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全国儒学社团联系会议 >会议报道

董金裕:从事儒学研究可以安顿身心、健康长寿

2017-06-01 15:41:00  作者:肖程鹏  来源:中国孔子网

  编者按:2017年5月27日,由中国孔子基金会、山西省社会科学院、山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山西省当代儒学研究会、全国儒学社团联席会议秘书处共同主办的第五届全国儒学社团联席会议暨“儒学精神的当代价值”学术研讨会在太原举行。全国儒学社团负责人及专家学者200余人齐聚龙城太原,在三晋大地考察交流,共商当代儒学发展大计。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台湾中华孔孟学会副会长董金裕做学术报告。现将报告内容整理如下:

  主持人吴光教授、钱逊老哥、陈来老弟,今天我们四个人能够聚在这里,可以说是相当难得的一个机会。我们四个人相交已经三十年以上,平时也常有联系。刚刚吴教授介绍过,我来自台湾。台湾有一个儒学团体叫孔孟学会,这个学会很多学术界的人都了解,但是可能也有一部分人不太清楚。孔孟学会成立于1960年4月,到今天已经有50多年,将近60年的时光。我们这个孔孟学会主要的工作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向下扎根,把孔孟的思想推广到儿童,推广到青少年。第二个方面是向上发展,结合学者、专家做学术研究。第三个方面是向外推广,推广到社会大众,推广到国际上。

  我们几十年来一直在努力做这方面的工作。我们出版了两份刊物,一份是《孔孟月刊》,是比较通俗性的刊物。另外一份是《孔孟学报》,是比较学术性的刊物,坚持了五十多年都没有中断过。我们孔孟学会的第一任理事长是陈大齐先生,他是我们政治大学的校长。政治大学很多人都搞不清楚,昨天还有人问我说,你是搞政治的?其实并不是,政治大学的性质就像人民大学一样。台湾的大学有160多所,其中有12所顶尖大学,这12所顶尖大学的性质就类似于“985”大学,是非常优秀的学校。陈大齐先生以前担任过北京大学的代理校长,他从一开始就把孔孟学会带向了学术研究的方向。第二任理事长是曾约农先生。曾先生可能在座的各位并不熟悉,但是他的祖父大大有名,那就是用儒家思想打败了太平天国的曾国藩先生。曾约农先生是曾国藩先生的嫡孙。第三任理事长是陈立夫先生,陈先生在对日抗战期间,在1938年,定孔子诞辰9月28日为教师节。现在台湾还是以这一天作为教师节。余下的几位可能各位越来越不熟悉了,但是我可以跟各位讲,我们的每一位理事长都至少活到93岁以上。陈立夫先生活到了102岁。我们知道,孔子的思想是以“仁”为中心,孔子也讲过“仁者寿”,从事儒学研究让我们的身心得到安顿,就可以健康长寿。研究孔子的学术思想除了在学术上有所造诣之外,对我们身心的健全发展,身心的康怡有极大地帮助。

  台湾有一个国文教程,叫《中华文化基本教程》,这个教程过去大家可能不是很重视。这几十年来,大陆兴起了国学热,或者叫儒学热,大陆的朋友知道这个教程之后就常跟我联系,希望我帮他们编,希望我提供意见。我借这个机会向大家做个介绍。这个教程大概可以分成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1956年开始,从《论语》、《孟子》、《大学》、《中庸》选材料,按照原来《论语》、《孟子》、《大学》、《中庸》次序来写。一开始没有任何注解,高中三个学年,六个学期,每个礼拜都要上一堂课,这是第一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没有其它要求,就是按照行政命令来推动,推动效果很受老师、学生和家长的欢迎。

  第二个阶段也是从《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中选取材料。这又分成两个阶段,最早的阶段是按照原来的《四书》篇章次序来安排。后来,我把原来的《四书》顺序打散,把孔子论“仁”的部分集中在一起,把孔子论“理”的部分集中在一起,这样编排坚持到今天有二十多年,很受欢迎,大家都很乐意接受这种编排方式。第一个阶段和第二个阶段加起来有五十年之久。

  到了第三个阶段就遭受了浩劫,因为当时台湾政党轮替,要“去中国化”,就把这个必修课改成了选修课。学习时间大大缩减,授课时间少了,材料也大篇幅减少了。

  到了第四个阶段又正常了,我们的教育部找我拟定课程大纲。我原本构想是恢复三个学年,六个学期,但是后来行不通,因为课时一旦减少,就会被别的科目占据,如果恢复,就有很多别的科目的老师反对。他们赞同中华文化,可是一旦影响到他们的生计,他们就起来反对了。儒家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最后我妥协了,就把它改成了两个学年,四个学期,从《论语》、《孟子》、《大学》、《中庸》配置。第三个阶段实施的时间不长,第四个阶段从2012年开始,到今天有五六年时间。台湾准备在两年后实施十二年的义务教育,大家普遍认为把传统文化的思想传递给下一代的确有它的好处,我们也一定会在这方面去加强,去不断努力。

  这套教材的实践,到两年后总共实施的时间大概有六十三年,实施六十年之后到底有什么样的成效?我这里可以说三点:第一点,它有助于语文教育。除了学习语文做为工具之外,它还是一个文化载体,它把传统文化传授给下一代。学生对《论语》、《孟子》、《大学》、《中庸》里面的一些用语,比如“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五十步笑百步”等类似的话语,基本上都已经了解。他们平时讲话的时候都可以把它们运用出来,所以,就语文教学的功效来讲,它已经达到了效果。第二点是,通过实践,学生对传统文化的教育已经能够欣赏,对传统文化的思想都有所认识,有所了解。

  第三点,他们在了解之后,就能够慢慢积淀,升华到生活当中。现在高中生的身心发展已经成熟,高中毕业以后再读大学,再就业,他们经过人生的历练,对孔孟的思想感受越来越深,因此,他们能在日常生活中把它具体实践出来。我觉得,我们这三十年来已经收到了这些功效。

  由于时间有限,现在我来简单说三个要点。第一个要点,经典是先人智慧的结晶,应该让我们特别去重视。孟子讲“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孟子认为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的具体表现是人生来就有“四端”,何谓“四端”?即仁、义、礼、智四德。人跟禽兽不一样,不是只有生理的需求而已。我从孟子话中翻出另外一个意思,人有语言,禽兽有没有语言?禽兽应该也有语言,不过它们的语言很简单,没办法表达比较深刻的思想,没办法表达比较细腻的感情。人有文字,禽兽没有文字,这是人跟禽兽的一个很重要的区别。文字可以记录历史,可以记录所思所感,记录我们的经验,可以突破空间、时间的限制。我现在在这里讲话,把这些话用文字记录下来,写成书,就可以传到全国各地,翻译成日文,翻译成韩文,翻译成英文,就可以传播到全世界各地,这就突破了空间的限制。把这些记录、这些著作传播到后来去,就可以突破时间的限制。

  今天我们讲经典,经典是经过历史洗涤后保留下来的精华部分,先人的智慧就聚集在经典里面。经典是先民智慧的结晶,我们要珍惜、要重视、要学习,要把它们发扬光大。

  第二点,有很多朋友经常问我说,你们的高中有传统文化的教材,之后有没有?我说没有。小学有没有?我说没有。幼儿园有没有?我说也没有。我们是有些幼儿园和小学会去读《三字经》《百家姓》这些东西,但基本上我知道,这在大陆也很普遍,就是诵而不讲解。我觉得这不是很好。学生要通过老师的讲解才能够了解它的意思,体会它的意义。了解意思,体会意义,才能在日常生活中把它实际表现出来。这是我们学传统文化、传播传统文化最主要的意义。只在书本上诵读其实没有用,小孩子理解能力有限,不讲解很容易闹笑话,很容易搞不清楚,不讲解、不说明就会出问题。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要从小把国学教育跟家庭教育相结合。比方说,山西有个武圣人关公,我们台湾民间称孔子为“孔子公”。孔子公、关公、天公、土地公,称“公”是无比的尊崇。把孔子、关羽比喻成天地,这是极为推崇的。像这样不通过读书,就能在日常生活中把道理讲给孩子们,家庭教育是很重要的。我们今天从事儒学的推广,家庭也是我们的着力之处。

  另外,第三点就是要循序渐进。国学教育到了学校,学校会在小学、初中的课本里面有相应的教材,把相关的故事纳入其中。国学教育到了社会上,就会形成共识,一个人如果违背了社会公义良俗,乡民就会耻笑,新闻媒体就会大幅报道,甚至就会有人肉搜索,看看到底是谁做了缺德事情。所以,我们除了学校教育之外,家庭教育、社会教育也很重要,要全方位教育,循序渐进。我认为,传播国学一定要让他了解最基础的字意,了解字意之后要了解它的意义,它的思想,更重要的是要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只有这样循序渐进,才能够达到我们儒家思想“修齐、善学、爱物”的目标。

  我就简单的把我的一点儿心得感想跟各位做个报告,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肖程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