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2017中华吟诵大赛 >吟诵报道

屠士骥:传承“常州吟诵”任重道远

——中华经典吟诵大会决赛选手专访

2017-11-17 16:45:00  作者:魏俊怡  来源:中国孔子网

  传习雅言之道,培育君子之风。由中国孔子基金会主办,中国孔子网、济南市图书馆、山东孔子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的2017中华经典吟诵大会全国总决赛于11月3日在济南落下帷幕。本届大会历时5个月,吸引来自全国1128人报名,涉及27个省份及直辖市。最终,来自全国17个地区的80组选手晋级决赛,齐聚济南进行了精彩的吟诵展示,为观众带来一场独具文化内涵的视听艺术盛宴。这是对中华吟诵文化的一次集中展现和精彩亮相的大会,更是一次全民动员的大会。80组选手,从三岁的天真孩童到八十多岁的耄耋老人,在为期两天的比赛中,不仅展现了良好的精神风貌,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个传播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感人故事,并深深的体会到了吟诵的独特魅力。本网将对这些有情怀的选手与吟诵爱好者进行专访,一起聆听属于他们自己的吟诵故事,来自江苏常州的屠士骥先生也接受了本网专访。

  在本届吟诵大会上,屠士骥先生吟诵了三首作品,分别是用常州吟诵传人黄嘉生调吟诵的《醉花阴》,常州吟吟诵传人屠岸调《小重山》自小师承祖父吟诵调《贫女》。不仅如此,此次一起参赛的还有屠先生年仅三岁的外孙冯睿骏,小小年纪的他获得了全国三等奖的好成绩,也是本届大会中年纪最小的选手。
屠士骥

冯睿骏
  中国孔子网:您是何时开始接触吟诵的?
  屠士骥:我祖父曾就读于私塾,一生以诗书为伴,父亲解放前为英语教师。我进幼儿园的时候就受祖父的教诲,在家里教我读儿歌,识方块字,并教我叹诗(即现在所说的吟诵),这是先父母后来告诉我的,自己记忆犹新的是,六五年进了小学,那时正值“文革”开始,祖父不敢高声叹诗,每天带着我在里室偷偷地轻声地教我叹诗,正是从那时起,自己便跟随先祖父学叹诗了,当然,只是不懂含义的叹诗,实际上先祖父就是为了让我背诗,“叹”是为了“忆”,是一种读诗书文章的调。后来自己也偶然跟随先父叹一些词及少量的文章,而先母也教我叹《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和《神童诗》,偶然也教我叹几句《孟子见染惠王》之类,但母亲到后来自己也不能记全,所以,我也只会杂乱的几句。
  中国孔子网:作为一名吟诵爱好者,您对目前吟诵在全国的开展情况怎么看?
  屠士骥:这次中国孔子网主办了首届中华经典吟诵大会,我觉得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活动,对吟诵的传承与弘扬起了很好的推波助澜的作用。吟诵是中华数千年来口头传承、代代相传的一种读书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进步,语言、语音都发生了变化,如何更好地传承与弘扬濒临绝境的吟诵这一非物质文化,这是一个值得认真思索的问题。我个人觉得吟诵要得到更好的传承与弘扬还不容乐观,首先要有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其次要有热衷于此的传承人。吟诵在过去被人认为是“小众文化”,在今天义务教育的环境下,如何使这一“小众文化”得到更广泛地开展,恐怕任重道远。
  中国孔子网:在日常生活中,您都会参与到哪些吟诵的相关活动?
  屠士骥:我是去年退休的,现在赋闲在家,兴致所至时总会低吟几首诗词或一二篇文章,不求表演,不求吟诵好坏,但求一吟为快,自感乐在其中就行。每遇节日,吟友们总是雅聚一室,或慷慨激昂,或委婉优雅,譬如端午雅集、中秋雅韵等等。2008年6月14日国务院批准“常州吟诵”为国家非遗,从那时起,便成立了吟诵传习所,每周活动一次,大家相互学习,相互探讨。
  中国孔子网:在本次吟诵大会决赛中,您最大的感触与收获是什么?
  屠士骥:这次举办的全国吟诵大会,可谓是高手云集,俊采缤纷。而自己亦从中看到了与选手们的差距。选手们热情洋溢的展示,激昂之情,优雅之韵,委婉之味,自己都不能与之媲美。尤其是青少年组的选手,这么多青少年,能够静下心来学习吟诵,而且都非常的地道,这一点十分可贵。我原先有个错误的理论,那就是“吟诵”是为了记忆,现在细想这个问题,要传承,要弘扬,光靠“记忆”的理念是达不到这一目的的,一定要走出去,要走上舞台,要广泛宣传,只有这样,才能使吟诵这一“小众文化”为大众所接受。
  中国孔子网:讲讲您与吟诵的故事。
  屠士骥: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弘扬首先要从小孩抓起,自己亦是从小受家祖父的熏陶,才能使吟诵深深地记入脑海,尽管几十年来操劳奔波,随着岁月的消逝,许多事都记不得了,有些事模糊了,但唯独吟诵没有忘记。我女儿读小学时晚上由我相陪睡觉,每次哄她睡觉,都是反复叹诗,所以,她亦会用祖传的调吟诵诗句,到现在她仍会吟诵,但不会吟诵文章,她也不好这些,这充分说明了启蒙时期十分的重要。今年初偶然发觉自己轻吟时外孙居然跟着我的调和之,于是便开始教他吟诵最基本的最简单的并容易上口的诗句,端午时节吟友们举行雅集,我带他去参加了,并带他上台吟诵了《春晓》,中秋时也带他去参加活动,并上台吟诵了二首,这次同样带他来参加全国比赛,尽管他是这次比赛选手中年龄最小的,但仍然要让他参加,意在让他参与,培养他的胆量,培养他的感性,培养他的兴趣。我作为一名“常州吟诵”传人,有责任也有义务为吟诵的传承尽自己一份微薄之力。
责任编辑:魏俊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