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专栏 >学术专家 >何中华

“诗三百,思无邪”与人心教化

2017-08-02 15:25: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按】人的道德教化,靠单打一不行,必须全方位地营造一种氛围,使人全身心地受到熏陶和滋养。在其中,艺术就扮演着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角色。这是中国古老的传统,其实也是当今时代的要求。

  孔子云:《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思无邪,是说《诗经》有诚意正心之功;无邪就是正其不正以归于正。《诗经》三百零五篇,在体裁上分为,在表现手法上分为。《毛诗大序》对风、雅、颂做了解释,谓风,风也,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又云: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废兴也。再云: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显然,此三者均含有道德教化之义,要么直接是教化,要么是王政之盛衰的鉴诫,要么是德治仁政的讴歌。孔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兴、观、群、怨的落脚点,在于迩之事父,远之事君。说到底,它仍然被纳人并落实到伦理秩序的强化方面。诗歌能够潜移默化地陶养人的德性,在诚意正心的环节上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春秋战国时代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所以孔子特别看重并强调《诗经》在挽救世道人心方面的积极意义。

  中国文化有着古老的诗教和乐教传统。孔子说过: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可见,在人的道德人格成就方面,诗、乐的作用不可小觑。那《诗经》的作用安在?《礼记》云:温柔敦厚,诗教也。《毛诗大序》认为,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先王以是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它可以敦化人的性情,和谐人伦关系,改善民风民俗。孔子说: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君子的风尚能够深深地影响民风民俗。

  乐教是广义的,实则包含一切能够引发人的审美愉悦的艺术形式。郭沫若在《青铜时代》中言:中国旧时的所谓,它的内容包含得很广,音乐、诗歌、舞蹈三位一体的不用说,绘画、雕镂、建筑等造型美术也被包含着,甚至于连仪仗、田猎、肴馔等都可以涵盖。所谓(岳)者,(洛)也。凡是使人快乐,使人感官都可以得到享受的东西,都可以广泛地称为。但它以音乐为代表,是毫无问题的。《乐记》曰:德者,性之端也;乐者,德之华也。还说:德音之为乐。因为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以道制欲,则乐而不流;以欲忘道,则惑而不乐乐行而伦清,耳目聪明,血气和平,移风易俗,天下皆宁。这可以说是一种广义的美育。《乐记》云:乐者,通伦理者也。”“先王之制礼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也。所谓反人道之正,其实也就是思无邪的结果和表现。诚如朱熹所说:圣人千言万语,只是使人反其固有而复其性耳。”“反人道之正,亦即尽心知性而已。人们在审美愉悦中,在内心的感动中,不知不觉被改变了、提升了。这种熏染和陶冶,比那种空洞的说教来得扎实和可靠,故孟子说仁言不如仁声之人人深也。道德说教不如音乐教化那样深人人心。

  据《论语》记载,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孔子闻尽善尽美的《韶》乐,以至于三月不知肉味。孔子自况道:未曾想到听音乐竟能达到这样的程度!音乐的力量,音乐对人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而汉代经学家刘向说:孔子闻《韶》,乐非独以自乐也,又以乐人;非独以自正也,又以正人矣哉!这是说,孔子通过欣赏雅正之乐,不仅仅为了自我拯救,还是为了拯救他人;借用佛家言,即所谓自渡渡人、自觉觉他。

  再看中国的书法和绘画。书法看上去似乎与人格培养并无关系,其实不然。书法讲究法度、章法,正书要求横平竖直、错落有致,这与做人的道理实则相通。扬雄曰:书,心画也。柳公权亦有言:心正则笔正。所以,人们常说字如其人;其实也可以反过来说人如其字。在一定意义上,一个人写字的风格,是书者人格浓缩了的形式。在书写中养成不苟且、不讨巧、中规中矩的习惯,对于人格的成就会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可以说,书法的训练也就是人格的训练。书法作为审美形式,固有其道德教化的功能。这也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特点,也是优点。通过长期的书法练习,人的心态和仪态都会逐渐变得端庄和方正,人的气质和品性得到改变。至于绘画,同样如此。

  标举越名教而任自然的魏晋名士,大都强调审美的自足性,主张审美同道德教化相脱离,譬如嵇康的《声无哀乐论》就说:音声有自然之和,而无系于人情。嵇康看起来颇有点这样的气概:审美就是审美,其他什么也不是!这正是鲁迅先生为什么说魏晋时代是文学自觉的时代的缘故。然而,有唐一代拨乱反正,恢复诗言志文以载道的传统,反对为艺术而艺术的唯美主义倾向。韩愈高扬文以贯道,柳宗元力主文以明道,以使审美回归正途。

  人的道德教化,靠单打一不行,必须全方位地营造一种氛围,使人全身心地受到熏陶和滋养。在其中,艺术就扮演着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角色。这是中国古老的传统,其实也是当今时代的要求。

    (本网经作者同意发表;作者系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