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全球同祭孔 >祭孔礼仪

【祭孔礼仪知多少】《周礼》到《论语》,探寻传统祭义

2017-08-15 16:04: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华夏礼乐,可谓周公采天地玄纁二色调出的文化治世蓝图,儒家承此盛典,发扬广大,泽被华夏千年。礼者,襟带华夏的文化律法,道统秩序的视听昭示,修古反本的文明盛仪,修齐治平的教化之道,世俗浪漫化的生命艺术。礼,一言以蔽之,意在法天地之道,造天人、人人之和谐。 

  何为华夏传统祭义?这实在是一个浩繁艰深的课题。历代经学礼学家皓首穷经,也难以摹其全形。这一献一祭一拜的看似简单的仪式中,融入了华夏先民太多的态度、动机、情感与思考,我们做为初学者,不敢对“华夏传统祭义”这极具概括性的命题妄下简单的断言。不如一起从牵涉祭礼的经典的论着中,体会华夏先人心中的祭的涵义。
  【周礼】 
  大宗伯之职,掌建邦之天神、人鬼、地示之礼,以佐王建保邦国。 
  以吉礼事邦国之鬼神示,以禋祀祀昊天上帝,以实柴祀日、月、星、辰,以槱祀司中、司命、飌师、雨师,以血祭祭社稷、五祀、五岳,以狸沈祭山林川泽,以 辜祭四方百物。以肆献祼享先王,以馈食享先王,以祠春享先王,以禴夏享先王,以尝秋享先王,以烝冬享先王。 
  【论语】 
  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 
  ——孔子认为,与其奢不如俭更接近礼的本义。《礼运》也说,夫礼之初,始诸饮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抔饮,蒉桴而土鼓,犹若可以致其敬於鬼神。郑玄注:“言其物虽质略,有齐敬之心,则可以荐羞於鬼神,鬼神飨德不飨味也。”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 
  ——祭祀祖先就如同祖先真在那里,祭祀神就如同神真在那里。这是非常重要的祭祀原则。孔子说,我如果不亲自参加祭祀,由别人代祭那就如同不祭祀一样。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玉帛钟鼓,是礼之用,非礼之本。 
  子张曰:“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其可已矣。” 
  ——祭思敬,丧思哀 
  【礼记·礼器/郊特牲/祭法/祭义/祭统】 
  是故天时有生也,地理有宜也,人官有能也,物曲有利也,故天不生,地不养,君子不以为礼,鬼神弗飨也,居山以鱼鳖为礼,居泽以鹿豕为礼,君子谓之不知礼,故必举其定国之数,以为礼之大经,礼之大伦,以地广狭,礼之薄厚,与年之上下,是故年虽大杀,众不匡惧,则上之制礼也节矣。
  ——万物各有其用,不按时节生长、不按地域养出的动物,君子不拿它来做祭品,鬼神也不会享用。居山者以鱼鳖、居水者以鹿豕为祭品,完全没有必要,是违背祭的本义的。制定礼仪应根据实际情况,礼的厚薄要根据年景,即使碰到坏年景也不用担心,因为礼是适当的。 
  社稷山川之事,鬼神之祭,体也,丧祭之用,宾客之交,义也,羔豚而祭,百官皆足,大牢而祭,不必有余,此之谓称也。
  ——社稷山川与鬼神之祭,要根据不同对象采用不同的祭法,这是体。丧祭的费用、交往宾客的开支,必须恰当合适,这是宜。参加祭祀的人们都要分得一份牲体,不使其剩余,此为称。 
  君子曰,祭祀不祈,不麾蚤,不乐葆大,不善嘉事,牲不及肥大,荐不美多品。
  ——君子认为,祭祀不是祈求额外的赐福而是出自自己的内心。不是得意于提早举行、器币高大华丽、祭牲的肥大和祭品的丰富,这是都不是祭祀真正的意义所在。 
  君子之于礼也,非作而致其情也。 
  ——君子行礼,不是故意做作来表达感情。以今天的话说,祭祀不是为了做秀给人看。祭祀秀是违背礼的本义的。 
  礼也者,反本修古,不忘其初者也,故凶事不诏,朝事以乐,醴酒之用,玄酒之尚,割刀之用,鸾刀之贵,莞簟之安,而槁鞂之设。
  ——礼是让人们返回人的本心,遵从古来的传统,不忘先人的原始状态的。礼记这一段揭示了为什么祭祀现场出现那么多“落伍”的东西,明明有了甘甜的美酒,却要用无味的玄酒(清水);明明有了锋利的割刀,却要用古时的鸾刀;明明有了细软的席子,却要用秸杆编的粗席。通过不断的祭祀仪式,经常让人们从繁华的生活中暂时脱离,回归本心,返本、追怀、静心、反思,这就是祭祀的一大意义。 
  不敢用常亵味而贵多品,所以交于神明之义也,非食味之道也,先王之荐,可食也,而不可耆也,卷冕路车,可陈也,而不可好也,武壮,而不可乐也,宗庙之威,而不可安也,宗庙之器,可用也,而不可便其利也,所以交于神明者,不可以同于所安乐之义也。
  ——祭品不是用日常好吃的食物味道,而是为了奉献神明享用的。先王的荐祭可以吃但不可常吃,穿的冕服坐的路车,可以陈设但不能玩乐。大舞之武雄壮但是不能用作日常娱乐。宗庙巍峨但不能日常居住,祭器可用但不能图便利拿去做日常使用。这些东西奉献神明,不能等同于人们为了生活安乐而日常使用的东西。可见,祭有专属,有象征性,不能拿祭品乱用。 
  祭不欲数,数则烦,烦则不敬,祭不欲疏,疏则怠,怠则忘。 
  ——祭祀不要太频繁,太频繁就会厌烦,厌烦了就会失去恭敬的心情。祭祀不要太稀疏,太稀疏就会慢怠,慢怠就容易淡忘。 
  君子反古复始,不忘其所由生也,是以致其敬,发其情,竭力从事,以报其亲,不敢弗尽也。 
  ——君子追念祖先,不忘自己从何而来,所以向鬼神表达自己的敬意和感情,竭力去工作以报答亲人,不遗余力。 
  凡治人之道,莫急于礼。礼有五经,莫重于祭,夫祭者,非物自外至者也,自中出生于心也,心怵而奉之以礼,是故唯贤者能尽祭之义。 
  ——一切治理人民的措施中,再没有比礼更重要的了。礼有五类,没有比祭礼更重要的了。所谓祭礼,不是外物迫使人那样做,而是出自人的内心。内心有思念亲人的念头,表现在行为上就是祭礼。所以只有贤者才能充分理解祭祀的意义。 
  夫祭有十伦焉,见事鬼神之道焉,见君臣之义焉,见父子之伦焉,见贵贱之等焉,见亲疏之杀焉,见爵赏之施焉,见夫妇之别焉见政事之均焉,见长幼之序焉,见上下之际焉,此之谓十伦。
  ——祭祀有十种意义:表现服事鬼神的方法,表现君臣之间的名份,表现父子之间的伦理,表现贵贱之间的等级,表现亲疏的差别,表现爵赏的给予,表现夫妇的区别,表现政事的平均,表现长幼的次序,表现上下之间的分际。显然,这是一些需要我们谨慎扬弃的祭祀思想。
责任编辑:魏俊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