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2017中华吟诵大赛 >吟诵纵横

朱丽丽:吟诵,最美传统读书声

2017-08-24 10:41:00  作者:  来源:上虞日报

  第一次在春晖中学图书馆见到朱丽丽,她便低吟浅唱了一首杜甫的《蜀相》,从她吟诵诗文声音的长短、高低、轻重、缓急,用心倾听便会发现其背后隐藏着作者的精神状态、情绪和心理。

  沉迷于吟诵的朱丽丽表示,她向往曾国藩所说的“读书声出金石,飘飘意远”乐趣。她说,传统文人都接受过严格的经学子学训练,所以在读他们的诗文时要努力探求诗文背后支撑性的东西,这些文章中无论引用和化用,都应从《论语》《孟子》《诗经》等这些经学子学文本出发,并采用吟诵教学,以达到体贴作者、理解文章的目的。以欧阳修《丰乐亭记》和苏轼的《前赤壁赋》为例,从吟诵《诗经·陈风·月出》、《楚辞·湘君》、曹操《短歌行》导入文本,体会作者的才子文章、宰相经济、圣贤气象和仁者胸怀。
  吟咏讽诵,是汉诗文的传统读书方法,也是传统中国人高效的学习和创作方法。“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前一“吟”字是创作的手段,后一“吟”字为读书的手段。一代大师钱仲联先生有云:“方块汉字一字一音,具有平仄阴阳的特点,古代韵文散文通过吟诵可以因声音以领会作品的精神,但是看书和翻书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今人用读白话文、白话诗的办法读诗词和古代文,平仄都颠倒了。该顿而不顿,不该顿而顿,阴阳全部失掉。古人的精神也无从心领神悟。”据了解,吟诵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在日本、韩国等很多汉文化圈国家中经久不衰。
  2015年,朱丽丽在机缘巧合下,了解到吟诵这一传统、充满无限魅力的读书法,假期便自费12000元前往首都师范大学参加吟诵培训班。一个月的学习时间转眼而逝,她认识了中华吟诵学会秘书长徐建顺教授、副秘书长朱立侠博士等正努力抢救和积极推广并对吟诵进行深入研究的老师们,在同期培训班同学的帮助下,逐渐掌握了吟诵这一读书方式。
  在她看来,吟诵是一种读书方式,非模仿而是揣摩,是一种口耳之学。如果下一代孩子们学会了这种方法,他们会重新开始作诗,重新即兴吟咏,重新唱自己的歌,重新为自己而唱歌,心又变得柔软,人又变得高洁。她在所在学校已经连续开设了两届吟诵选修课,虽然课时为数不多,但每课诸生时,熟读精审、虚心涵咏,和学生尽情享受中国汉诗文特有的抑扬顿挫抗附敛侈之妙。第一届选修课的学霸王一枝,从第一节课开始就爱上了吟诵,后凡学校文艺演出,她均以吟诵节目亮相舞台。
  朱丽丽对吟诵的感情,就像清华大学哲学系主任黄裕生教授对传统国学的期待:耶路撒冷之成为耶路撒冷,曲阜之成为曲阜,不是因为那里优美或繁华,而是因为伟大的心灵曾在那里接受伟大的启示,曾在那里点亮历史的未来。所以,耶路撒冷在启示里,曲阜在未来里。朝向它们,是“返乡”,也是“重构”,但不管是返乡还是重构,都是一种永远不会结束的“流浪”。
  去年她读了北京一夜公众号忆范寿康先生文章有感,并作七律一首:
  意气总疑成聚尘,
  欣然柏老识诗豳。
  共看有美当阶树,
  漫嗅馨香似酒醇。
  自古读书皆讽诵,
  于今锦绣已云泯。
  仰瞻范老诗如玉,
  愧杀尔曹卄载身。
 
责任编辑:魏俊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