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孔子研究 >儒家伦理研究

春秋时期诸侯“庶女媵妾”的演变

2016-11-29 15:26:00  作者:李建华  来源:孔子研究

  摘要:同姓诸侯“庶女媵妾”是西周时期的君婚习俗。春秋之际,在诸侯剧烈兼并的背景下,对非姬姓诸侯来说,同姓诸侯“庶女媵妾”面临困境甚至绝境。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均表明,春秋时期“庶女媵妾”不限同姓诸侯已是主流形态,而《左传》作者囿于传统,视之为“非礼”。《公羊传》诸侯“一聘九女,诸侯不再娶”之论流传甚广,但传世文献均与之相违,出土文献于诸侯之婚记载颇多,亦无与之合者,当系汉儒之主观臆测。

  关键词:庶女;媵妾;同姓诸侯;《左传》

  媵妾婚是一种古老的婚俗,汪玢玲《中国婚姻史》引商承祚先生的考证,认为“最早关于媵妾制的记载,已见于殷代文献”。李怡、王立群合著的《中国古代社会与文化》认为“媵妾婚,也称为嫡妾制,是周代宗法制度实行的一夫多妻制的变相形式。妻分嫡、妾,其所生子女才有嫡庶之别。”媵妾婚流行于西周春秋时期的贵族阶层,无论是传世文献还是出土文献均有大量记录。与一般的媵妾婚不同,同姓诸侯“庶女媵妾”是西周时期的君婚习俗,婚配女姓亦为诸侯之女。春秋之际,在诸侯剧烈兼并的背景下,对非姬姓诸侯来说,同姓诸侯“庶女媵妾”面临困境甚至绝境。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均表明,春秋时期“庶女媵妾”不限同姓诸侯已是主流形态,而《左传》作者囿于传统,视之为“非礼”。《公羊传》诸侯“一聘九女,诸侯不再娶”之论流传甚广,但传世文献均与之相违,出土文献于诸侯之婚记载颇多,亦无与之合者,当系汉儒之主观臆测无疑。

  一、《左传》:异姓诸侯“庶女媵妾”非礼

  《春秋》载,鲁成公九年,鲁宣公嫡女伯姬嫁宋共公,“季孙行父如宋致女”,卫、晋、齐三国先后来媵。《左传》对卫、晋来媵,均言“礼也”,于齐,则未言,且称“凡诸侯嫁女,同姓媵之,异姓则否”(《左传·成公八年》)。杨伯峻注曰:“媵,遣女陪嫁。据礼,一国国君之女嫁与另一国君,他国送女陪嫁。”又曰“八年、九年卫、晋先后来嬴《传》皆云‘礼也’。《传》又云异姓不媵,则意为齐人来媵,不合于礼。”鲁、卫、晋均姬姓,且同出于周文王,齐乃姜姓,《左传》之意甚为明了,杨氏所言是也。

  《春秋》及《左传》记诸侯“庶女媵妾”尚有二处,只不过不如鲁宣公女伯姬出嫁详备,故常为后世研究者忽略、甚至误解。《春秋·庄公十九年》曰:“秋,公子结媵陈人之妇于鄄,遂及齐侯、宋公盟。”(案:此事《左传》未录)杨伯峻注曰:“公子结,鲁大夫。鄄音絹,卫地,详庄十四年《经注》。古代,诸侯娶于一国,二国以庶出之女陪嫁,曰媵。此当是卫国之女嫁与陈宣公为夫人,鲁国以女陪嫁,使公子结往送女,本应送至卫国都城,使与陈侯夫人同行,但公子结送之鄄,闻齐侯、宋公有会,遂临时变更计划,使他人往送女,己则代表鲁国参与盟会。陈侯夫人称陈人之妇者,以尚未嫁人陈国,犹不成为夫人。说参杜《注》、孔《疏》及毛奇龄《春秋传》。至刘敞《春秋权衡》、胡安国《春秋传》谓‘陈人’为‘陈大夫’,此是陈大夫娶妇。程颐则为鄄之巨室嫁女于陈人,公子结以己之庶女媵之,因与齐、宋盟,遂挈之以往(据《春秋传说彙纂》),皆主观曲说。”杨说甚是。《左传·襄公二十三年》曰:“晋将嫁女于吴,齐侯使析归父媵之,以藩载栾盈及其士,纳诸曲沃。”晋侯嫁女,齐侯来媵,《左传》未言“礼也”,当亦以非礼视之。

  《春秋》及《左传》记录三起诸侯“庶女媵妾”之事,其中鲁女为嫡者仅一起,即鲁宣公嫡女伯姬适宋共公。作者详述者亦仅宋共姬(鲁宣公女伯姬)一事,余二起乃依附他事而述之。春秋鲁国公主见于《左传》者,有纪伯姬、杞伯姬、莒叔姬、杞叔姬、齐昭姬、宋共姬六人。诸侯妻妾非一,春秋鲁国公主之数要远大于六人的规模,然鲁《春秋》存录诸侯“庶女媵妾”者,仅宋共姬一人而已。诸侯“庶女媵妾”用于国君之婚,而国君即位之前若已婚配,这一制度便不适用。如鲁僖公女昭姬婚于齐昭公,时昭公尚未即位,避易牙之乱而流落于齐,因婚于昭姬,自然不会有诸侯“庶女媵妾”之事。以《左传》观之,诸侯“庶女媵妾”用于君婚,来媵者没有国数限制,但仅适用于同姓之国,异姓来媵则为非礼。

  二、诸侯兼并视域下同姓“庶女媵妾”的困境

  周室东移,王纲不振,诸侯兼并以燎原之势展开。春秋时期的霸主无不是通过兼并之路走上权力顶峰的。“齐桓公并国三十,启地三千里”(《韩非子·有度》),成为春秋时首位霸主。据《史记·楚世家》,楚武王伐随,始开濮地;楚文王伐蔡,中原始感南方威胁。楚强,江汉间小国,无不畏之,至楚成王,已有千里之地,故鲁僖公二十八年,城濮开战前夕,晋将栾贞子有“汉阳诸姬,楚实尽之”(《左传·僖公二十八年》)之感慨。楚成王子庄王,“并国二十六,开地三千里”(《韩非子·有度》),兵临洛水,探问九鼎之轻重。秦穆公称霸西戎,吴、越尽有江淮下游。称霸时间最久的晋国,仅在晋献公时期,便有“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韩非子·难二》)的可怕记录,即使连周室东迁后的主要依赖——虢国也不能幸免。但凡在春秋时期有一席之地者,无不有兼并之举,郑、宋、鲁、卫亦是。

  诸侯兼并的直接结果是国家数目迅速减少,同姓之国愈发稀少,甚至仅有一国,如宋国、陈国。宋国子姓,为殷商后裔;陈国妫姓,虞舜后裔。自春秋之后,无论是传世文献还是出土文献,诸侯国子姓者惟宋,妫姓者惟陈。若恪守《左传》同姓诸侯“庶女媵妾”的传统,宋、陈嫁嫡女,他国诸侯不可能“庶女媵妾”;他国为嫡,宋、陈也不会陪媵。但实际显非如此。如齐桓公三夫人无宋女(案:齐姜姓,三夫人为王姬、徐嬴、蔡姬),但有爱妾宋华子;齐灵公娶鲁女(案:鲁姬姓),但有二宋妾:仲子、戎子;郑襄公夫人不详(案:郑姬姓),但有三妾:宋子、姚子、圭妫,二为宋女,一为陈女;周惠王元年,虢、晋、郑三国君主为惠王迎娶于陈,诸侯尚有“庶女媵妾”,三诸侯为天子娶妻,其规模当隆于诸侯。

  有些非姬姓诸侯即使有同姓存在,在现实中也无“庶女媵妾”的可能,如杞与越(《左传》载为拟姓)。晋悼公娶杞桓公女为夫人,杞国惟一同姓为越国,但越断无来媵之可能。一则越地处东南僻隅,路途遥远;二则越之死敌吴横亘江淮,阻挡越国北上;三则春秋末期的鲁昭公五年,越国始见于《春秋》,之前与中原诸国素无往来。地缘政治在诸侯婚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姬姓国家也是如此。如出土的曾侯簠铭曰:“叔姬肅乍黄邦,曾侯作叔姬、邛姻媵器翯彝。”曾国姬姓,嫁女于赢姓黄国,来媵者为嫻(芈)姓邛国之女。时江汉诸姬多灭于楚,曾国为汉北姬姓强国,与黄国联合抵御楚国北上。晋、郑、鲁、卫等姬姓国均在遥远的北方,来往不易,异姓结盟乃时势所趋,而婚姻是最常见而有效的方式。

  三、春秋时期异姓诸侯“庶女媵妾”的盛行

  《左传》视异姓诸侯“庶女媵妾”为违礼之举,但其记录的三起诸侯“庶女媵妾”当中,有二起存在异姓来媵的情况,表明诸侯君婚异姓来媵已超越旧观念的束缚,成为一种合理的存在。出土文献也印证了这一点。

  (一)金文所见诸侯“庶女媵妾”事例

  传世的《许子妆簠盖铭》曰:“隹正月初吉丁亥,许子妆择其吉金,用铸其簠,用媵孟姜、秦赢。”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曰:“殆许与秦同时嫁女,或许嫡秦为媵,秦嫡许为媵,故铸器以分媵之。”秦国赢姓,许国姜姓,无论许嫡还是秦嫡,均属异姓诸侯“庶女媵妾”。河南信阳出土的樊君鬲铭曰:“樊君作叔赢、嬭媵器宝鬲。”李学勤先生曰:“樊君作叔赢、芈(嬭)媵器,和曾侯簠‘曾侯作叔姬、邛芈媵器’文例一致,都是兼媵两女。曾侯姬姓,其女叔姬是嫡;樊君芈姓,其女芈是媵,故在器铭中前后不同(或说‘叔赢、芈’为‘叔赢、叔芈’省文,也是可能的)。”曾国姬姓、邛国芈姓;樊国芈姓、主嫁女赢姓;嫡、媵不同姓。河南淅川出土上都府簠铭曰:“上都公择其吉金,铸叔芈、番改媵簠。”李零先生认为:“这是上都公为叔芈和番改所作的媵器。叔芈应是上都芈姓之女,番改是番国己姓之女,后者是陪前者出嫁。”上述四媵器,嫡媵铭于同一器皿,均非同姓,且仅一国来媵。

  嫡媵异器者仅一例。陈侯盘曰:“惟正月初吉丁亥,陈侯作王仲妫口母媵盘,用祈眉寿,万年无疆,永寿用之。”陈侯作王仲妫口媵簠曰:“惟正月初吉丁亥,陈侯作王仲妫口媵盘,用祈眉寿无疆,永宝用之。”陈侯作孟姜口媵簠曰:“惟正月初吉丁亥,陈侯作孟姜口媵簠,用祈眉寿,永寿用之。”这三篇铭文作于同时,乃陈侯嫁女于周王所作。陈国妫姓,其所作“孟姜口媵簠”乃为姜姓媵妾所作。

  (二)何休《春秋公羊解诂》的记载

  《公羊传·僖公八年》释“致夫人”为齐胁鲁“以妾为妻”,何休注云:“僖公本聘楚女为嫡,齐女为媵;齐先致其女,胁僖公使用为嫡,故从父母辞言致。”何休此说不见于他书,但僖公正妻是齐女声姜,《春秋》和《左传》都有记载。鲁僖公娶齐女为正妻,这是春秋以来第三次鲁君齐女配。鲁桓公纳齐襄公妹文姜,因发现文姜与兄齐襄公私通而命丧齐国,文姜长期居齐不归,此乃春秋时期一大国际丑闻,《诗·齐风》之《南山》、《敝笱》、《载驱》均为此而作。鲁庄公娶齐女哀姜,庄公薨,庄公弟庆父连弑子般、闵公二君,而哀姜通于庆父,且欲立之为君,因鲁人驱逐庆父而未能得逞。鲁僖公为桓公之孙、庄公之子,父祖二代婚于齐女而均酿惨剧,且均为齐女放荡淫乱所致,僖公绝婚于齐乃在情理之中。然齐桓公岂容鲁国违逆意志,否则霸主威严何在?于是借媵女于楚之机,捷足先登,逼鲁君就范,齐鲁又一次联姻。何休此说可信。楚芈姓,齐姜姓,乃异姓诸侯“庶女媵妾”。

  四、《公羊传》“诸侯一聘九女,诸侯不再娶”乃汉儒主观臆测

  《公羊传·庄公十九年》曰:“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媵之,以侄娣从。侄者何?兄之子也。娣者何?弟也。诸侯一聘九女,诸侯不再娶。”何休注曰:“言往媵之也。礼,君不求媵,二国自往媵夫人,所以一夫人之尊。……不再娶者,所以节人情,开媵路。”此说影响甚巨,《公羊传》的诸多注疏和《白虎通》多有皴染。《左传》和《公羊传》对诸侯君婚“庶女媵妾”记载的差异有二:《左传》未注明来媵诸侯之数,《公羊传》明确强调须二国来媵;《左传》明确表示诸侯君婚同姓媵之,而《公羊传》并未强调同姓。

  《公羊传》之说法,无论是传世文献,还是出土文献,迄今无任何证据。《春秋》载诸侯“庶女媵妾”二例:鲁庄公十九年,鲁媵卫女适陈;鲁成公八年、九年,卫、晋、齐三国来媵鲁女适宋。《左传》记录二次,其一为鲁成公九年事,已见于《春秋》;另一为鲁襄公二十三年,齐媵晋女适吴。二书所记三次诸侯“庶女媵妾”,二次为一国来媵,一次为三国来媵。出土金石文献载诸侯“庶女媵妾”者四例:许子妆簠盖铭为许嫡秦赢,曾侯簠铭为曾嫡邛媵,樊君鬲铭为赢姓嫡樊女媵,上都府簠铭为都嫡番媵,均为一国来媵,未见二国诸侯“庶女媵妾”者。

  《公羊传》“诸侯不再娶”之论,《春秋》并无记载,相反,诸侯再娶、甚至三娶,《左传》颇有记述,且无任何非议。齐桓公有夫人三:王姬、徐赢、蔡姬,如夫人六:长卫姬、少卫姬、郑姬、密姬、葛赢、宋华子,共有四姓,来自八国,显然非婚娶一次。齐桓公三夫人,徐赢、蔡姬是否存在以妾为妻的可能呢?《孟子·告子下》曰:“葵丘之会诸侯,束牲、载书而不歃血。初命曰‘诛不孝,无易树子,无以妾为妻。’”葵丘会盟,齐桓公首霸诸侯,当恪守盟约以领袖群伦,不能自毁长城。此三夫人、六如夫人并非齐桓公内宫全部,据此可知,齐桓有三次婚姻,故异国妻妾众多。齐景公初婚于鲁,鲁昭公七年,复纳燕国之女燕姬以为夫人。郑文公二夫人一芈氏、姜氏并置,鲁僖公二十二年,郑文公携二夫人慰劳楚成王于柯泽。卫庄公初娶齐庄公女庄姜,因庄姜无子,后复娶陈女厉妫;据《庄子·则阳》,卫灵公同时置三夫人。鲁庄公初娶孟任,生太子子般,即位二十四年后又娶齐女哀姜。晋平公十八年,娶齐侯女少姜为妾,有宠而卒;十九年,复娶齐女以为妻。楚文王初婚无考,即位第十年,灭息国,娶息妫为夫人;楚灵王初娶郑卿公孙段女(鲁昭元年),复娶晋平公女;楚平王初娶郢阳封人女,又娶秦哀公女伯赢(案:楚灵、楚平初婚时尚未即位)。

  《公羊传》出自汉儒之手,其“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媵之”之说实为《左传·鲁庄公十九年》鲁君之女嫁宋君的发挥(卫、晋、齐三国来媵鲁女,《左传》以齐为非礼),春秋时期的客观现实又使得非姬姓诸侯由于缺乏同姓国家而“庶女媵妾”无法实现,故并不强调“庶女媵妾”者必须为同姓。至于“一聘九女,诸侯不再娶”,则是据“庶女媵妾”制度所作的推测,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五、结语

  著名史学家童书业先生在《春秋左传研究》中说:“所谓媵之制度,则为群婚制残余片面保存于男子方面者。”诸侯“庶女媵妾”强调同姓,将女性也纳人宗法制度的体系中来,是“宗子维城”的女性化。因婚姻而为同盟,因嫡亲甥舅而情感凝聚,使得同盟关系进一步延伸,这是诸侯“庶女媵妾”强调同姓的根本所在。与“同姓不婚”在春秋时期的瓦解相似,同姓诸侯“庶女媵妾”制度也随着诸侯兼并而面临困境,甚至绝境,异姓诸侯来媵成为“庶女媵妾”的主要形式。《左传》作者囿于传统,更是出于对西周礼制、贵族风雅的顶礼膜拜和无上幻想,对异姓诸侯“庶女媵妾”这一违背传统的做法表现出深深的抵制。爰及战国,姓氏合流,七国争雄,合纵连横成国际政治主要内容,诸侯“庶女媵妾”失去赖以存在土壤,遂悄然消亡。

责任编辑: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