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专栏 >学术专家 >秦兆雄

日本水户弘道馆与偕乐园考察记

2017-05-11 15:11:00  作者:秦兆雄  来源:中国孔子网

   一 前言

  笔者自1982年3月底开始在日本长期留学且工作至今。在异域的日常生活中耳闻目睹了日本精英阶层保护各地孔子庙并举行释奠礼以及谦虚学习并积极应用中国传统经典知识的情形。他们对中国国粹文化的虔诚之心时常令笔者感到亲切之余又倍惭愧。

  1982年4月至1986年3月就读石川县金泽大学文学部时,大学正门“石川门”对面300米右侧就是堪称日本三大名园之一的兼六园正门。亦耳闻茨城县水户市的偕乐园(水户藩校弘道馆的附属设施)与冈山县冈山市的后乐园是另两大名园。1986年夏天曾利用暑假参观过后乐园。但由于来日后几乎一直从事关于中日亲属制度以及城乡关系的人类学田野调查研究,以致不得不长期搁浅考察水户弘道馆与偕乐园的研究计划。

  2009年9月27-29日间,笔者应邀参加了在曲阜举办的第二届国际儒学大会并参加了祭孔大典(秦2010)。此后逐渐开始对日本东京的汤岛圣堂和其他各地孔子庙、中国大陆以及台湾各地孔子庙的历史演变与社会功能进行人类学方面的实地考察。

  2012年3月31日考察汤岛圣堂并拜访斯文会理事长石川忠久先生时,得知了有关第十届全国藩校峰会于2012年2月18日至19日在水户市举行的讯息(秦2013a:45),深感不能错失去水户考察向往已久的弘道馆与偕乐园并收集相关资料。

  据网络与报刊介绍,在平成23年(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中,弘道馆的正门、正厅以及八卦堂、孔子庙以及鹿岛神社等建筑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破坏,弘道馆被迫关闭。自同年10月8日开始,只有庭院部分对外免费开放。

  第十届全国藩校峰会时,震灾后弘道馆的修复工程还没有开始。但会议按原定计划召开并圆满成功则反映了当代弘道馆与偕乐园所拥有的历史价值与文化资源以及社会功能,令人瞩目。

  本文是近期对弘道馆以及偕乐园的历史演变与当代社会功能所进行的初步人类学考察报告。

  需要说明的是,有关这方面的论述虽然可以在一些学术著作以及因特网上看到某些介绍,但不够全面深入。在笔者的研究范围内,目前还没有看到有关对弘道馆以及偕乐园进行过基于田野调查的人类学与儒学、教育学以及历史学等学科相结合的综合性研究。

  本文试图揭示源自中国的儒家传统及其社会功能在日本社会不断被传承并本土化的发展概貌,以此实例进一步阐释中日两国儒家文化的关联性与差异性。同时为儒学的传统与现代化、儒学的教育传承、孔子庙的历史演变以及当代功能等领域的研究提供参考意见。

  二 弘道馆与偕乐园的历史演变

  水户藩位于江户(东京)东面,是德川幕府的三大亲藩重藩“御三家”(尾张德川家、纪州德川家、水户德川家)之一。第一代藩主为德川家康的第十一子赖房(1603-1661年),尚武好学,崇神尊儒。其子光圀(1629-1700年)为第二代藩主,不仅对编修史书,而且对儒家思想及其应用非常重视,从明历3年(1657年)开始在史馆“彰考馆”编撰《大日本史》期间,常常举办讲经活动。宽文5年(1665年)6月,他将朱舜水从长崎聘请到水户担任顾问,协助编撰《大日本史》,管理藩政,振兴儒学并学以致用。后来又创立了以经世济民为己任的“水户学”,政绩显著、经济繁荣、社会安定、民风淳厚而在各藩中享有盛名。

  水户虽然是水户学的发祥地,但是兴建藩校和孔子庙却比其他藩晚很多。延宝元年(1675年),光圀请朱舜水制作了孔子庙模型(参见图片1),并写了《学宫图说》。诚如孔祥林等所言,德川光圀曾经有过兴建学校和孔子庙的初衷,可能是因为当时正集中精力编写《大日本史》而无暇他顾才没有实现 (孔?孔2011:889-900)。

  

  朱舜水制作的孔子庙模型(小圷纪子学艺员提供)

  文政12年(1829年),从小喜好水户学的德川齐昭(1800-1860年)成为第九代藩主后,于天宝5年(1834年)决定建校。由于当时正值持续数年的“天宝饥荒”初期,财政困难,他的意向遭到了很多藩士的强烈反对。但齐昭藩主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在得到幕府的部分财政支助后,于天宝8年(1837年)开始为维护封建体制稳定并解决日益严重的财政危机而推行“天宝改革”。其中一项是“学校之义”,即重视文化教育,建设藩士子弟学文习武的藩校,同时为农村有志之士设立乡校。

  天宝9年3月,齐昭公布了亲自撰写的<弘道馆记>,原文(竖体,无标点符号)如下:

  弘道館記

    弘道者何?人能弘道也。道者何?天地之大經而生民不可須臾離者也。弘道之館何爲而設也?恭惟上古神聖立極垂統,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其所以照臨六合,統御宇内者,未嘗不由斯道也。寶祚以之無窮,國體以之尊嚴,蒼生以之安寧,蠻夷戎狄以之率服。而聖子神孫尚不肯自足,樂取於人以爲善。乃若西土唐、虞、三代之治敎,資以賛皇猷,於是斯道兪大兪明,而無復尚焉。中世以降,異端邪説誣民惑世,俗儒曲學舎此從彼,皇化陵夷禍亂相踵,大道之不明於世也,蓋亦久矣。我東照宮撥亂反正,尊王攘夷,允武允文,以開太平之基。吾祖威公實受封於東土,夙慕日本武尊之爲人,尊神道,繕武備。義公繼述,嘗發感於夷齊,更崇儒敎,明倫正名,以藩屏於國家。爾來百數十年,世承遺緒,沐浴恩澤,以至今日。則苟爲臣子者,豈可弗思所以推弘斯道,發揚先德乎?此則館之所以爲設也。抑夫祀建御雷神者何?以其亮天功於草昧,留威靈於茲土,欲原其始,報其本,使民知斯道之所繇來也。其營孔子廟者何?以唐、虞、三代之道折衷於此,欲欽其德,資其敎,使人知斯道之所以益大且明不偶然也。嗚嘑!我國中士民夙夜匪解,出入斯館,奉神州之道,資西土之敎,忠孝无二,文武不岐,學問事業不殊其效,敬神崇儒無有偏黨,集衆思,宣群力,以報國家無窮之恩,則豈徒祖宗之志弗墜,神皇在天之靈亦將降鑒焉。設斯館以統其治敎者誰?權中納言、從三位源朝臣齊昭也。

    天保九年歳次戊戌春三月 齊昭撰文并書及篆額

  馆名“弘道”二字取自《论语》(<卫灵公>第十五)“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其实此前已经有佐贺藩与彦根藩等五所藩校命名为弘道馆,但因为<弘道馆记>的内容与学校教育特色以及占地面积等使创立最晚的水户弘道馆后来在各藩校中特别著名。

  <弘道馆记> “奉神州之道,资西土之教,忠孝无二,文武不歧,学问事业不殊其效,敬神崇儒无有偏党,集众思,宣群力,以报国家无穷之恩”,反映了齐昭确定的五项建校与教育理念: “忠孝一致”、“文武一致”、“学问事业一致”、 “神儒一致”、“政教一致”。

  按照这一建学思想,天宝11年(1840年)动工,天宝12年8月1日临时开馆,此时八卦堂建成并收藏刻着<弘道馆记>的寒水石(大理石)碑文(参见图片2),社庙建筑也已竣工。天宝14年(1843年)增设医学馆。

    

   地震前八卦堂内<弘道馆记>碑文(小圷纪子学艺员提供)

  据须藤敏夫介绍,安政4年(1857年)5月9日举行正式开馆典礼,从鹿岛神宫将武道之神武瓮槌命“分祀迁座”至鹿岛神社奉祀后,在鹿岛神社与孔子庙前分别举行了盛大的祭神与释奠,两者程序相同,只有祭品数量稍有差异, 祭品为素绢一丈八尺、栗饭一碗、枣、盐、干栗、干甜糕、水果、蔬菜、生鱼等(须藤2001:254-5)。没有四肢动物肉类。

  弘道馆当时占地54000坪(17.8公顷),规模相当于屈指可数的加贺藩明伦堂(约17800坪)与长州藩明伦馆(14000坪)的3-4倍,成为各藩中最大藩校,还比幕府昌平阪学问所大近5倍。

  从建筑布局及其使用目的来看,全馆可分为三大区:校区、社庙区以及练武场(参照下图)。

  

  校区主要包括正厅及其深处右侧的至圣堂、诸公子读书的“会读场”与文武教职员工的办公室、右侧的学问所“文馆”与左侧的武艺所“武馆”以及天文台及其正前方的“医学馆”等建筑。

  社庙区位于馆内中心地带,是弘道馆教育的精神支柱,被视为圣地。左右两侧分别是鹿岛神社与孔子庙,象征着“神儒一致”与“文武一致”的建校理念。神社参道西侧是八卦堂,神社西南一隅立了一块石碑,刻有题为<种梅记>的碑文。另外,孔子庙西面土坛上有一钟楼,名为“学生警钟”。

  练武场以铁炮操练场“调练场”为主体,西侧是细长的马场,南面分别是弓箭场、炮术场以及马厩等设施。

  从以上的面积规模与三大校区的建筑布局及其学科开设等方面来看,弘道馆可以说是一所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近代综合性大学。

  学生入学资格为藩士子弟,但入学之前必须在家塾里学习基础知识。之后由家塾教师向学馆提交希望升学的学生名单,然后在指定的日期领着15岁左右的学生登馆,并按规定首先参拜鹿岛神社与孔子庙,方能报名登记。进武馆不用考试,但入文馆必须通过入学考试,考题内容出自《论语》与《孝经》等,合格者才能入学,而不合格者则继续留在家塾“素读”经典。

  学生入学当天有隆重的入学仪式:他们都要先到鹿岛神社参拜武瓮槌命,然后到孔子庙参拜孔子。毕业时所有毕业生都要进行同样的仪式。而在馆期间每天都必须以各种形式到神社与孔子庙去参拜,并参加每年举办的各类神道仪式与释奠活动。

  对于这样的宗教仪式规定,教师职工也不例外。比如上任当天,必须参加就职仪式,即依次参拜鹿岛神社和孔子庙。日常生活中尚需以身作则,培养学生敬神尊孔的人格。按规定每人每天出入弘道馆时,都要到社庙前参拜,以示敬意。

  弘道馆与幕府昌平阪学问所的教学方式(大久保2008:90-91)基本类似。学生入馆后称为“讲习生”,分班编组,先修“会读”,然后升进“轮讲”课程。“轮讲生”必须轮番依次讲解《论语》、《孟子》、《春秋左氏传》等汉书。“轮讲生”考试合格就升为“居学生”。他们会分配到3叠榻榻米的个人房室,有资格听 “教授头取” (主任教授)的讲义并参加每年秋季在藩主临场主导下举行的“大试”。此外他们要在教授指导下轮讲,每月参加两次笔试“试问”与一次诗歌创作。

  上课日数因年级差异而不同。通常高年级学生上课天数多,上午在文馆学文:儒家经典、历史、诗歌、天文以及数学等课程,下午则在武馆习武:剑术、枪术、兵术以及马术等多种武道科目。学习成绩根据每年一次“文武大试”与每月两次“小试”判定。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没有毕业年限,可终生学习,中老年人也可以随时申请入馆就读。

  藩主齐昭不仅亲自设计了弘道馆,而且还设计了与弘道馆配套的辅助教育设施“偕乐园”,并将建园目的与设计方案于天宝10年(1839年)5月撰写了名文<偕乐园记>,镌刻石碑(参见图片3)、公布于世。

    

   偕乐园内<偕乐园记>碑文(小圷纪子学艺员提供)

  <偕乐园记>原文(竖体,无标点符号)如下:

  偕樂園記

    天有日月,地有山川。曲成萬物而不遺,禽獸草木各保其性命者,以一陰一陽成其道,一寒一暑得其宜也。譬諸弓馬焉,弓有一張一弛而恒勁,馬有一馳一息而恒健,弓無一弛則必撓,馬無一息則必殪,是自然之勢也。夫人者萬物之靈,而其所以或爲君子,或爲小人者何也?在其心之存與不存焉耳。語曰:“性相近,習相遠。”習於善則爲君子,習於不善則爲小人。今以善者言之,擴充四端,以脩其德,優游六藝,以勤其業,是其習則相遠者也。然而其氣禀或不能齊,是以屈伸緩急相待而全其性命者,與夫萬物何以異哉。故存心脩德,養其與萬物異者,所以率其性;而安形怡神,養其與萬物同者,所以保其命也。二者皆中其節,可謂善養。故曰:“苟得其養,無物不長;苟失其養,无物不消。”是亦自然之勢也。然則人亦不可無弛息也,固矣。嗚呼!孔子之與曾點,孟軻之稱夏諺,良有以也。果繇此道,則其弛息而安形怡神,將何時而可邪?必其吟咏華晨,飲醼月夕者,學文之餘也;放鷹田埜,驅獸山谷者,講武之暇也。余嘗就吾藩跋渉山川,周視原野,直城西有闓豁之地,西望筑峯,南臨僊湖,凡城南之勝景,皆集一瞬之閒,遠巒遙峰,尺寸千里,攢翠疊白,四瞻如一,而山以發育動植,水以馴擾飛潛,洵可謂知仁一趣之樂郊也。於是藝梅樹數千株,以表魁春之地。又作二亭,曰好文,曰一遊,非啻以供他日茇愒之所,蓋亦欲使國中之人有所優游存養焉。國中之人苟體吾心,夙夜匪懈,既能脩其德,又能勤其業。時有餘暇也,乃親戚相携,朋友相伴,悠然逍遙于二亭之間,或倡酬詩歌,或弄撫管弦,或展紙揮毫,或坐石點茶,或傾瓢尊於華前,或投竹竿於湖上,唯從意之所適,而弛張乃得其宜矣。是余與衆同樂之意也,因命之曰偕樂園。

    天保十年歳次己亥夏五月建 景山撰并書及題額

  此外,藩主齐昭还撰写了“禁条”,镌刻在<偕乐园记>石碑后面。

  其原文(竖体,无标点符号)如下:

  禁條

    凡遊園亭者,不許先卯而入,後亥而去。  

    男女之別宜正,不許雜沓以亂威儀。

    沈醉謔暴及俗樂亦宜禁。

    園中不許折梅枝、采梅實。

    園中不許無病者乘轎。

    漁獵有禁,不許踰制。

  以上六项禁止条例为管理偕乐园的法令,使后来偕乐园建成开放后正常秩序得以维护并一直影响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文中“一张一弛” 采自《礼记?杂记下》“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即建园目的是想让藩士们在弘道馆紧张修文习武之余能身心松弛、精力旺盛。因此弘道馆与偕乐园成了一对互补的教育设施。

  园名“偕乐”二字采自《孟子?梁惠王章句上》中“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所以齐昭在<偕乐园记>中最后写到“是余与众同乐之意也,因命之曰偕乐园”。

  齐昭亲自将偕乐园选址在离弘道馆约3公里处千波湖边的七面山。建园工程于天宝12年(1841年)4月动工,次年7月1日建成开园,同月27日对外开放。当初只有武士以及神社神职人员与寺庙僧侣等阶层人士可以自由进出,而后逐渐对藩内领地平民百姓免费开放,成为名副其实的“与民同乐”之乐园。

  园内营造了宁静优雅的“好文亭”等著名景观。好文亭由木质结构两层三阶式的好文亭主体与平房结构的奥御殿组成。藩主齐昭常在此召集文人墨客、家臣和领内百姓一同举行诗歌与慰问会等活动。奥御殿为城内失火时的避难场所,但平常由藩主夫人及其随从使用。

  “好文”是梅花的别名,根据中国的故事所命名。因为园里种植了种类数十、株数达数千的梅树,无论种类还是株数都要超过弘道馆的梅树。园内还种植了杉树、竹林、樱花、杜鹃花、菊花、胡枝子等四季树木。

  水户学是以中国儒学(朱子学)为核心,并综合日本国学与神道而成的学术思想体系。以二代藩主光圀时代为中心的前期水户学基于朱子学的历史思想来理解日本历史的学术倾向很强;而以九代藩主齐昭时代为集大成的后期水户学特色与目的则主要是为了解决日益严重的财政危机、农村疲弊、士风低落等内患与欧美列强压力增大的外忧而引发的幕藩体制危机。即阐明统一民心并果断施行国内政治改革来谋求国家统一强盛的必要性,为确立以天皇为强国顶峰的政治秩序而奋斗的大义名分论。

  后期水户学波及日本各地,并在幕府末期发展为尊皇攘夷运动的指导理念。因此弘道馆虽然培养了大批优秀藩士,成为水户学的发展中心,但在幕府末期因为政治立场不同而分裂为“天狗”勤王派与“诸生”佐幕派,彼此互相抗争,并陷入战乱达数年之久。明治元年10月1日,两派发生最后交战,文馆、武馆以及医学馆等主要建筑被战火烧毁,只剩下正厅、正门、八卦堂、鹿岛神社以及孔子庙等建筑。

  明治4年(1871年),政府废藩置县,茨城县诞生,弘道馆成为陆军省管辖的国有财产。次年12月8日弘道馆按照学制规定闭馆,改为“县厅”(县政府)。自临时开馆以来长达32年的藩校历史结束。

  明治8年(1875年),根据太政官颁布的公告,荒废的空地被指定为国家公园。明治14年(1881年)3月被移交县厅管理,次年县厅迁出。明治22年(1889年)1月至36年作为水户市幼儿园园舍、明治27年(1884年)4月至28年3月作为水户市高等小学分校舍、明治33年(1900年)至大正10年作为茨城县高等女子学校的临时校舍使用。

  大正11年(1922年)3月8日,弘道馆和汤岛圣堂一样成为国有指定“史迹”,受到法律保护。据弘道馆事务所首任所长小泉芳敏所写未刊载手记,昭和6年11月1日,茨城县教育会在孔子庙内举办了自明治闭馆以来第一次释奠礼,仪式参加者为来自县内外的知名人士350余人,祭主为田中无事生县知事,仪式程序基本上仿照了汤岛圣堂的神道式释奠礼,祭品为白米、高粱、饼(黑白)、酒、干柿子、干栗、苹果、海带、人参、芜菁、西红柿、咸鲑鱼、牛肉、猪肉、生鲤鱼、币帛等。

  昭和7年(1932年)成为“弘道馆公园”。昭和20年(1945年)8月2日遭受美军空袭,八卦堂、孔子庙以及鹿岛神社等建筑被烧毁。但战后逐渐得到重建修复。昭和27年(1952年)3月29日,根据《文化财保护法》,旧弘道馆被指定为“特别史迹”。 昭和28年(1953年) 11月,八卦堂复原工程竣工。昭和39年5月26日,正门和正厅以及至善堂根据《文化财保护法》被指定为“重要文化财”。昭和45年(1970年) 11月1日孔子庙复原竣工。昭和50年(1975年)3月鹿岛神社社殿工程开始,同年5月竣工。至此战后弘道馆主要建筑的重建复原工程结束。

责任编辑: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