  儒学从一开始就具有包容的属性,具有适时的属性,即适应任何一个时代的属性。儒家经典、孔子言语,往往设定不同的场景,可以做出不同的解读。历朝历代这么多注释论语的,为什么每次还能别出新意?就是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取舍,儒学具有这样的功能。

  到现在,很多人尤其是在领导岗位上的,对于复兴国学心有余悸,尤其经过这些年来历次运动,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都较为谨慎。复兴国学,那马列主义怎么放?很多学者对此问题纠结不已。

  从儒学的发展规律上来看,儒家具有极大包容性,用儒家思想来吸收和包容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完全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马克思主义本身具有发展的属性,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属性和儒家思想的包容属性结合在一起,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最后可能会或者说一定会演变成一种必然性。

  当传统国学受到冲击的时候,冲击的强度越大,引发的后一轮的儒学发展力度就会越强。可以确信,新一轮的国学发展将是史无前例的强势。现在新一轮的国学发展正在起步,起步过程中,全民性的呼唤和推动,人人都在思考,我们会不会把一个没有诚信的社会留给子孙后代?为什么各地都在复兴国学?在推动的过程中,如何把握大方向?我觉得有些问题不能急于求成。历史的规律,给我们信心,势不可挡,只要我们把握大方向,我们就坚信传统文化的智慧会解决好某些问题的。

  比如说祭孔礼仪上一些程序的问题,复原古代和传统的东西时,不可能整体的复原,是要有取舍的,那么如何取舍去变成一个统一的东西?古代历史上,每一个朝代兴起后,都要先制礼作乐,我们这个时代没有这个程序。那么,谁来规定穿什么服装?用什么程序?这个有待大家进行讨论,没有必要急于求成。重要的是大家能够先参与进来。不管用什么样的形式,如何尽可能要靠近传统?哪些程序是可变的?哪些程序是不变的?比如说跳佾舞,不按传统的规矩来就不是佾舞。传统的迎神、送神、三献礼等,大多数的地方都保留着这些传统程序,但具体形式和服装上存在差别,现在很多研究服装的专业人士,往往仅仅停留在理论上面,距离真正的落地做出样子来,还有一段距离。这个不能过多的去要求。理论上跟现实差距过大。

  第二个层面,所有告祭活动必须经过当地政府部门的支持。没有政府支持,活动寸步难行。当地部门需要将活动程序上报到宣传部门审核。今年,还是放开一些,如果说哪些文庙搞祭祀,我们尽可能的争取政府部门能够通过,并且尽可能的保留传统,不至于反传统,能达到这种效果就很理想。服装上可以暂时先放开,不必要严格要求朝代。如果我们按照传统制定祭祀仪程的标准,上报到各个政府部门审批时,很可能会照成纠结或困扰。所以不要急于求成,要留有缓冲的余地。

  第三个层面,将来如何规范祭孔活动?虽说不能急于求成,但是历史上每个朝代都有制礼作乐的过程,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应该怎么办?我们都希望有一个权威机构发布祭孔的标准,大家一起来执行,这个才能有说服力。那么我们能不能在中国孔子基金会、中国孔庙保护协会和全球祭孔联盟这三个组织的共同参与下,召集专家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将来作出一个能够适应现代的规范程序。例如,我们可以作出三个版本,分成三个等级。一个规模最大的就是释奠礼;一个普通的祭孔典礼——释菜礼;有一个是最最简单的上香礼版本。根据各地文庙的实际情况,三选其一。服装上,如何推出一个规范的服装来,是我们将来需要思考的问题。以中国孔子基金会、中国孔庙保护协会和全球祭孔联盟这三个组织发布出来这样的一个规范,供大家选择。首先要征求多个方面的意见,最后集中起来作出示范性的规范程序,这样走比较稳妥。

  我们相信,只要我们不懈地努力、探索与追求,全球祭孔联盟一定会走出一条康庄的大道,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突出的贡献!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