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国学大家谈

子路子张问政与为官的道德准则

2017-10-17 10:13:00  作者:钱凤仪  来源:中国孔子网

  【原文】
  13·1 子路问政。子曰:“先之劳之。”请益。曰:“无倦。”
  【译文】
  子路问怎样实施政事。孔子说:“自己先给老百姓带好头,再勉励老百姓勤劳。”子路请求多讲一点。孔子说:“按已经说过的做,不要懈怠。
  【原文】
  12·14 子张问政。子曰:“居之无倦,行之以忠。”
  【译文】
  子张问怎样实施政事。孔子说:“居于职位上不懈怠,执行政令要忠实。”
  《易经》释义
  先之劳之
  《困》卦之意。《困》卦下坎上兑。《否》上之二,成《困》卦。《否》《乾》为“先之”,《困》《坎》为“劳之”。
  《困》卦《象》曰:“泽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虞翻曰:“君子谓三,伏阳也。否坤为致,巽为命,坎为志,三入阴中,故‘致命遂志’也。”三动卦象变为《大过》卦,以天下为己任,故而言‘致命遂志’。”“致命遂志”意思是为了理想,不怕困难,不怕牺牲,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无倦
  《井》卦之意。《序卦传》曰:“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井》卦《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劳民劝相。”虞翻曰:“君子谓泰乾也。坤为民;初上成坎,为劝,故‘劳民劝相’。相,相助也。谓以阳助坤矣。”子路暴躁,为政容易强迫人,故而夫子言此。“劳民劝相”为“无倦”的本意。
  居之无倦,行之以忠。
  《论语·13·1》中,“无倦”是指按《井》卦所表象的甘于奉献道德准则,孜孜不倦和“劳民相劝”。《系辞》曰:“井,德之地也。”《序卦传》曰:“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所以,这一句的“行之以忠”,指的是《革》卦之象。《革》卦卦辞曰:“巳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 虞翻曰:“遁上之初,与蒙旁通。悔亡,谓四也。四失正,动得位,故‘悔亡’。离为日,孚谓坎。四动体离,五在坎中,故“已日乃孚”。以成既济,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故‘元亨利贞,悔亡’矣。与《乾·彖》同义也。”《革》卦《彖》曰:“革。水火相息,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曰革。‘巳日乃孚’,革而信之。文明以说,大‘亨’以正。革而当,其‘悔’乃‘亡’。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干宝曰:“天命已至之日也。乃孚,大信著也。武王陈兵孟津之上,诸侯不期而会者八百国,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尔未知天命,未可也。还归。二年,纣杀比干,囚箕子,尔乃伐之。所谓‘已日乃孚,革而信’也。”通过《革》卦可知,这里的“忠”,也就是“孚”,《坎》为“孚”,如虞翻所言。所以说《井》卦之象表象的是,以德为准则,甘于奉献,兢兢业业,为“无倦”。“已日乃孚,革而信之”,为“行之以忠”。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虞翻曰:“汤武谓乾,乾为圣人。天谓五,人谓三。四动,顺五应三,故‘顺天应人’。巽为命也。”换而言之,“顺天应人”,为“行之以忠”。
  《革》卦《象》曰:“泽中有火,革。(崔觐曰:火就燥,泽资湿,二物不相得,终宜易之,故曰“泽中有火,革”也。)君子以治历明时。(虞翻曰:君子,遁乾也。历象谓日月星辰也。离为明,坎为月。离为日,蒙艮为星。四动成坎离,日月得正,天地革而四时成。故“君子以治历明时”也。)做事符合天理,符合人理,符合事理,是最大的忠。换而言之,尊重客观规律,实事求是,是最大的忠诚。
  在《论语·11·16》中,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在《论语·11·18》中指出:“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由”,指的是子路,“喭”就是指做事鲁莽。“师”,指的是子张。“辟”,是指做事偏激,走极端。据史料记载,子张平时说话也是夸大其词。
  《困》终变成《贲》,《困》卦《象》曰:“山下有火,贲。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狱。”所以,子路向孔子请教如何为政或为政的准则,也就是如何当官,孔子回答的含义是:“首先做到带头克服困难,然后不辞辛苦,以德为准则,象井水一样,孜孜不倦甘于奉献。”子路鲁莽,所以孔子希望子路成为一个文质彬彬的官员。
  《井》卦终变《噬嗑》,《噬嗑》卦《象》曰:“雷电,噬嗑。先王以明罚勑法。”所以,子张向孔子请教如何为政或为政的准则,也就是如何当官,孔子回答的含义是:“以德为本,象井水一样,孜孜不倦甘于奉献;尊重客观规律,实事求是。”子张说话做事偏激,容易过头,所以孔子希望子路成为一个既能具备甘于奉献的精神,又能做到公平公正、光明正大、遵纪守法,实事求是。子张的文化素质,是高于子路的。
  用现代的话来说,孔子对子路和子张的要求是,要做一个象焦裕禄一样的干部,能带领群众克服困难,战胜困难;要做一个象包拯一样的的官员,大公无私,正大光明,与时俱进,实事求是。
  《周易集解·系辞上》:夫易广矣,大矣。虞翻曰:乾象动直,故“大”。坤形动辟,故“广”也。以言乎远则不御,虞翻曰:御,止也。远谓乾。天高不御也。以言乎迩则静而正,虞翻曰:地谓坤。坤至静而德方,故正也。以言乎天地之间则备矣。虞翻曰:谓易广大悉备,有天地人道焉,故称备也。夫乾,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宋衷曰:乾静不用事,则清静专一,含养万物矣。动而用事,则直道而行,导出万物矣。一专一直,动静有时,而物无夭瘁,是以大生也。夫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宋衷曰:翕,犹闭也。坤静不用事,闭藏微伏,应育万物矣。动而用事,则开辟群蛰,敬导沉滞矣。一翕一辟,动静不失时,而物无灾害,是以广生也。广大配天地,荀爽曰:阴广阳大,配天地。变通配四时,虞翻曰:变通趋时,谓十二月消息也。泰、大壮、夬,配春;乾、姤、遁,配夏;否、观、剥,配秋;坤、复、临,配冬,谓十二月消息相变通,而周于四时也。阴阳之义配日月,荀爽曰:谓乾舍于离,配日而居;坤舍于坎,配月而居之义是也。易简之善配至德。荀爽曰:乾德至健,坤德至顺,乾坤易简相配于天地,故“易简之善配至德”。子曰:易,其至矣乎。崔觐曰:夫言子曰:皆是语之别端,此更美易之至极也。夫易,圣人之所以崇德而广业也。虞翻曰:崇德效乾,广业法坤也。知崇礼卑,崇效天,卑法地。虞翻曰:知谓乾,效天崇;礼谓坤,法地卑也。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矣。虞翻曰:位谓六画之位,乾坤各三爻,故“天地设位”。易出乾入坤,上下无常,周流六虚,故“易行乎其中”也。成性存存,道义之门。虞翻曰:知终终之,可与存义也。乾为道门,坤为义门。成性,谓成之者性也。阳在道门,阴在义门,其易之门邪。
  以孔子教导的“道义之门”为准则做官,怎么能不成为一个让人怀念的官员?怎么可能变为一个蒙受耻辱的昏官?怎么可能因为没当好官而栽跟头?怎么可能沦落为一个被通缉的贪官?
责任编辑:赵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