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专栏 >学术专家 >何中华
何中华照片(自然).JPG

何中华

男,1962年7月生,山东莒南人,中共党员。现为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系中国辩证唯物主义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理事、中国人学学会理事、山东省哲学学会常务理事,曾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价值论研究室兼职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和社会发展理论。在《哲学研究》、《哲学动态》、《学术月刊》、《天津社会科学》、《文史哲》等刊物发表论文300余篇,出版《哲学:走向本体澄明之境》(2002年)、《社会发展与现代性批判》(2007年)、《重读马克思》(2009年)、《历史地思:马克思哲学新诠》(2013年)等著作。

  • “从心所欲不逾矩”与人生境界的提升

    传统的人才观讲究德才兼备、强调以德为先,不是没有道理的。现代的人才观似乎更偏重于才而忽视了德。不管人格高下,只要有一技之长就足矣。殊不知,当一个人道德败坏时,其才能越大,带来的危害也就越大。 [详细]

    2017-08-16 13:46
  • 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

    “交征利而国危矣!”倘若一个国家上上下下都在相互追逐利益,那么这个国家也就非常危险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一个人,乃至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如何保持自己的道德操守,的确是一种考验。 [详细]

    2017-08-16 13:42
  • 超越功利才能发现大美

    如果满眼都是有用之物,世界就将毫无美感可言。唯独有了几分空灵与洒脱,有了几分超然的情怀,“大美”才会同人照面,才能向人敞显,人们才能在与大美的相遇中“诗意地栖居于世”。 [详细]

    2017-08-02 15:31
  • “诗三百,思无邪”与人心教化

    人的道德教化,靠单打一不行,必须全方位地营造一种氛围,使人全身心地受到熏陶和滋养。在其中,艺术就扮演着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角色。这是中国古老的传统,其实也是当今时代的要求。 [详细]

    2017-08-02 15:25
  • 善恶只能在实践中见分晓

    《论语》首章劈头就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说”字通“悦”。这句话可谓是整部书的要枢所在。中国的“学”并不致力于对外部世界的解释,而是致力于人的道德人格的塑造和养成,所谓“君子学以致其道”(子夏语)。“道德”即得“道”,即所谓“致其道”,也就是一个人提... [详细]

    2017-07-28 15:15
  • 言近指远与中国文化的“味”

    中国不像西方有什么“母亲节”、“情人节”之类,因为中国人的情感是弥漫于日常生活的每时每刻的…… [详细]

    2017-07-28 15:14
  • 做最高明的医家

    据《中庸》记载,孔子曰:“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豫”通“预”。这句话提醒人们做事要有远见。孔子告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朱柏庐治家格言》亦讲:“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其实也是这个道理。 [详细]

    2017-07-28 15:11
  •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以孔子为代表的中国文化传统有利于启示现代人学会内在地约束和限制自我中心化的扩张,使人对自我的把握真正成熟和健全起来;另外,它也有可能启示现代人限制并约束自己对自然界的占有姿态。 [详细]

    2017-07-28 15:10
  • 过犹不及与全球性问题

    对人的需要及其满足的选择,中西文化的表现大不相同。中国人主张“知足常乐”,西方人更喜欢向事物的极限挑战。 [详细]

    2017-07-28 15:03
  •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在艺术上,中国人一般是接受不了悲剧的,中国的戏曲大都是大团圆结局。唯有这样,人们在欣赏之余才能心安理得。在中国人视之,维纳斯的断臂之美不过是一种缺陷。可以说,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是一种乐感文化。  [详细]

    2017-07-28 1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