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国学大家谈

李冠云:释奠礼应合乎“礼”

2019-05-28 09:35:00  作者:李冠云  来源:中国孔子网

  编者按: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精神,弘扬中华礼仪文化,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让文庙文物活起来。同时配合中国孔子基金会发起的“9.28全球同祭孔”工作的开展,落实敦和基金会年度工作计划。2019年5月25日,由河北省儒学会主办的“祭孔释奠礼推广工作研讨会”在石家庄召开。阙里书院山长李冠云参会并作主旨发言。


  时下国内恢复释奠礼者众,但不可否认的是有些并不合乎“礼”,乃至乱相纷纷。仅罗列一二,仅供诸位同道参考。

  一、释奠礼,其名由来已久、一以贯之,释奠礼就是释奠礼,今天所谓的“祭孔大典”这个名称则不伦不类,大失礼义。孔庭享祀者,除了孔子外,更有四配、十二哲、七十九位先贤和七十七位先儒,这些圣贤们,代表着一部真正的中国政教史。《礼记》所说的“释奠于先圣先师”,也如朱子所划分的“学礼”系统一样,释奠礼,正是此意。孔子设教,正名为先,名不正则言不顺,建议各地如正定文庙一样,恢复其“释奠礼”本来的名称。

  二、祭祀的时间问题。经明于汉,祀定于唐。《周礼》、《礼记》虽有释奠、释菜之名,但其仪难徵其详,至唐《开元礼》始依据《仪礼·特牲馈食礼》仿佛而为之,遂有后世释奠之仪。从唐代以来,丁日祭祀先师,历代史籍均有明文。民国以降,又有了孔子的生辰祭祀。今天我们既然是恢复礼乐,就应当尊重这个最基本的传统,春秋二丁和西历9.28这三个日期都是符合历史和文化的传承的。今天有些地方的祭祀时间非常莫名其妙,甚至祭祀的次数也不少。这其中,举一个例子,清明节的祭祀,属于古宗庙之礼的“荐新之祭”,这对于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属于家祭的范畴,而和学礼无涉。曲阜的清明节祭祀,孔氏宗子亲自回来主祭,当然是孔氏的家祭。但是今天我们很多地方的文庙居然也跟着清明节祭祀先师,岂不滑稽?《礼记·祭义》开篇就说“祭不欲数,数则烦,烦则不敬”,正是此义。几年来,在下一直在观察国内同道的有关释奠礼的活动,也多次声明,今天国内做的最好的,就是正定文庙!建议各地如正定文庙一样,掌握好祭祀时间的问题。

  三、河北的大儒孔颖达说过,礼者,敬而已矣。一切礼的精神、核心要义,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敬”字,无敬则不成礼。这恰恰也是文明和野蛮的分野之所在。我们首先需要搞清楚,“你”到底是在祭祀还是在表演?祭祀,是一个庄重、肃穆的场所和仪式,诚敬,是礼之本。诚于中,形于外,只有内心诚敬,表现出来的一言一行就会恭敬。但是正是如此最基本和浅显的道理,在今天有些所谓的祭祀活动中,实在叫人不忍睹视。祭祀中,交头接耳者有之,到处乱跑拍照者有之,嬉皮笑脸者更有之,女士穿短裙、男士穿短裤,乃至袒胸露背者更有之!试问,就是西方教堂的宗教活动,可曾有如此现象?这到底是文明还是野蛮?到底是祭祀还是游戏?其实诸如这种现象表现在很多地方。还有释奠礼期间的迎神、送神、读祝环节,所有与祭者是必须要下跪的。而参礼观礼人员行个鞠躬礼总是最起码的礼仪吧?但是呢?相信我们每个人都看到过,也更都清楚的。这种问题如何解决?就需要文庙管理方和礼仪组织方的思考了。

  四、无论是西方的教堂还是东方佛道两家的寺院观宇,都是一个庄严肃穆的场所,中国历史上,历代更是均引为明禁,严格杜绝在先师享祀之地这么一个庄严场所进行淫进非礼、杀生鼓舞、倡优媟狎,其目的,就在于“敬而毋亵神明之道”。但是今天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地方的文庙,为了所谓的旅游而不择手段,载歌载舞,喧哗异常,表演的不亦乐乎。更有甚者,为了迎合游客,背对大成殿,面向游客,把屁股给殿内的圣贤!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到底是在恢复高雅而高贵的中华礼乐文明?还是在糟蹋中华礼乐文明?当然,“礼,时为大,但必协诸义”,任何礼制皆有其时代特征,时代变迁,礼制自然要适应时代变化而作出一些变革。时下也不可能像古代那样对文庙进行“屏游观”而平时紧闭大门,不许参观。退而言之,若以文庙的建制和礼之因革而论,即使今天的“表演”,也应在大成门外之非孔庙核心区域为是。

责任编辑:张晓芮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