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吟诵大赛 >吟诵人物

屠岸:人类不灭,诗歌不亡

2017-06-14 15:50:00  作者:  来源:中华吟诵网

  编者按:以下所辑文章,来自于几次吟诵活动的采访记录整理稿,其内容涉及吟诵的历史、规则、传承、推广等很多方面,是珍贵的学术资料。 
  屠岸,文学翻译家、作家、编辑。曾用笔名李通由、赵任远、叔牟、屠岸社芳、花刹、张志镳、碧鸥等。1923年11月23日生。江苏省常州市人。1931年至1942年,读小学、中学,之后曾就读上海交通大学铁道管理系。大学后期加入秘密的读书会,与朋友们合办油印诗刊《野火》,参加进步的学生运动。194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开始写作并翻译外国诗歌。1948年翻译出版了惠特曼诗选集《鼓声》。1949年上海解放后,在上海市文艺处从事戏曲改革工作,后任华东《戏曲报》编辑,翻译出版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诗歌工作者在苏联》。1956年至1962年任《戏剧报》常务编委兼编辑部主任,翻译出版了南斯拉夫剧作家努西奇的名剧《大臣夫人》。1963年以后任剧协研究室副主任。1973年以后,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现代文学编辑室副主任、主任,总编辑。
  2012年5月,当选为江苏省中华诗学研究会顾问。
  人生经历:

  1992年获国务院授予的专家特殊津贴。 1984年任中国出版代表团副团长率团访问英国。

  1999年7月任中国作家协会诗人代表团团长访问台湾,参加“两岸女性诗歌学术研讨会”。

  2001年9月应英国诺丁汉大学的邀请访英讲学,在该校演讲《诗歌与诗歌翻译》。

  2007年10月应西班牙政府外交部“亚洲之家”的邀请,赴西班牙,在巴塞罗那“亚洲之家”讲演,题为“与西班牙朋友们谈中国诗歌”,时年84岁。

  2001年《济慈诗选》译本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翻译奖。

  2004年被中国译协列入文学艺术资深翻译家名单。 2011年11月12日,获得“2011年中国版权产业风云人物”奖.

  屠岸先生论吟诵整理稿

  我始终在一种恐惧当中,是觉得古诗的吟诵调要断绝了。我1923年生的,今年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了85年。为什么恐惧呢?就是连我的下一代,就是我的儿女和我的孙子辈都不会吟诵。就是说在我这代它要成为一个绝响,因此我觉得恐惧。

  我的吟诵是我的母亲教给我的。我的母亲是从她的伯父那里传承过来的,他叫屠寄,是一个历史学家。他对这个侄女非常爱,就由他口传心授,教她常州吟诵。我母亲还有一个老师,就是她的塾师,姓史,常州人,就是“七君子”之一,史良的父亲,他也是个常州吟诵调的继承人。还有一个呢就是我的外婆,也传了这个常州吟诵。我的母亲呢就用她的常州吟诵来教给我和我的哥哥。这个调子呢,据有研究的人讲,它是从古代传下来的,最古可以追溯到“吴吟”,“吴吟”在战国时代就有,后来发展到了明清时候,繁盛一时,但是到了1949年以后,几乎就断了,没有人学这个东西。因为1949年以后“左”的意识形态成为主流的东西,对于传统的东西,就非常不重视。到“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呢叫“扫四旧”,就作为“四旧”要扫掉。那么还好我还活着,我最近几年呢就是在做这样一项工作。就是把它录音下来,到现在为止已经录了130多首。

  常州吟诵调还有一个特点呢,就是不单吟古诗、词,还有就是古文。一般的古文,不大说吟,叫做诵,但它实际上是通的。同样可以一样吟出来。2008年6月国务院批准了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那么常州呢有九项入选,第一项就是常州吟诵。还提到了三个代表性人物,一个是赵元任,一个是周有光,第三个就是我自己,我觉得我跟他们比还是差得很远的。

  我觉得,古诗在吟诵当中可以体现它的味道,普通话朗诵也是可以的,但是可能味道上会差一点。常州的吟诵调包括很多古音,比如说入声字,常州调里边的入声字非常重要,它的入声字必须是要种短促的那种发音,它的味道必须出来,那么它的,我觉得普通话里面的丧失了这个入声字啊是中国汉语语音发展的一个损失。这里边还有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常州方言在消失当中。现在的常州孩子们啊,他的普通话讲得非常标准。什么原因,一个就是我们国家的政策就是推广普通话成功了,另外一个呢就是电视的普及,电视的普及使得普通话深入到各地,穷乡僻壤。那么这就发生一个问题就是,常州吟诵用普通话可不可以?我觉得呢,可以尝试,但是呢味道总是有点不对,我觉得常州吟诵必须是用常州方言来吟,这个味道才能达到饱满,如果是要用普通话来,为了推广嘛,可以尝试一下,但是有一条就是入声字改成去声。那还保留平仄,如果入声字变成了阴平和阳平的,平仄就没有了。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