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专栏 >学术专家 >鲍鹏山

鲍鹏山:“2000多年前那颗心至今温暖我们”

2016-03-20 19:33:00  作者:徐亚平 易朗朗 彭会  来源:湖南日报

    古筝风雅,琴韵悠长;春风化雨,国学流芳。3月10日,岳阳市新华书店“国学讲堂”开讲,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上海开放大学鲍鹏山教授主讲《孔子与士》,梳理“士”与“儒”的涵义变化,用独特视角诠释了孔子的“兴观群怨”。其真知灼见,让座中听众如沐春风。记者敬录如次,以飨读者。

  孔子本为“士”,而救“士”

  如果选择一个人代表中国,则非孔子莫属。孔子的时代,天子、诸侯和大夫都是世袭,士却要凭借礼、乐、射、御、书、数等“小六艺”出仕获得社会职位。

  不仕之士为“儒”,是地位低下、从礼制中剥离出来的“士”。

  众所周知,孔子是超脱于当世之俗“士”。他周游列国固然是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但他的理想却不是为官,而是“谋道”。不是商周时的“王道”、春秋时的“霸道”,而是“大学之道”。

  孔子的伟大之处,是他本为“士”而救“士”。

  孔子为何志于学?孔子为什么办教育?他办学校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办“大学”,努力提升“士”的境界,学“大六艺”,即《易经》《诗经》《尚书》《礼记》《乐经》《春秋》,培养“大人”。“士”的人生目标不再是“仕”,而是“道”。是孔子发现了“士”的潜在价值:士是知识的承载者、风俗礼仪指导者、文化的传承者。

  把人培养成有情怀的人

  “大学之道”,落实到孔子那里就是四个字:兴观群怨。舍身求法、为民请命、担当价值、主持道义,堪为“士”。

  常有家长问我,怎么教育小孩?两个词很重要,即态度和状态。这与“兴”有关。

  古有成语“夙兴夜寐”,“兴”有“醒”之意。“兴”是感发志意,是把人培养成有情怀的人、有热情有性情的人、有温度的人、有爱能恨的人。“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是没读过书的刘邦的情怀;同样面对大海,才高八斗的曹植没留下诗篇,曹操却写出了“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能在青年时期便写下“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毛泽东也是具有大情怀的人。

  最大的法律是内心的良知

  孔子如何改造“士”?让“士”承担一个新的职责?“观”,就是考见得失,把人培养成有观察力、洞察力、判断力的人,有价值观、是非观。所谓君子不器,就是君子并非专业技术人员。孔子几乎不教授知识和技术,只讨论价值,即礼、义、信。

  孔子比我们高明,不是知识比我们多,而是判断力强。人是无知的。人可以无知,并不因此渺小卑微,但不可以无良知。最大的法律是内心的良知。

   对人群具备弘毅的博大胸怀

  “群”即群体意识,有公共意识,能维护公共福祉而不是专注个人一己之私。要合群而不随波逐流,协群而不谋取私利,导群而不专制独裁。

  现在很多人读书就为找工作、买车子、买房子。一个人如果不学会关心他人,这个人的境界会很低;一个社会如果不能够关心他人,这个社会也是很低的。

  子路问什么是君子?子曰: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对整个世界都有恭敬心,以一颗广阔的心胸去做人,多好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北宋张载有名的“横渠四句”,说的是“人只能在人群中生活,人不能和动物放在一起的道理”。既然在人群中生活,那就应该对人群具备一种弘毅的博大胸怀。

  对优点抱有敬意,对弱点深含怜悯

  最重要、最有价值的爱国,是能够发现国家的不足和危险,并且把它指出来,这需要要一个“怨”字。

  “怨”是什么?“怨”是有独立见解,敢于坚持自己独立判断,敢于面对真实的情感;永不满足,永不固步自封;批判社会,但不仇视社会;批判人性弱点,但不反人类;对人类的优点抱有敬意,对人性的弱点深含怜悯。朱熹的“怨而不怒”是善意、有建设性的,批判社会的目标是促进社会进步,批判人类的弱点是尽量地让人类上一个台阶。

  孔子已经离开我们2000多年了。让人感动的是,2000多年前那颗伟大的心至今温暖着我们。

责任编辑:杨晓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