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国孔子基金会秘书处
首页>>国学动态

《魏晋南北朝学案》前言

2007-12-31 09:14:00 作者: 来源:

《魏晋南北朝学案》前言  
 

“学案”一体,注重“辨章学术,考镜源流”,荟萃资料,网罗放轶,兼具学术史与学术资料汇编之双重功能,因而深得历代学人之重视。吾国历代之学术,前人已编有多种学案。然而先秦、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时期尚无学案可稽。特别是魏晋南北朝时期,乃中国传统文化之主干——儒学之转折时期。魏晋玄学是儒学的变种,隋唐时期又是儒学从分离走向统一、继往开来之重要时期。中古时期在中国学术文化史上有承前启后、举足轻重之地位。 

魏晋南北朝时期,政治腐败,干戈频兴,篡乱相乘。前后历经数百年,而太平统一时间不到十分之一。但是,动乱之政治环境并没有阻断学术文化之发展,“学术尚有传统,人物尚有规仪,在文化大体系上,亦多创辟”(钱穆《略论魏晋南北朝学术文化与当时门第之关系》)。因此,此期之文化学术成就仍然可观。这一时期儒学的成就,主要体现在经学上。《十三经注疏》是宋以前经学成果之总结,我们可以看到,《易》王弼注,《论语》何晏集解,《左传》杜预集解,《谷梁》范宁集解,《尔雅》郭璞注,《尚书》孔安国传(伪托),皆出于魏晋时期。当时还创造了一种义疏新体,惜多佚失,今存皇侃《论语义疏》尚可见大略。唐孔颖达等编《五经正义》,疏之部分,十之八九取自南北朝。可见此期学者对儒家经学研究之贡献,不可小视。

魏晋南北朝学术文化的发展有几个特征,与两汉时期不同,也与唐宋以后迥异。这是当时特定的社会、历史、文化背景决定的。

第一个特征是儒玄兼该,文史并重。此期儒学并未停止发展,已为定论。玄学兼儒道,合名法,盛于曹魏,流风所被,迄于梁、陈而不衰。文学独立发展,曹丕以为“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受此观念刺激,作者众多,魏晋文章,遂称彬彬。史学亦脱离经学,呈现多姿多彩之势。各种史体皆已涌现,奠定後世国史发展之基础。玄、儒、文、史,刘宋时期设为“四学”,为当时学者所重,尤为门阀世族传家之学。如东莞徐氏,世传经史之学。徐藻通《丧服》,家学相传,徐邈、徐广兄弟蔚为经学大家。徐邈勤行励学,博涉多闻。虽不口传章句,然开释文义,标明指趣,于五经之学,无不该综。撰正《五经音训》,学者宗之。尤通《三礼》、《三传》,于《丧服》、《谷梁》之义特精,注《谷梁传》。徐广学兼经史,家世好学,至广尤精,百家数术,无不研览。《三礼》之义,《史记》之音,皆所探究。留意史笔,著《晋纪》。二徐之学,蜚声晋、宋之际,皆为学者宗师。琅邪王氏,王俭承家学之渊源,笃学不倦,经史百家,无不该览。素寡嗜欲,唯以经国为务,车服尘素,家无遗财。手笔典裁,为当时所重。尤善礼制,朝章国纪,典彝备物,奏议符策,文辞表记,多经俭手。铨品人伦,各尽其用,门多秀士,经其荐拔,多为名流。论经学,议国史,讲礼乐,校群籍,宋、齐之际,为学苑领袖。后辈借其家声 ,皆得重名。王规于五经大义,并略能通。既长,好学有口辩,为昭明太子所赏。留意史学,集《后汉》众家异同,注《续汉书》二百卷。王承以经术为业,发言吐论,造次儒者。在学训诸生,述《礼》、《易》义。王训文章之美,为后进领袖。王褒识量淹通,志怀沉静。美风仪,善谈笑,博览史传,尤工属文,有名梁世。入周之后,深为北人所重,颇参朝议。凡大诏册,皆令褒具草。文名与庾信并称。东海何氏,何承天幼渐训义,儒史百家,莫不该览。尤精史学,博见古今,尝撰国史。长于著论,《安边》之论,史称博笃;《均善》之论,力破佛说。讲《孝经》,删《礼论》。通历算,造《元嘉历》。学博思精,广大、精微兼而有之。家学相传,何逊以文章知名,与刘孝绰并见重于世,世谓之“何刘”。是皆继世承家,门族并著,市朝可变,人焉不绝。此类儒玄兼该、文史并重之家族尚多,兹不赘述。

第二个特征是儒家学者,多通佛老。东汉之时,佛法东来,渐入华俗,魏晋以降,遂如江河,不可遏止。儒生名士,王公贵戚,趋之如鹜,佛教遂盛于南北。如顺阳范氏,范泰博览篇籍,好为文章,爱奖后生,孜孜无倦。留意国学,尝上表陈奖进之道。撰《古今善言》二十四篇及文集传于世。晚好事佛,孜孜无倦。汝南周氏,儒玄传家。周朗雅有风气,明悉世务,多引古义,辞意倜傥。周颙名重当时,儒、玄、文、史,佛、道、声韵,无不精通。音辞辩丽,出言不穷,宫商朱紫,发口成句。泛涉百家,尤长于佛理,著《三宗论》。兼善《老》、《易》,与张融相遇,辄以玄言相滞,弥日不解。家学相传,周舍义该玄儒,博穷文史,尤精义理,善诵《诗》、《书》,背文讽说,音韵清辩。梁初草创,礼仪损益,多自舍出。国史诏诰,仪体法律,军旅谋谟,皆兼掌之。通礼学,撰《礼疑义》五十馀卷。父子为齐梁大儒。庐江何氏,何尚之雅好文义,尤精玄学,抄撰五经,兼奉佛法。家学相传,何偃儒术该通,素好谈玄理;何点博通群书,善于谈论;何昌宇不杂交游,通和泛爱;何胤师事沛国刘瓛,受《易》及《礼记》 、《毛诗》;又入锺山定林寺听内典。其业皆通。吴郡皇侃,师承贺玚,精力专门,尽通其业,尤明三《礼》、《孝经》、《论语》。所著《礼记义疏》章句详正,引述繁广,为孔氏《正义》所本。《论语义疏》南宋後失传中土,清初复得於东洋市泊,犹唐以来相传旧笈。详其内容,多杂佛义。梁武帝萧衍,少而笃学,洞达儒玄。造《制旨孝经义》,《周易讲疏》,及六十四卦、二系、文言、序卦等义,《乐社义》,《毛诗答问》,《春秋答问》,《尚书大义》,《中庸讲疏》,《孔子正言》,《老子讲疏》,凡二百馀卷。笃信佛教,尤长释典,制《涅盘》、《大品》、《净名》、《三慧》诸经义记,复数百卷。听览馀闲,即于重云殿及同泰寺讲说,名僧硕学,四部听众,常万馀人。梁昭明太子萧统,生而聪睿,三岁受《孝经》、《论语》,五岁遍读五经,悉能讽诵。读书数行并下,过目皆忆。吟诗作赋,属思便成,无所点易。梁武帝大弘佛教,亲自讲说,太子亦崇信三宝,遍览众经。招引名僧,谈论不绝。太子自立三谛、法身义,并有新意。梁元帝萧绎,聪悟俊朗,天才英发。既长好学,博总群书,下笔成章,出言为论,才辩敏速,冠绝一时。虽戎略殷凑,机务繁多,军书羽檄,文章诏诰,点毫便就,殆不游手。口诵六经,心通百氏。文、史、儒、玄,靡不悉究;佛、老二氏,尽皆通明。

第三个特征是学术传承,多以家学。陈寅恪在《崔浩与寇谦之》一文中说:“东汉以后学术文化,其重心不在政治中心之首都,而分散于各地之名都大邑。是以地方之大族盛门乃为学术文化之所寄托。中原经五胡之乱,而学术文化尚能保持不坠者,固由地方大族之力,而汉族之学术文化变为地方化及家门化矣。故论学术,祗有家学之可言,而学术文化与大族盛门常不可分离矣”(《金明馆丛稿初编》第一三一页,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O年版)。六朝时期,政治颓败,社会凋弊,但学术文化,绵延不绝。究其原因,正在于学术通过家学相传,历久不绝,民族文化得以不坠。唐李延寿作《南史》、《北史》,论者谓其以家为限断,而不以朝代为限断,体近家乘而非国史。又谓宋、齐、梁、陈四代卿相,多王谢两家,李书以此两家贯四代,四代似变为一代。实际上,李延寿修纂南、北二史,以家族断限,正反映了当时的历史特征。朝代虽多变换,门第却一脉相承;疆土虽分南北,门第却南北相通。因此,政局虽动荡不已,门阀却如汪洋中之一个个岛屿,屹然不动。

自东汉以来,因有累世经学,而有累世公卿;有累世公卿,遂有门第之产生。门第既赖政治地位以维系,政治地位在很大程度上亦靠学业以获取。六朝门阀,尤重家学。儒、玄、文、史,琴棋书画、佛学义理,皆为传家之业。因此,六朝时期门阀大多有其家学。如河东裴氏,家传儒史之业。裴松之学通《论语》、《毛诗》,博览群籍,注《三国志》,高简有法,拾遗补阙,纠缪订讹,引据博洽,网罗繁富,六朝旧籍,借之以见其大略,考证之家 ,至今取材不竭。世言《国志》,遂以裴注为本。裴骃亦博洽多闻,注《史记》。今言三家之注,骃实居一,于《太史公书》有功焉。裴昭明亦传儒史之业,并通《礼》学。裴子野苑囿经籍,游息文艺。《集注丧服》,撰《齐梁春秋》,抄合后汉事四十馀卷。删撰《宋略》二十卷,弥纶首尾,勒成一代,属辞比事,有足观者。会稽贺氏,乃庆氏学族。其先庆普,汉世传礼,遂世以礼学传家,以儒术显。贺循既擅名于晋世,贺玚、贺琛又著称于梁代。贺玚学兼玄儒,为五经博士,撰《五经义》,《礼》、《易》、《老》、《庄》皆有讲疏,生徒常百数,皇侃为门人之翘楚。贺革通《三礼》,遍治《孝经》、《论语》、《毛诗》、《左传》。贺季明《三礼》。贺琛尤精《三礼》,究其精微,学侣满筵,撰《三礼讲疏》、《五经滞义》及诸仪注凡百馀篇。平原明氏,以儒学传家。明僧绍明经有儒术,著《正二教论》。明山宾博通经传。时置五经博士,首膺其选。著《吉礼仪注》《礼仪》《孝经丧礼服义》诸书。明山宾能言名理,博通经传,儒术该通。明少遐博涉群书,有词藻。明克让自幼儒雅,善于谈论,博涉书史,所览将万卷,《三礼》、《论语》,尤所研精,龟策历象,咸得其要。吴兴沈峻博通五经,尤长三《礼》,特精《周官》。其子文阿幼承庭训,传习父业,研精章句,博考先儒异同,自为义疏。治三《礼》、三《传》,尤精《左氏传》,称一代鸿儒,诸儒多传其学。文阿门人王元规通《春秋左氏》、《孝经》、《论语》、《丧服》。自梁代诸儒相传为《左氏》学者,皆以贾逵、服虔之义难驳杜预,凡一百八十条,元规引证通析,无复疑滞。每国家议吉凶大礼,常参预焉。沈氏之学,遂得以光大。沈重专心儒学,博览群书,尤明《诗》及《左氏春秋》,《三礼》之学,特称精善。学业该博,凡所解释,咸为诸儒所推。《周书·儒林传赞》云:“史臣每闻故老称沈重所学,非止六经而已,至於天官、律历、阴阳、纬侯、流略所载、释老之典,靡不博综,穷其幽颐,故能驰声海内,为一代儒宗,虽前世徐广、何承天之俦,不足过也。”礼学遂为沈氏专门。北朝时期范阳卢氏亦以经史,擅称北朝。卢同博学多通,善论政事。卢景裕累世业儒,专经为学。谦恭守道,贞素自得。注《周易》、《尚书》、《孝经》、《论语》、《礼记》、《老子》及《毛诗》、《春秋左氏传》。齐文襄入相,于第开讲,招延时俊,令景裕解所注《易》。景裕理义精微,吐发闲雅。时有问难,或相诋诃,大声厉色,言至不逊,而景裕神彩俨然,风调如一,从容往复,无际可寻,士君子嗟美之。虽不聚徒教授,所注《易》大行于世 。又好释氏,通其大义。卢辩博通经籍,尤明《三礼》,时称硕学大儒。以《大戴礼》未有解诂,辩乃注之。自孝武西迁,朝仪湮坠,于时朝廷宪章、乘舆法服、金石律吕、晷刻浑仪,皆令辩因时制宜,皆合轨度,多依古礼。性强记默识,能断大事,凡所创设,处之不疑。周文帝欲行《周官》,卢辩继苏绰而成之,于是依《周礼》建六官,革汉、魏之法。北周制度之建设,卢辩之力居多。卢光博览群书,精于《三礼》,善阴阳,解锺律,又好玄言。卢贲略涉书记,颇解锺律。由此可见,这一时期家学特徵极为显著,不同于汉代博士经学以家法、师法相传,更不同于宋元以后师儒相传、书院、学校之讲肄。是为此期学术传播之基本特点。

第四个特征是南北学风,略有差异。《世说新语·文学篇》载褚裒、孙盛论南北学风不同:“褚季野语孙安国云:北人学问,渊综广博。孙答曰:南人学问,清通简要。”《北史·儒林传序》云:“大抵南北所为章句好尚,互有不同。”“南人约简,得其英华;北学深芜,穷其枝叶。”《南史》、《北齐书》、《隋书 》诸《儒林传》皆有申说。近人刘师培作《南北学派不同论》,论说较详。其《南北经学不同论》说:“魏晋以降,义疏之体起,而所宗之说,南北不同。北儒学崇实际,喜以训诂章句说经。南人学尚夸夸,喜以义理说经。《魏书·儒林传》之言曰汉代郑玄并为众经注,服虔、何休各有所说,玄《易》《书》《礼》《论语》《孝经》,虔《左氏春秋》、休《公羊传》,盛行于河北,王弼《易》亦间行焉,(原注:旧作王肃注。) 由是言之,北方经术乃守东汉经师之家法者也。又《隋书·儒林传》叙云,南北所冶章句,好尚互有不同。江左《周易》则王辅嗣,《尚书》则孔安国,《左传》则杜元凯,河洛《左传》则服子慎。《尚书》《周易》则郑康成,《诗》则并主于毛公,《礼》则同遵乎郑氏,惟不言何休《公羊》。南人约简得其精华,北学深芜穷其支叶。(原注:河洛即北方,江左即南方。)是南方经术乃沿魏晋经师之新义者也。”刘氏之论徵实详明,南北学风之不同,于此昭然。唯南北学术之异,应是就大体而言。实际上南学中有北学,北学中亦有南学,南北学术不断交流,最终趋向融合。唐修《五经正义》,不能仅仅视为南学压倒北学,而应视为南北学术融合之必然结果,此不可不辨也。

本书用以家学传承为主、兼顾师传关系之著述体例,既不同于唐晏之《两汉三国学案》,亦有异于《宋元学案》、《明儒学案》。盖两汉时期,自建元立五经博士,各以家法传授。其后五经博士分为十四:《易》立施、孟、梁丘、京四博士,《书》立欧阳、大小夏侯三博士,《诗》立鲁、齐、韩三博士,《礼》立大小戴二博士,《春秋》立严、颜 二博士,共为十四博士。汉代经学又有今文、古文之争,如同水火。皮锡瑞云:“汉人最重师法。师之所传,弟之所受,一字毋敢出入;背师说即不用”(《经学历史·经学昌明时代》)。故汉代经学宜以师法分派。唐晏《两汉三国学案》以经为纲,因经分类立传;以人附经,按学派、师承和年代早晚排列;分经立卷之编纂体例,正反映了两汉三国时期之经学传授特色。宋元以降,理学居于儒学之中心位置,以儒家经典为对象的传统经学退居边缘。学者重视对儒学义理之发挥,轻“五经”而重“四书”,喜新知而厌旧说,因而学派纷呈,讲学大儒辈出。与之相应,儒学传承方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道统”成为儒生、士人普遍接受之观念。书院讲学、师儒传道,成为后期封建社会儒学传播之主要方式。故《宋元学案》、《明儒学案》皆重师儒,以师儒为纲,重视师传关系、道统渊源、门户分野。而魏晋南北朝时期学术多家族相传,如裴氏史学、沈氏《礼》学,因此,以家族设案,比较合乎此期学术发展的实际。当然,家学之外,也有师学相传,如南朝的刘瓛,北朝的徐遵明,皆为当时儒宗,门生遍天下。此类师传情况,本学案也尽量加以反映,以勾画此期学术发展的全景。
 

责任编辑:sangxuan