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国学大家谈

孔子作《春秋》的教育意义

2019-04-10 09:08:00  作者:齐金江  来源:“孔子研究院”公众号

  在曲阜东高铁站西侧、曲阜市息陬镇的春秋书院大门口,耸立着一座“孔子作《春秋》处”的古碑。它似乎在努力讲清楚孔子晚年的故事:孔子68岁时“自卫反鲁”,结束了长达14年的周游列国生涯,进入人生的晚年。在其最后5年,这位曾任大司寇的“国老”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整理以《春秋》结尾的“六经”典籍之中。孔子春秋书院是全国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和夏令营的优选目的地,也是“中华师道”的重要载体和中华经典的重要诞生地。

  息陬,古称“陬邑”,是洙泗圣域范围内沂河之南岸、鲁城和尼山之中的重要古驿。春秋书院的历史文化景观构成主要有息陬、还辕桥、春秋台、浣笔池、孔子祠庙等。南朝人任(460至508年)《述异记》写道:“曲阜县南十里,有孔子春秋台。”清乾隆辛卯年(1771年)“孔子作春秋处”碑刻一通。《曲阜县志》载:“春秋书院即春秋台,在城东南十里西邹村,士人又谓即息陬。任《述异记》云孔子作《春秋》于此。宋时立庙设像,以本村市税为祭祀之用。”民国《续修曲阜县志》记载:“相传此地为孔子作《春秋》处,孔氏族人及附近居民倡修春秋书院,以奉至圣先师。由圣公府委奉祀官春秋致祭。”民国《续修曲阜县志》又记:“息陬集捐收入为常年祭费,今于祭费之余附设明德小学。”春秋书院后来改为明德中学附属小学。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保存得还较为完整,其规模为二进院落的庭院。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院落的地基逐渐被用为民房。春秋书院项目位于曲阜高铁新区“夫子文旅城”。春秋书院项目位于该区域内,参考洙泗书院、尼山书院的整体布局,结合书院的文脉特征,在原遗址重新建设,对书院进行原貌复原。

  孔子重视修学旅行,更重视对于所学知识的创新性诠释和发展,这对于个人进步和境界提升具有重要的作用。具体分析,孔子作《春秋》在新时代的教育意义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有助于加深理解新时代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2011年9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党校的讲话中指出,“历代中国人民维护国家统一的思想源远流长、根深蒂固。春秋时期,孔子修订《春秋》,包含‘大一统’的思想”。 2013年11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到孔子研究院考察,在与专家座谈时他强调,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以中华文化发展繁荣为条件。对历史文化要坚持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有鉴别地加以对待,有扬弃地予以继承。这需要一方面做好文化的创造性转化,改造陈旧的文化表达方式,激活其生命力;另一方面要做好文化的创新性发展,按照时代的发展,对优秀传统文化进行补充、拓展、完善,增强其影响力和号召力。只有当文化渗入人们的生活中去,成为一种日用而不觉的习惯时,才真正“活”了起来,才真正得到了继承;也只有在日用中,跟随时代前进的步伐,不断丰富其内涵、拓展其形式,文化才能真正得到发扬与创新。

  近年来,国内外学者对传承传统文化问题的研究颇多,研究视角业已深入人文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但对于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在具体应用领域的研究却比较少。《春秋》关系到中国文化之大成,历史传承和文化认同等重大核心问题;书院是古代中国一种重要的教育组织形式,它与中国古典文明是一体化的存在,对中国古代文明的繁荣和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春秋书院是纪念孔子作《春秋》、删述“六经”、整理典籍的圣迹之代表性遗址书院之一,拥有丰富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对研究世界与中国多元文化历史、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目前,关于《春秋》和书院的研究数不胜数,但对于春秋书院这一孔子遗迹书院的研究尚处于初始阶段。

  第二,有助于新时代教育事业的创造性继承和创新性发展。儒家文化经典渊源流长,孔子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在前人的基础上对《诗》《书》《礼》《乐》《易》《春秋》进行创造性的、根本性的新发展。“《春秋》学”居于断后的殿军地位,是孔子晚年典籍整理工程的尾声,也是孔子儒学与时偕行、古为今用的典范。曲阜作为孔子故里、儒家文化的发源地、首批历史文化名城,在传统文化传承中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以孔子晚年“作《春秋》”为象征和标志的、整理经典为主题的春秋书院应运而生。《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制定中小学生综合实践活动指导纲要,注重增强学生实践体验,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开展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和各种形式的夏令营、冬令营活动。建设一批具有良好示范带动作用的研学旅游基地和目的地。”通过研究梳理存世文献、档案文献和碑刻文献,探讨春秋书院作为孔子和儒家经典的文化符号意义,促成儒家文化体验与书院载体的契合,需要进一步厘清关系、精心策划、悉心打造。

  第三,有助于齐鲁文化走在前列和齐鲁精神弘扬光大。齐鲁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尤其是两千多年间一直被奉为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儒家学说,对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的形成与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中华民族历经沧桑与磨难,却每次都能依靠自身重新站起来,这种奇迹般的生命力便源自其文化中蕴藏的民族精神。如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仍然需要从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力量,而齐鲁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核心,奠定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基础,因此弘扬齐鲁文化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随着国学旅游、政德教育、师德教育、青少年休学游等活动的深入推进,曲阜在原有历史遗址、建筑、园林等景观已经难以满足多层次受众的差异化需求,以孔子晚年整理经典为主题的春秋书院应运而生。

  曲阜在周公庙、鲁国故城遗址、“三孔”等重要文物遗址之外,如何挖掘以春秋书院为重点的儒学经典体验基地,使其焕发生命力,打通孔子儒家经典教育与现代生活的隔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研究课题。传统文化走出去对于提高文化软实力,增强国际竞争力有重要作用。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挨打”“挨饿”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但“挨骂”的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要不“挨骂”,就要让中华文化走向世界,并让人们喜欢中华文化,不断增进世界对中国的认知与理解。应该及时梳理和编撰《孔子作<春秋>》《孔子晚年整理典籍》等适合外国人阅读、学习和传播的孔子文化系列教材和故事读物、“口袋书”。

  作者:齐金江,孔子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赵珂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