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2017中华吟诵大赛 >吟诵课程

吟诵与教育之四: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之疑问

2017-09-08 14:51:00  作者:徐建顺  来源:中国孔子网

  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之疑问

  吟诵既是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一部分,那么整个传统文化教育的格局境界,对于吟诵教育就是非常重要的。吟诵教育做不好,传统文化教育会受影响。传统文化教育做不好,吟诵教育也同样做不好。
  关于传统文化教育,我经验不多,只能说说简单的想法,定有不妥之处,愿与大家共讨论。
  我们都知道,我们的教育出了很大的问题。在最近 几年关于教育的各种调查中,对教育不满意的人经常都在半数以上,甚至达到九成以上,而说满意的人寥寥无几。这真是一件令人不寒而栗的事情。教育是我们的未 来,每个家庭的未来、每个人的未来。我们不能一面努力工作学习,一面想着一个迷茫的未来。甚至在对学生的调查中,也有至少半数的学生对于教育能带给自己美 好的人生表示不再相信。不是说知识改变命运吗?又说教育改变命运,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相信这些话了。教育是我们中国人现在最该关心的事情之一,因为 它不仅是未来,而且是人的未来。经济问题、环保问题等等,都牵涉到未来,但教育是人的未来,未来毕竟是靠人来创造的。你给未来留下财富,留下洁净的天空和 发达的知识,可是那未来的人不长进,不还是白搭吗?而就算没有财富、没有条件,只要有人,有优秀的人,就有希望。
  大多数人都不满意的教育是不可能持久的。我们的 政府一直在做教育改革,三十年来,我们的教育的确改变了很多,变好的地方很多,但是,批评的声音也更大了。教育改革没有成功,这是连筹划教育政策的教育专 家们也承认的事情。但是,怎么办呢?批评容易建议难。这年头,谁都可以骂两句教育,就像谁都可以骂两句中国足球一样,而且怎么骂怎么有。可是,提出一点可 行的改革办法就难了。这些教育的问题,政府都知道,教育专家也知道,老百姓也知道,就连学生也知道,可是,大家还是在这么做,可见,不是没有心改革,而是 不知道该怎么改革,还没有找到正确的路。
  我也不知道正确的路在哪里,但是我有个大概的方向。
  我想未来的成功的中国教育,能够让大多数中国的家长、中国的老师和学生满意的教育,一定是以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为基础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的。
  在中国办教育,毕竟是中国的教育,中国人的教 育。中国从物质文明到精神文明的独特性,以及这些独特性的高妙之处,都决定了中国的教育不能忽略中国性。现在在中国的大地上,同时存在着不同的教育模式。 最大的一块当然是体制教育,这里面有公办的学校也有民办的学校,但是教育模式都是一样的,都是按照教育部规定的模式进行的,我们叫体制教育。这个体制教 育,表面上说是学习西方的模式,实际上是从德国变英国变苏联变日本变美国的多种模式的混搭,所以是乱的,甚至可以说其实质是中国人自己在几十年前硬造的,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传统教育的成分微乎其微。以体制教育为核心,向三个方向延展,有各种各样的教育活跃于中国大地上。在它的前方,是各种专业培训、课 外补习班等等,这些都是对体制教育仍不满足而生发出来的教育。他们比体制教育跑得还快还远。不过补充说一句,里面自觉自愿、乘兴而来、乐在其中的,好像没 有。问他们,他们都说是被社会逼的。在体制教育的左边,有很多是更西式的教育,他们都是从西方直接引进的某种教育模式或者教育理念,比如蒙台梭利学校,可 能比较有名,很多人都知道,其实还有很多,像华德福、皮亚杰、瑞吉欧,还有儿童阅读派,这是在体制学校推广儿童阅读教育的。在体制学校的右边,是正在兴起 的国学私塾、书院、学堂等等,这些都是学习中国传统教育的。在吟诵学习班上,三类老师都有,因为大家都要学吟诵。上课的时候,大家都很认真地学习,下课就 辩论,因为他们的教育观经常是水火不容。
  我感觉,这三种老师都是真心爱孩子、爱教育的。 是的,来学吟诵的老师都是真心想办好教育才来的。可是,这样的三种教育恐怕都很难成为未来中国的成功的教育,因为他们都没有让大多数人满意。学西方的太忽 略中国传统,而学中国传统的又太忽略现代世界。体制教育是中不中西不西。在民意调查中,大多数中国人都希望教育是中西结合的。这个中西结合才是未来之路。 我们现在为什么结合不起来,你看做西式教育的和做中式教育的要吵架,而号称要结合两者的体制教育实际上哪边也没做好。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还是太不了解真正的西方教育,也太不了 解真正的中国传统教育了。我写过《我所了解的中国古代教育》,梳理了一下我们通过采录和文献研究得到的印象,总的来说,古代教育的很多方法都对今天的教育 有借鉴作用,尤其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而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澄清,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的问题。
  这个问题好像大家都清楚,至少每个人心中都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认识,然后有的人批判,有的人拥护,有的人漠然。在不同态度的背后,也许并不是世界观的差异,而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本身认识的差异吧。
  中国传统文化是什么样的呢?我想从朱翔非老师的一个追问开始。
  朱翔非老师追问的是所有在做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 人,问题是:大家是按照什么标准来做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或者说,大家要把学生教育成什么样的人,这个典范是什么样的?当然,大家各有答案。但既然是追 问,就要继续问下去。朱老师还要继续问:为什么这个教育的典范是清末的形象呢?
  可能有人不服气:我们没有以清末为目标。但是看看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传统文化教育:读经、弟子规、武术、琴棋书画、农耕……清末儒学教育难道不就是这样的吗?大家有没有做过一些清末儒学教育没有做过的事情?教西方科学、学英语?清末也做了。……好像没有。
  朱老师继续追问:我们哪一点比得上清末?读经, 背过二十万字,这个标准,在清末,没有进考场的资格,更不用说做秀才了,举人进士更是天方夜谭。明清科举考八股文,八股文是从四书五经中随便抽一句做题 目,就要作篇八股文的。所以应试儒生必须背过四书五经及其注释。四书五经(十三经)正文就六十四万字。其他勿论。清末儒生是有几百万字在肚里的。现在,能 达到二十万字标准的都凤毛麟角,怎么比?
  弟子规?比礼教?谁敢说我们教育出来的学生将比清末儒士更懂礼?
  比义理?我们这些半路出家的人,让学生自学去参透义理,在没有国学大师,有文无献的时代里,教育出来的学生会更懂义理?
  比天文历法知识?比中医?比武术?那是中国武术的最高峰,现在想找个正宗练武术的都难。比书法?我们的学生将比清末儒士写字更好?比古琴?比国画?比科学?拼得过李政道杨振宁?到底我们的学生什么会比清末儒生强?
  不比不知道,一比就明白,什么也比不上,而且差很远。
  可是,国学就是在清末亡的。亡在那一代人手上。我们向他们学习,还差很远比不上,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我觉得朱老师的追问很有力,很让人警醒。我们现在的私塾,还有体制学校学传统文化的时候,从教室环境到衣着打扮,从教师神态到教材、教法、教学目标、对学生的要求,全都深深打着清末的烙印。
  这当然不能怪我们。因为我们这代人,从小看的是 鲁迅,是巴金,印象中的传统文人就是孔乙己的样子,后来改革开放了,又看胡适,看梁启超,看周作人,看王国维,看梁漱溟,印象中的传统文化就是“民国范 儿”。等意识到传统文化的重要时,就自然把当年被批判的东西翻过来当正品,以为这就是传统文化。“五四”误人之深,一至于斯!
  清末当然不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正宗。朱翔非老 师在我们首都师范大学做过一个讲座,题目是《通往国学的三重门》,是说要认识真正的国学,需要穿过三重门的。一重门是“文革”,它打掉了我们的勇气,一重 门是“五四”,它误导了我们的理性,一重门是清朝,它化解了我们的道统。中国传统文化之毁坏,实自清朝始。
  朱老师是钱穆先生再传弟子,这个观点原是钱穆先生力主的。有人说这是同盟会“驱除鞑虏”意识的余绪,不足为论。可是钱先生直至1980年代还在坚持此论,难道此时还有什么政治需求?
  为什么说清朝化解了我们的道统?别的且不说,单 说《四库全书》。乾隆皇帝为编《四库全书》多次下旨,开始说搜集民间书籍,后来说所有献书中有犯禁的书的一律无罪,且有表彰,再后说如藏匿则必治罪,恩威 并施,至此,民间只得全面献书,感觉书中有犯忌的地方的,为免遭害,一般干脆把书烧掉。中国各地经营数百年上千年的私人藏书楼从此一蹶不振,除了最普通的 书尚在民间流通之外,各种善本孤本之幸存者,齐汇朝廷。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焚书就此上演。
  《四库全书》共存书3475部,79070卷,但另有《四库全书存目》一书,记载着书名和简介,共6766部,93556卷, 比存书还多。这些书,多是被朝廷销毁的。另外,还有连个名字都没留下来的书,有多少?不知道。还有在民间因怕事就直接销毁了的,有多少?不知道。有多位学 者对此做过专门研究,从各地搜书记录的蛛丝马迹来看,《四库全书》销毁的书应在其存书的十倍左右!中国图书文献的一次大灾难!
  然而灾难之深还不仅在此。关键是,留下来的书多 被篡改。改到什么程度?连杜甫的某些诗都被禁毁,连宋词都被删改。比如我们熟悉的岳飞的《满江红》“壮士饥餐胡虏肉”,被改成“壮士饥餐飞食肉”,莫名其 妙。所有有关满清的、后金的、女真的、胡虏的,皆被美化,所有汉人抗击侵略的,皆被丑化或者干脆消失(比如袁可立被消失,袁崇焕被窜改),还有所有儒士、 壮士、志士,维护道统、反抗皇权军阀、与恶势力做殊死搏斗的,都尽量被淡化,或者消失,所有奴性的人物、故事,都被尽量放大,或者干脆把壮士志士改写成奴 才。
  任松如先生说:
  吾 国王者专断,以乾隆为极致。其于四库书,直以天禄、石渠为腹诽偶语者之死所,不仅欲以天子黜陟生杀之权,行仲尼褒贬笔削之事已也。删改之横,制作之滥,挑 剔之刻,播弄之毒,诱惑之巧,搜索之严,焚毁之繁多,诛戮之惨酷,铲毁凿仆之殆遍,摧残文献,皆振古所绝无。(《四库全书答问》)
  章太炎先生说:
  乾隆焚书,其阴骘不后于秦也。群之大者,在建国家、辩种族,……言语、风俗、历史,三者丧一,其植不萌。俄罗斯灭波兰易其语言,突厥灭东罗马而变其风俗,满 洲灭中国而毁其历史。自历史毁,明之遗绪,满洲之秽德,后世不闻,斯非以遏吾民之发奋自立,且绝其由蘖邪?自是以后,掌故之守,五史之录,崇其谀佞,奖褒 虚美,专以驾言狂曜,使莫能罪状己以阶革命。伟哉,夫帝王南面之术,固骘于秦哉!(《哀焚书》)
  鲁迅先生说得更清楚:
  单看雍正乾隆两朝的对于中国人著作的手段,就足够令人惊心动魄。全毁,抽毁,剜去之类也且不说,最阴险的是删改了古书的内容。乾隆朝的纂修《四库全 书》,是许多人颂为一代之盛业的,但他们却不但捣乱了古书的格式,还修改了古人的文章;不但藏之内廷,还颁之文风较盛之处,使天下士子阅读,永不会觉得我 们中国的作者里面,曾经有过很有些骨气的人。……我们不但可以见到那策略的博大和恶辣,并且还能够明白我们怎样受异族主子的驯扰,以及遗留至今的奴性的由 来的罢。”(《病后杂谈之余——关于“舒愤懑”》)
  没有了原始的文字记录,我们的历史成为了“暂时 坐稳了奴隶的时代与想做奴隶都不得的时代”的交替史,我们的中国成为了世界上最黑暗、最战乱、最专制、最落后、最贫穷的地方,我们中国人成为了最愚昧、最 低俗、最自私、最保守、最肮脏、最一盘散沙的民族。这就是历史留给我们的印象。我们还把这个印象告诉外国人,和我们的后人。
  前面说过,文化传承要靠“文”与“献”,这就是 “文”在清朝的命运: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焚书”。“献”呢?他们的命运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坑儒”!乾隆一朝的文字狱是此前三千年历史文字狱的总和的两 倍还多!而文字狱一直是清朝各位皇帝们的嗜好。文化毕竟是靠人传承的,毁掉一个文化的最好办法就是杀掉传承这个文化的人。清朝杀掉了儒士中的精英,把那些 最杰出、最智慧、最有道统传承、最有骨气抗争的人,几乎都杀掉了。剩下的,已不足论。
  然后拉拢庸者弱者糊涂者,树奴才典范,诡称此为士范师范人范世范,诡称这就是五千年的中国文化。
  “五四”骂的传统文化就是这样的传统文化,反的“封建”就是这样的“封建”。所以鲁迅他们很多时候都是骂得很对的。
  而满清为维护统治,提心吊胆阴险毒辣两百六十年,最终还是落得全族覆没的下场。现在,会说满语的满族已不足百人,而且都是老人。语言不在,焉论其他?满族已名存实亡!
  今天,在大力推广传统文化的人中,有很多满族 人。我自己也有四分之一的满族血统,我的身份证上的民族成分是满族。我的很多朋友是满族人。我对满族还是感情很深的,但我不谈复兴满族文化,因为现在有更 迫切的事情,因为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不是民族文化层面上的事情,而是人性和兽性之争层面上的事情。中国传统文化,属于全中国,也属于全世界。但凡认同中国 传统文化的人,就是中国人。满族人首先也是中国人。满清统治者违背道统,一味逞凶,又做贼心虚,以错掩错,他们不是中国人,是胡虏!违背道统的事,已经给汉族和满族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决不可再做了。
  所以做传统文化教育,一定要绕过清朝,去寻找真正的道统。以前有个词,叫“封建卫道士”,是绝对的贬义词,因为那指的是清朝的所谓“道统”。今天我要把“封建”二字去掉(因为中国没有封建社会啊),鼓足勇气去做一名“卫道士”,一名儒士,去求那真正的“道”。
  教育的内容,应该是文化。没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 正确认识,就不会有良好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现在对传统文化教育的很多争论,其根源都在于对传统文化本身的理解有异。尤其是那些对传统文化教育心存疑虑 的,一定是对传统文化本身心存疑虑。所以我要说中国传统文化教育,还是要从传统文化是怎样的说起。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还只能在史实的澄清中实现。
责任编辑:魏俊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