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国学大家谈

钱逊:孟子人性思想的核心理念

2018-03-08 09:15:00  作者:钱逊  来源:国际儒学研究

  孟子关于人性的思想,是孟子思想和中国儒学思想的重要部分。历来学者对此讨论甚多。然而讨论多围绕人性善恶,是性本善还是可以为善等问题,对于孟子人性思想的核心理念及其意义,则较少涉及。
  “孟子道性善”,以孟子人性思想为性善论,无疑是正确的。但性善只是孟子对人性的具体认识,他整个人性思想的一个结论。只说到性善,不对孟子提出这一结论的理依据做深入的研寻探讨,就不可能全面认识孟子人性思想的丰富内容及其深刻意义。
  
  一个没有受到足够重视的问题,是孟子对“生之谓性”的反对和批驳。《孟子·告子上》:
  告子曰:“生之谓性。”
  孟子曰:“生之谓性也,犹白之谓白与?”
  曰:“然。”
  “白羽之白也,犹白雪之白;白雪之白犹白玉之白与?”
  曰:“然。”
  “然则,犬之性犹牛之性,牛之性犹人之性与?”
  告子说“生之谓性”,意思是凡天生带来的就叫做性。孟子虽然也认为人性是天生的,但他反对“生之谓性”的说法。他反驳说,如果说“生之谓性”,那就无法将人性与狗性、牛性区分开了。因为只从生物本能上看,人和狗、牛等没有根本的区别。他不是从人的生物本能看人性,而是从人和禽兽的区别上看人性,认为只有把人与禽兽区别开的那些属性,即人之所以为人的那些特征才是人性。
  关于这一点,张岱年先生有详尽的论述。他说:
  “孟子所谓性者,正指人之异于禽兽的特殊性征。人之所同于禽兽者,不可谓为人之性;所谓人之性,乃专指人之所以为人者,实即是人之‘特性’。”
  “孟子所谓性,指人之所以为人的特性,而非指人生来即有的一切本能。”(张岱年:《中国哲学大纲》)
  以人之所以为人的特性为人性,具体地说,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
  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
  孟子所说的异于禽兽的那“几希”,就是人生来就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四心”;此四心即仁、义、礼、智的“四端”。人所以为人,是因有此四心;若无此四心,“非人也”。
  孟子又说:
  “口之于味也,目之于色也,耳之于声也,鼻之于臭也,四肢之于安佚也,性也,有命焉,君子不谓性也。仁之于父子也,义之于君臣也,礼之于宾主也,知之于贤者也,圣人之于天道也,命也,有性焉,君子不谓命也。”(《孟子·尽心下》)
  味、色、声、臭、安逸的欲求,也是天赋,生而有之,孟子不以为性;只有仁、义、礼、智、圣这些人所独有的特性,才称之为人性。所以他强调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孟子·离娄下》)
  人性就在异于禽兽的这”几希“之处。孟子关于人性善的结论,正是建立在这个根本理念基础之上的。
  以人之所以为人的特性为人性,是人性论上一个大创造和大贡献。古往今来,在人性问题上,”生之谓性“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马克思主义也否定生之谓性。不过不是从人之所以为人处看人性,而是从人的社会性看人性)。战国时期的各家,对人性的认识不同,而他们共同的理论基础都是”生之谓性“。然而,一物的性,是指该物区别于他物,所以为该物之特性。正如孟子所指出,生之谓性不能说明人性与牛性、犬性的区别,不能正确反映人性。孟子以人之所以为人的特性为人性,解决了这个问题,给正确认识人性提供了正确的思路,也给研究人性问题提出了问题:人之所以为人之处究竟是什么?
  二
  孟子人性思想的又一个基本理念,是”天人合一“。
  认识人和人生,要回答二个问题。一是人之所以为人之处;二是人在宇宙中所处位置,人与万物的关系。在明确以人之所以为人的特性为人性的基础上,孟子进一步说:
  “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殀寿不二,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尽心上》)
  这是说明“心”、“性”、“天”三者的关系,是性善论的核心思想。
  “仁义礼智根于心。”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四心”是仁、义、礼、智的“端”。所以尽心可以知性,知性必须尽心。
  心、性都在人,而性是天赋,又属天;天在人之外、人之上,但同时就体现在人性中。所以“知其性,则知天”,知性亦即知天。天不再是高不可及,不能认识,而成为可以认识;人要知天,不假外求,只须修养自己的心性即可。
  通过尽心、知性,上达于天,为的是“事天”,即顺应天道,安顿自己的人生,也就是安身立命。
  如此,建立起了由修养心性而上达于天的理论架构,完善了天命与人生,天道与人道合一的天人合一思想。而天人合一的核心和关键就在性;性兼天人,本于天而在于人,由内言为性,由外言为天;天人通过性而沟通为一。
  以人之所以为人的特性为人性和尽心知性知天,通过修养心性而沟通天人,达到天人合一。这二点是孟子人性思想的核心和精髓;对儒学和中华文化发展的影响巨大而深远。它回答了如何认识人的本质、特点?如何认识人在宇宙万物中的位置?等关于人生的根本问题。对于我们认识和安顿人生,认识和处理人和自然的关系,都有着根本的指导意义;渗透到中国文化的各个方面和中国人观察、处理一切问题的过程之中,由此而形成发展了中华文化不同于其它文化的诸多特点。
责任编辑:赵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