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孔子网络电视台 >孔子会客厅
视频介绍
时间:2016-05-09 15:32: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史幼波:统一,是中华民族的常态

  问:您觉得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之间最根本的不同在哪里?

  史幼波:最根本的不同从大体上来说,西方的文化它讲究的是逻辑,讲究的是条分缕析,讲究的是专,所以我们现代的这种科技体系、现代的文化体系,往往都是专家。这个科学有科学方面的专家,经济学有经济学方面的专家,政治学有政治学方面的专家,文学有文学方面的专家。他是分开的一个一个的个体。所以西方的文明,它在这些具体的领域当中,它可以非常的深入、非常的细致。但是中华文明有一个特点,中华文明所重视的是全体、整体。所以中国人过去最看重的不是一个一个的专家,看中的是“通家”。要通。中华文明看中的是“通”,所以过去你看读书人出世以后,既能够成为政治家,又能够解决社会的经济问题,遇到了动乱的时候,遇到了边关有危机的时候,这些读书人照样还能够带兵打仗。甚至于很多专业的问题,什么兴修水利,修订历法,都是用这一套学问所形成的东西。这一套学问如果追溯到中华文化的根子上去,其实要追究到《易经》上面去。《易经》是一套什么样的系统?《易经》,它所讲的“礼器象术”实际上是把社会人文,用我们现在的分科来说,是把社会、人文领域的内容和自然科学领域的内容,完全是融汇在《易经》的这一套思想体系当中。社会人文内容在《易经》当中表现在是义礼上面。那么自然科学的内容表现在艺术上面,表现在义器上面,礼器象术,这是《易经》的四大特点。礼主要指的就是哲学、人文这样一个范畴,那么气和数是自然科学的范畴,而这个自然和社会是通过什么样的东西融汇一体的?是通过了《易经》最独特的一套表现系统,就是“象”,通过“象”来把自然的科学和社会的人文的东西通过“相”凝为一体。当然如果我再深入说下去的话,那就涉及到《易经》这一套知识最核心的东西。那么如果是展开来说,《易经》的核心,它通过一阴一阳的,这样一个阴爻和阳爻的叠加产生的这个义相,然后易当中,因为一阴一阳,他是六爻所产生的,他中间有它最简洁和最清晰的数理逻辑,就是易象的构成,他是一阴一阳。按现在的数理逻辑来说,他是二进制,二进制在整个数学的这个模型中他是最简洁的进位方式。一个事物的运动,最简洁的方式就是一和一的叠加。二进制,除了二进制以外,再也找不到更简明的、更简洁的这种数理运动的模型了。但是数理运动的这个二进的模型,最后要在象上面统一为天地乾坤之道。最后要回归于太极。因为天地乾坤是由太极所生,太极生两仪,太极就是天地万物的总体。这是一个整体。这个才是中华文明最重视的东西。我们人作为天地之中,万事万物当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个体。如果我们跟总体隔阂,我们没有找到跟整体的联结,那么我们作为一个渺小的生命,那时非常微不足道,非常可悲的一件事情。但是,一旦我们这个个体与天地之道的这个整体挂上了勾,从此,你感知到了我们来源于整体,同时要回归这个整体,那么我们作为人,从此就安心了。所以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最大的差别也是在这里,那么社会的变迁的角度上来看,也是一样的。比如说西方,我们就说欧洲。西方的代表是欧洲,度不对?那么欧洲很奇怪,那么小的一块土地,分出了那么多国家。从历史上看,欧洲的统一是它的非常态。比如说罗马帝国,比如说后来的阿拉伯帝国,整个西方的统一,这种大帝国统一,是非常短暂的,非常态的时段。而常态是分裂的。欧洲的每一个国家,它正常的状态就跟现在一样,英国是英国,法国是法国,德国是德国,意大利是意大利。他是分裂的。所以欧洲只有分裂,他才是正常的。但是中国恰恰正相反,他跟中华文化重视整体性相关的,中国在正常的情况下,他一定是统一的,分裂一定是不得人心的。那么在中国历史上也有过分裂的时代,比如说南北朝的时代,比如说五代十国的时代,比如说从清朝到民国的有一个短暂的军阀割据的时代。但是,只要中国要回到正常,他一定是统一的,所以从天下大事,从中国的这个大势上来看,凡是要分裂的,都是不得人心的,都是不合乎于中华文明的根本的规律的。而恰恰统一,才是正真中华文明的常态。

 

责任编辑:刘兴胜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